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隐忍
    “故人已去,物是人非,铳铠兄,我崔格定不会让你含冤而死。”崔格嘴里只字弹珠般的吐出,每一个字,都仿佛钉子钉在那里一般。说完,崔格连三拜,将香插在灵牌下。随后退后数步,看着这棺椁,眉头微皱,像是在想些什么,随后看着那老妇人,道:“王婶,铳铠兄是谁害死的?“

    老妇人看着崔格,古井无波的道:“谢罪而死。”

    “谢罪而死?铳铠兄何罪之有?”崔格神色越加阴冷。

    “杀害忠良,为不仁,畏罪潜逃,为不忠,不听劝阻,为不孝。是以谢罪。”老妇人冷漠的说道。

    崔格听到这老妇人的这句话,嘴角露出一丝惨笑,旋即仰天大笑了起来,大声笑道:“哈哈哈哈,好,好,好,好啊,好一个不仁不忠不孝。好啊!”

    笑完后,崔格眼角划过一丝泪痕,看着老妇人,冷声道:“你可知道,铳凯本可不用来长安,但是由于想念家中家人,这才回来,但是没想到,你们竟然就是这样对待他的。”

    老妇人听到崔格的话,微微起身,站了起来,身体有些佝偻,也不看崔格,只是摇了摇头,看着王铳铠的棺椁,道:“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与旁人无关,既然你已经祭拜完,就请离开吧,王府不欢迎你。”

    说完,老妇人大叫道:“靡儿,靡儿,快过来。”

    不一会,刚刚那个开门的妙龄少女匆匆忙忙的跑到大厅之中,看到崔格竟然出现在大厅之中,脸上顿时不悦的呵斥道:“你是谁啊!我不是说了我们不认识王铳铠吗?你怎么还自己跑进来了?你不知道这是私闯民宅吗?你在不走,我就报官了!”

    崔格横眉冷目的怒视一眼这妙龄女子后,看着王铳铠的棺椁,道:“铳铠兄,我崔格答应的事情,定会办到,如今已经不同从前。”

    说完这句话,崔格一个飞跃,直接离开了王府,而裕中天也随着崔格离开。

    “崔兄,如何?”裕中天看着崔格那张已经阴沉到可以滴出水来的黑脸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