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遗忘之城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好大的口气,偷天手,意为偷天的手,连天都能偷,这人开头挺大啊!”崔格微微砸舌。

    江湖上的绰号可以自己编,也可以让他人编,但是一般也都符合事实,否则不管是什么绰号,都会被别人打没。而能得到绰号的,自然是对某一方面特别擅长,而且无可替代之处。

    就比如说那仞囚天的绰号,叫猎灵人,也叫猎灵仞,以杀人取血提升自己的实力。而莫小仙的绰号,红线人。乃是因为莫小仙最强大的武器,是红线,而用红线的人,在江湖上寥寥无几,且莫小仙的红线,放眼整个江湖,都是最厉害的。再比如说,玄天的绰号,血影罗刹,能得其名,乃是因为宗门给的封号,而玄天也算的上是杀人不眨眼,速度极快,杀人往往靠暗杀,称为血影罗刹也不过分。

    所以,能得偷天手这一绰号,可想而知,那陈淼,在偷盗方面的造诣,应该是已经达到毛骨悚然的地步了,那这就能解释的通,莫小仙被偷而没有任何反应。

    莫小仙冷哼一声,撇了一眼崔格,道:“就是一只过街老鼠而已,竟然跑到了大漠之中,若是让我遇到他,我非得把他的手给剁下来不可。”

    崔格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旋即看了看天色,眉头微微一皱,道:“该上路了,魔鬼城还有很远呢。”

    莫小仙听到崔格提起魔鬼城,眼中一闪精光,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崔格,道:“魔鬼城,对,就是魔鬼城,老混蛋,老娘非得扒了你的皮!”

    说完,莫小仙气鼓鼓的朝着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崔格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莫小仙,一时之间没有回过神来,那陈淼和魔鬼城有什么关系?

    “喂,你倒是等等我啊,我不认识路!”

    崔格大吼一声,急忙追赶而去。

    这一路上,莫小仙就没有笑过,整天气鼓鼓的。五六天过去,崔格和莫小仙二人在这大漠之中行走,终于,在这天的午后,崔格和莫小仙终于看到了一处人类聚集地了。

    这里是一个名叫遗忘之城的小城,一座较为大的绿洲,其中人口也就千八百人,不算多。而这遗忘之城往北百里之地,就是莫小仙要去的魔鬼城,不过这魔鬼城在这遗忘之城之中却是一个禁忌,没有人愿意说起此事。

    崔格和莫小仙踏入这座遗忘之城时,城门无人把守,周围的人对于崔格和莫小仙的到来毫不意外,甚至连抬头看一眼都没有,这一切都显得极为诡异。

    而莫小仙似乎并没有什么不适应,而是带着崔格来到了一家酒楼。此处酒楼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破烂,房梁上还有一些蜘蛛丝。

    “掌柜的,两间房间。”莫小仙走到酒楼柜台处,直接丢出去一个金锭。那掌柜的贼眉鼠目的盯着莫小仙丢出来的金锭,竟然眨眼之间,就将这金锭给收了起来,一脸笑意的看着莫小仙道:“二位,两间上房,希望二位在小店住的开心。”

    说完,这掌柜的从柜台下拿出两块木头牌子,丢在了莫小仙的面前。

    而莫小仙直接拿着牌子,丢了一个给崔格,言语冰冷的道:“跟我上来。”

    崔格见状,忙跟着莫小仙上去了。这酒楼二楼,并不比一楼好到哪里去,此处甚至散发着一股霉味。

    二号房。

    莫小仙和崔格二人神情严肃的面对面。

    “遗忘之城,名为遗忘,实际上这里面住着的人,都是被世人遗忘之人,所以才名为遗忘之城,所以,崔格,在这里,未到万不得已之时,不要与人争斗,否则遇到什么棘手的人物,咱们可就完蛋了,知道吗?”莫小仙千叮铃万嘱咐的说道。

    然而崔格听到莫小仙的话却瞥了撇嘴,道:“我建议你还是看好你自己好一点,刚刚下面那掌柜的应该就是陈淼吧,我刚才看他收钱的那手势,我就知道此人偷盗之术高超了,这遗忘之城的酒楼有三个,而这个离城门最远,但是你却选择这个,你想要干什么?”

    崔格已经看出了莫小仙的意图了,莫小仙费尽心思来到这遗忘之城,还不是要找那陈淼算账,那魔鬼城离遗忘之城足足有百里,这么远,崔格就算赶路也要两天时间,莫小仙在这里落脚,实在是难以解释,而唯一的解释,就是莫小仙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那陈淼。

    莫小仙听到崔格这么说,脸上微微有些尴尬,旋即脸上微带怒色道:“小子,别废话,老娘的事情就是最大的事情,反正现在魔不叫你动手,你就不要动手知道吗?”

    崔格浑身一震,忙道:“清楚,明白。”

    “态度不错,我很满意,你先回去吧,我有事自然会叫你的。“

    莫小仙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后,对着崔格挥了挥手,旋即直接往床上一躺。崔格见状,无奈的耸了耸肩,直接离开了莫小仙的房间,崔格和莫小仙的房间就面对面。

    七号房。

    崔格捏着鼻子将房间门打来,只见一股骚臭味从房间里传出,整个房间里,一片脏乱,家具倒了一大片。

    “卧槽,什么情况······”崔格看着这一片狼藉的房间,微微有些无语,嘴角微微抽搐。整个房间桌椅板凳全部都侧翻在地,而这并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床下的夜壶,竟然倾倒在地,一些黄色的污秽液体从中流出,布满整个床底,那股骚臭之味就是从那里传来,而这也不算什么,床底还有两只干瘦干瘦的老鼠在其中穿梭。

    崔格看到这一幕后,顿时心生退意,忙从中退了出来,拿着木牌子,蹭蹭蹭的,就直接下了楼,走到那掌柜的,也就是偷天手陈淼的面前猛然一摔,一股尘土飞扬过后,崔格却看到了陈淼一张笑脸,正笑意吟吟的看着崔格问道:“客官,不知道有什么吩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