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白一刀
    在这大汉的记忆中,崔格看到了一个小孩,不过三四岁的样子,那小孩很可爱,但是眼中却没有一丝光芒,像是一个躯壳,或者说是一个人偶!

    这大汉看到了那个小孩,心中留下了阴影,所以不敢提起那件事,因为他每天晚上都梦见自己将这件事说出来后,那小孩来找大汉索命。

    不过崔格看到这小孩的模样后,却有了惊人的发现,这小孩,绝对不是一般的小孩,因为这小孩是死的!而且小孩的双脚在走路的时候是悬空的!很是诡异。

    从这大汉的记忆中来看,盗窃一线尺的人,绝对不简单。而且崔格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一点线索,除了那个死去的小孩,不过那小孩,想必也不是什么线索。

    随即,崔格拍了拍秦天的脑袋,道:“走吧,白忙活一场。”

    崔格说完,从身上拿出钱袋,丢在这大汉身前,算是给这大汉的一点补偿,门的补偿。

    又过了两日,崔格和林朗二人又研究了许久。但是却发现,就算是江湖上,也没有人能操控一个死去的小孩的人,而且闻所未闻。就算是诡异异常的蛊虫,也不可能操控一个死人,就算是操控活人也不可能,蛊虫只能杀人。

    不过总的来说,崔格和林朗二人,总算在一筹莫展之时,找到了这一个线索。凶手是能够操控死人行动的。

    今日,一个捕吏慌慌张张的跑到崔格所在的驿站,道:“崔大人,出大事了,在洛阳城止水河边,我们发现了一个男孩尸体,和一线尺案件的小孩差不多大,还请大人前去确认。”

    崔格听到这个消息,眉头一挑,问到:“尸体可有腐烂?”

    “尸体腐烂不堪,散发着尸臭。”捕吏说道。

    “好,咱们现在就去!”崔格连忙带着秦天动身前往衙门,尸体应该已经被运回了衙门。

    崔格带着秦天来到衙门后,并没有让秦天回避,而是直接带着秦天来到那验尸房。

    崔格和秦天二人走进这验尸房的一瞬间,一股浓烈的恶臭,席卷二人,让二人有种呕吐的感觉。崔格感觉还好,还能忍受。

    而秦天却难以忍受,猛然跑出去,狂吐了起来,脸色惨白,显然是被熏得够呛。

    崔格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管这秦天了,而是看向正在等待自己的林朗,道:“怎么样,验尸了没有?”

    林朗白了崔格一眼,道:“还没呢,就等你来了,你先看看,这是不是那小孩?”

    林朗说着,将面前躺着的这具小小尸体上的草席拿了下来。

    那尸体早就已经被水浸泡的肿胀,就连皮肤和**,都已经呈现出涣散的状况,就如同在水中浸泡了一天的辣条,随时一碰,只怕都会掉下来一块肉。

    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这小孩已经死了四个月了,尸体就算放在地上,也是这般模样。

    不过如果说放在水里,四五个月只变成这样的话,崔格却并不认同。任何尸体,放在水里漂浮四五个月,都会变成一堆白骨,水中鱼多,尸体上的腐肉会召来很多鱼,而更主要的是,现在是夏天,天气炎热,尸体在水中会散发恶臭,洛阳城的百姓,不会不知道尸体所在。

    而现在才发现尸体,唯一而不可能的猜测,就是这尸体被放入水中,不超过七天!而在七天之前,这尸体没有任何腐烂痕迹!

    “找仵作过来,验尸吧。这尸体很诡异。”崔格冷冷的说道。

    能保持尸体几个月不腐烂的手段,崔格闻所未闻,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尸体绝对是被人做过手脚的,而且十分高明。

    林朗点了点头,拍了一下手,一个青年男子身上背着个药箱子,口鼻捂住,缓缓的走了进来。

    林朗看着这青年,对崔格介绍道:“这位是洛阳最年轻,也是本领最强的仵作,白一刀。”

    崔格看着这白一刀,笑着道:“一刀兄。”

    “崔兄。”白一刀对着崔格点了点头。

    随后,这白一刀将箱子放下,熟练的打开,从里面拿出几根细针,朝着尸体上扎去。

    很快,这白一刀将细针拔出,却摇了摇头。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

    白一刀小心的用粗布将自己的刀具擦拭,收了起来,而那具小孩的尸体,则已经被折腾的掉了几块肉。

    然而这白一刀,也算有所收获。

    只见白一刀手中拿着的那粗布,放在崔格和林朗面前,道:“这小孩,是被闷死的,身体没有任何损伤。而这小孩死后,尸体里被人浸泡了一些不明物质,你们看看。”

    崔格和林朗二人看向那白布。

    白布上此时除了一些碎肉外,竟然还有一些透明反光的物质,这些物质说不上来是什么,但是很粘稠。

    “查。”崔格嘴里轻轻的吐出这个字。

    林朗愣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看着白一刀道:“一刀兄,此事还得麻烦你,看看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江湖上仵作见多识广,或许有些人知道。”

    然而白一刀只是点了点头,道:“我尽量,不过能不能查到,我不能保证。”

    白一刀说完,突然看向崔格,道:“崔兄,既然这尸体被抛没多久,想必凶手也没有离开洛阳,我想,应该是蹲在某个地方看着,敌在暗,我在明,以后出去记得多带点人手,以免得歹人偷袭。”

    崔格听到白一刀的话,微微一愣,疑惑道:“你认为凶手已经注意到我了?”

    “对,因为这尸体上的物质,好像……你的衣角上有。”白一刀说着,指着崔格衣摆下。

    崔格忙抬起手,只见自己的衣角处,正有些许透明物质粘在衣服上。

    “这……”崔格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衣角,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好像没和其他人有接触,衣角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而且这是自己今天刚出门换的衣服。

    “崔兄,凶手已经注意到你了,或许这凶手只怕一直在观察案件动态,虽然不知道目的是什么,但是咱们不能再单独行动了。”白一刀很警惕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