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洛阳
    崔格看着祈求的文玲玲,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跟着我去洛阳吧,刚刚好,我还缺一个仆人,你就暂时跟着我,不过我警告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文玲玲见崔格答应下来,忙拜谢道:“多谢大人不杀之恩。”

    说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崔格看了看天色道:“快上路吧!”

    崔格说着,飞身上马,朝着洛阳方向而去,而那文玲玲,则跟在崔格身后,死命的奔跑。不过还好是武者,能够赶上崔格马匹的速度。

    黄昏时分,崔格终于来到洛阳城下,看着巍峨壮阔的洛阳城,崔格久久的凝视着,从城墙顶上那三个字,目光缓缓下移,顺着打开的城门往里看去。

    而此时,城门内,那林朗,正站在城门口,看着崔格。

    崔格见状,随即拿出公验丢给那守城的士兵,忙进了洛阳城。

    那林朗看着崔格,哈哈大笑了两下,道:“哈哈,崔兄果然守信,我林某真是莫大的面子啊,走,先去洛阳刺史府,在洛阳办案,总得给那地头蛇打个招呼才行,否则行动受限。”

    崔格笑道:“一切听林兄安排。”

    崔格说着,带着秦天和那文玲玲朝着洛阳刺史府而去。

    “崔兄,这小孩和这姑娘……”林朗古怪的看了一眼崔格,疑惑的问到。

    “呵呵,这是秦天,我徒儿,至于这姑娘,不过是我的一个仆人,无从谈起。”崔格淡笑到。

    而秦天抬头看着林朗道:“大哥哥好。”

    林朗看了一眼秦天,笑着摇了摇头,道:“崔兄,不如先把这二人安排一下,见刺史,一人便可。”

    崔格知道林朗在顾及什么,官员办案,不能拖家带口。

    然而崔格却摇了摇头,道:“秦天我必须带着,他还只是个孩子,不知道这么多事,至于这仆人,就不必跟着了。”

    崔格说着,撇了一眼文玲玲,文玲玲很识趣停下了脚步,目送着崔格离开。待崔格离开后,文玲玲朝着洛阳城一处走去。

    林朗笑道:“崔兄,你对你这徒弟很看重嘛,办案也带着他,不怕他受伤?”

    “他武功不差,而且还是个小孩,没人会关注他的。”崔格摇了摇头。

    秦天的武功,真的不差,在元魔门的那段时间里,元魔门的天材地宝全部倾向秦天,秦天的武功虽然没有多少长进,但是身体素质却比正常成年人还要结实。

    很快,三人来到刺史府,由于有林朗带路,一路上也没有人拦着崔格和秦天。

    很快,崔格在这洛阳刺史府中,看到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头,此人身穿三品官员朝服,精神抖擞的目视着崔格,笑道:“想必,这位就是崔氏的崔格吧,果然英雄出少年啊,一表人才。”

    这老刺史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洛阳刺史名叫吕守,乃是朝中重臣,不过由于年事已高,不在参加朝中事物决策,就来这洛阳歇息。

    崔格看着这吕守,恭敬的拱手道:“下官潭州书令,崔格见过吕刺史。”

    吕守笑道:“好了,好了,你二人都落座吧。崔格,一路辛苦了,从潭州到此地,路途遥远,你又是来协助我洛阳破案,就住在我刺史府吧,我这刺史府出行方便,佣人无数,就不用去外面住驿站了。”

    崔格见这吕守让自己住刺史府,却摇了摇头,道:“多谢大人美意,不过我区区一个七品官员,担待不起大人厚爱,且我这徒儿生性顽劣,不喜拘束,所以,我还是打算去驿站中住些时日,若在此打搅了大人,还望大人恕罪。”

    那吕守听到崔格这么说,微微一愣,笑道:“哈哈,也好,既然这样,就委屈你了,洛阳一线尺的案件,就交给你和林少卿二人了,有任何要求,随时告诉我,我定全力配合。”

    “吕刺史客气了,有要求,我一定会提。”崔格无所谓的道。

    随后三人随意畅谈,竟然谈至深夜,而崔格和这吕守也算熟悉了,这吕守口直心快,什么都说,为人也较为豪爽,而最重要的是,这吕守竟然和崔老爷子有关系,曾经是崔老爷子麾下的一员大将。

    夜深,崔格带着秦天来到一处驿站,而那文玲玲早已经在驿站等候,并为崔格和秦天二人准备好房间。

    一夜过去,直到第二日上午,林朗才姗姗来迟,带着崔格和秦天二人去了衙门,在衙门的案房中,林朗拿出一些已经整理过的关于一线尺的资料。

    崔格稍微翻看了一下资料,大多都是无用的东西,唯一有用的,就是那一线尺的绘图。让崔格大概知道这一线尺到底长什么样子。

    随后,林朗又带着崔格来到了失窃一线尺的天子楼。

    还别说,这天子楼果然不愧被叫做天子楼,整个天子楼,无一不散发着辉煌气势,浓重的奢华感,让人心中震撼,金色的牌匾,更是熠熠生辉。

    而此时这天子楼中,四处可见带刀全副武装的士兵,密不透风的守着这天子阁。

    林朗带着崔格和秦天二人进去天子楼,直接上到六楼,也就是顶层。

    顶层空间不大,整个顶层,四周都是窗户,唯有中间地带,一摆放物品的台子,摆放在那里,而上面的一线尺,早就已经不见踪迹。

    崔格看着这第六层,悠闲的环绕一圈后,问道:“林兄,你确定,这里有人来过?”

    崔格刚刚环视一圈后,发现这天子楼第六层,一层细小的灰尘,都没有动过,也未曾有脚印,而且四周门窗都是好好的,完全没有人进来过的痕迹。

    林朗见崔格这么说,叹息一声,突然指了指楼顶的房梁。

    “房梁?”崔格眉头微皱,纵身上去,一见一主梁上,一个铁钉大小的缺口依稀可见,这个缺口的模样,像是被锋利的利器勾住,从而出现的。

    崔格见到这一幕,不难猜测出,这一线尺,正是贼人用一绳索之物垂钓,摇摆腾空夺得,从而未在这房间里留下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