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被发现了
    ,精彩小说免费!

    最主要的事情是崔格连玄武何时苏醒完成,崔格到现在都不知道,只知道火龙珠之中,那玄武的气息越来越强大。

    “崔格自当尽力而为。”崔格恭敬的说到。

    笃亲王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不过此时出征凉州,不可再说叛乱军心之话,刚刚念在你并不知情,便算了,若有下次,不管是谁说,格杀勿论,知道吗?”

    崔格听得此话,神色一震,洪亮的声音道:“是!”

    ……

    五日后,一行人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凉州。然而,此时的凉州,却安静的有些可怕,远远的看过去,整个凉州城墙上,竟然没有半个士兵,而门口也无民众出行,城门口的士兵,也不知去向。

    笃亲王看到这一幕,眉头紧锁,忙回收示意军队停步。

    “戒备!”笃亲王大声呵斥到,眼中满是杀意,瞳孔通红,心中极悲。

    而崔格看着那凉州南城门,崔格也有了那么一丝预感,整个凉州南部,应该已经被仞囚天控制住了。不过那城中的李岸,应该早就已经跑了。

    三千虎贲军大张旗鼓的朝着凉州而来,没有任何掩饰,那仞囚天只怕早就有所察觉,所以肯定在虎贲军来到之前,控制住了凉州城。

    果不其然,只见那城墙之上,一面血淋淋的旗帜,穆然悬挂在半空之中,同时,城墙之上,一下子出现了数百人。

    而最为醒目的当数那仞囚天了,只见那仞囚天立足与南门上,一头飘逸的白发,在空中飞舞着。

    “哈哈,阿笃,二十年没见了,你可还好?”仞囚天站在城头,俯视着笃亲王大声笑到,声音之中夹杂着内力,能扩散很远,全部都传到了崔格等人的耳旁。

    笃亲王坐在马背上,头微微一抬,看着仞囚天咧嘴一笑道:“李仞,别站太高,否则等下怎么摔死的,你都不知道。”

    “李……仞!好熟悉的名字啊……哦,对了,这是我的名字,哈哈,我都忘了我还有这么一个名字,没想到阿笃你竟然还记得我的名字,真是难为你了。”仞囚天站在城墙之上,冥思苦想了一会,才想起自己李仞这个名字。不过也难怪,世人都叫仞囚天,李仞又有几人知道,而在玉雪沼泽的二十年,仞囚天都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

    笃亲王眉头微微一皱,脸上有些颤抖,崔格能明显的看到笃亲王脸皮上的肉在抖动,仿佛咬牙切齿,对李仞恨之入骨一般,身上杀意渐渐浓重。

    “李仞,只要你交出龙珠,我饶你不死,送你回长安皇陵守墓,如何?”笃亲王冷声说道。

    仞囚天饶有趣味的看着笃亲王,高声到:“阿笃,你哪里来的底气?就凭你这三千虎贲军?你要知道,当年我可是虎贲军的统帅,当年若不是我被赶出长安,这虎贲军还是我统帅的呢。”

    仞囚天将当年往事提了起来,仿佛在回忆一些有趣的东西。

    笃亲王听到仞囚天的话后,陷入了沉默,目光从仞囚天的身上挪开,看着地面,但是崔格离笃亲王不过二十步的距离,崔格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笃亲王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杀意,这股杀意让人心惊胆寒。

    “攻城,杀,为凉州百姓,杀了这帮畜生!”笃亲王低声一吼,旋即,笃亲王猛然一拍自己身下的马背,直接一个腾飞,一跃千丈,手中唐刀早就已经出鞘。

    “轰!”一声闷响,笃亲王的身子落地,重重的踩在地面之上,一股尘土飞扬,若是仔细观看,便可知道笃亲王落脚之地,竟然已经被笃亲王踩出一个硕大的窟窿,双脚深深的陷入窟窿之中,而手中唐刀,入土半截。

    但是笃亲王身上的战意却越来越甚。

    崔格看着这一幕,微微愣神,旋即和一旁的林朗对视一眼,二人心领神会,大喝道:“杀!”

    二人话语一出,顿时整个虎贲军仿佛炸开了锅,齐声大喝,一个个都将自己的浑身力道给吼了出来:“杀!”

    声响震彻天地。

    旋即,三千虎贲军,皆将背上弓弩搭在手上,齐刷刷的将背后箭弩放上。

    “咻咻咻咻咻咻……”

    一连串的声音,从虎贲军阵营发出,只见铺天盖地三千只箭,朝着那城墙之上的人激射了过去。箭雨如此,壮阔而又震撼人心。崔格看着这一幕,都有点目瞪口呆,这便是自己,只怕也扛不住吧。

    三千箭羽,弓弩释放,威力想到的惊人,而虎贲军更有特制的弓弩,如同弓弩能腾天百步有余,而这特制的弓弩,三百步仍然有威力。

    一通箭雨落下,凉州城头上,挂着不少的箭羽,但是那凉州城墙之上,竟然只有五六人受了轻伤。却没有人倒下,甚至在箭雨落下的时候,崔格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那整整一个城墙之上,竟然有十分之一的人拥有护体内力。

    虽然只有十分之一,但是也不少了,几十人是拥有护体内力的,这也就是说,现在对面比崔格强的人,还有几十个人。

    而刚刚那些箭羽落下,竟然打不破他们的护体内力。

    而这一切落在崔格眼中,这是何等的震惊。连护体内力都打不破,这可如何是好?不过崔格还是下意识的将自己身体里的火龙珠拿在手中,紧紧握住。

    然而,就在此时,几道人影从远处撩过,落在了虎贲军前,崔格定睛一看,却正是那李岸和几个暗卫女子,而那几名暗卫女子手中突兀的拿着几个给布袋,布袋之中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了些什么。

    只见李岸手中拿着君王扇,微微扇动,看着城墙之上的仞囚天笑道:“皇叔,还这么淡定呢?你那些宗门之人,只怕是来不了了。”

    说完,李岸将一名暗卫女子手中的布袋直接往城墙上一丢。

    只见一颗人头在半空中从布袋之中脱落出来,朝着那仞囚天砸了过去。

    仞囚天凝视着空中那人头,眉目微微一皱,但是脸色却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只见仞囚天一道内力掌法轰出,在空中形成一道掌印。

    “砰!”

    一阵响动,只见那人头在空中直接爆裂开来,脑浆和血液,混杂着血肉骨头,四溅开来,场面十分血腥。

    “呵呵,这种小人物,也值得你们去动手,看来我还真的有点高看你们了,不过就算你们解决了那些小门派,又如何?就凭你们,能攻破这凉州城吗?”仞囚天说完,神色阴沉的看着众人。

    “全部下城,给我杀,不留一个活口。”仞囚天冷冷的吩咐到。

    那城墙之上数百武者听得仞囚天的话,神色不动,对着仞囚天跪拜道:“是,主人!”

    说完,数百武者,齐刷刷一个纵身,直接跳到了城下,如同下饺子一般。

    落地后,那数百武者,并未停止脚步,朝着三千虎贲军奔腾而来,手中各色兵器,皆不统一。

    三千虎贲军见得此状,皆停顿不前,不是惧怕,而是在等候笃亲王的命令。果不其然,笃亲王大声到:“阵!环杀!”

    笃亲王话语一落。只见三千虎贲军皆整齐移动,竟然直接化作一个个环环相扣的圆环,手中唐刀在前,手中盾牌护在胸前。一步步移动,竟然如同齿轮,朝着那些武者绞杀了过去。

    而崔格和林朗二人见状,拔出手中唐刀,直指这些武者,拼杀而去。

    “锵锵锵锵……”

    金属碰撞之声不绝于耳,崔格和三名男子连过数十招。但是却根本打不动。三人对战崔格一人,却也拿崔格没有办法。

    而另一旁的林朗,一对一抵抗,但是林朗的对手,却是一护体内力武者,林朗根本就不是那人的对手,被打的节节败退。

    崔格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是却唯有丝毫办法。

    然而,就在城下交战,城墙之上的仞囚天,却将目光看向了崔格。

    只见那仞囚天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崔格,瞳孔微微一缩,紧接着眼中一丝贪婪闪过。

    “是那小子……果然,得来全不费工夫。”

    仞囚天嘴里喃喃到,随后只见仞囚天手中拿着一只弓弩,远远的,将箭头瞄准崔格的左肩。

    “咻!”

    箭如初出水的蛟龙一般,势不可挡,直击崔格左肩。而此时崔格背对城墙,根本看不到那仞囚天放出来的冷箭。

    “噗嗤。”崔格只感觉自己后背一凉,一道血光从自己左肩出去。而这一箭之下,崔格左手顿时用不上劲。

    而那和崔格对打的三人见状,脸色皆一喜,猛然加快了攻击速度,趁你病要你命!

    而在城墙上看戏的仞囚天则旁若无人的大声道:“你们三个,不要将那小子杀了,我要活的!”

    三人听到仞囚天的话后,节奏瞬间放慢,但是依旧不给崔格喘息的机会。

    而崔格听到仞囚天的话后,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心道:该死,王八蛋!

    崔格右手握着唐刀,抵挡着三人的攻击,但是一只手的力道始终有效,十招之下,崔格的胸前,盔甲被直接劈了一个大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