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一触即发!
    严凌随大汉走到主楼前,一名风韵十足的中年美妇花枝招展地迎了上来。美妇上前挽着严凌胳膊,眉开眼笑地嗲声道:“原来公子是想玩刺激的啊,凤娘这就带公子去玩!”

    严凌也不答话,任由凤娘牵着走。

    凤娘领着严凌穿过主楼,从主楼后门的一条碎石路走向另一道大门,凤娘一路上笑得花枝乱颤,试图与严凌搭话,可惜严凌除了几句不冷不热的客套话,其它的一概不回,不解风情的模样让凤娘都开始怀疑这人真是来寻欢作乐的吗!

    “走,快走!”

    “太吓人了!”

    走了几步,严凌忽然发现碎石路前方连接着的那道大门涌出一大群人,这群人疾步离开大门,仿佛后方有什么吃人的怪物一般,脸上带着犹有余悸的表情。

    挽着严凌手臂的凤娘见状,赶紧放开严凌上前去打探消息,不一会儿又来到严凌身边,眼中带着一丝担忧,但却依然笑着对严凌说道:“公子,赌场出了点问题,要不我们就回去找几个小娘子玩吧?”

    不用凤娘解释,严凌也知道前方出了问题,在严凌的感知中,除了寇仲与徐子陵的纯净气血,前方又有几股磅礴浑厚的气血凝而不发,显然有高手对峙。

    “不用,我这个人就是喜欢看热闹,你先下去吧,我一个人过去看看。”严凌摆手道,眼中跃跃欲试,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识一下各路高手的严凌,怎么可能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这......”

    凤娘沉吟片刻,感到十分为难,但见到严凌那难以拒绝的态度,凤娘还是一咬牙,决定不管严凌了,这人想要干嘛她也懒得管了。

    此时赌场内部人员稀少,气氛诡异,毫无赌场的热烈气息。赌场内还留下的众人围在一张赌桌前,赌桌上方是一个衣着暴露的美女荷官,此人正是彭城地头蛇--彭梁会的三当家任媚媚。

    可此时这位三当家似乎遇到了麻烦,神色十分慎重地看着赌桌对面一名面容死板古拙的高大男子,此人头顶高冠,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对面俏媚可人的任媚媚,语气冰冷道:“还不掷骰发牌?”

    这时赌桌旁还有三拨人,就是推庄的任媚媚,前来抓住寇徐两人的瓦岗寨俏军师沉落雁,再就是翠碧楼主人巴陵帮香贵和站在他身后的儿子香玉山及两名得力手下,三拨人同时转头望向这名高大男子。

    寇仲和徐子陵首先魂飞魄散,失声叫道:“老爹来了!”

    此人正是名震天下的大反贼杜伏威,亦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这种威压各方的通天气势!前段时间,寇仲和徐子陵被杜伏威抓住强行收为干儿子,因此两人才会惊呼老爹。

    杜伏威古板的脸上露出一个出奇温和的笑意,对寇仲与徐子陵柔声道:“我这两个乖儿子真有本事,差点连老爹都给你骗倒了。现在见到你们还没有到了死去,还在到处活剥乱跳的,老爹我就高兴得连你们的顽皮都要忘掉了。”

    沉落雁、任媚媚和香贵等人脸色震惊,弄不清楚杜伏威这大反贼和这两个市井小混混的关系。

    但杜伏威也不理会众人,仍旧只是眼神炙热地直勾勾地看着寇仲和徐子陵,眼尾都不看沉落雁地应道:“翟让还未给李密害死吗?”

    如今翟让虽为义军大龙头,但麾下李密风头太盛,只要是个明眼人都能知道翟让风光不了多久了。

    沉落雁娇躯微颤,低声道:“杜总管说笑了。”

    杜伏威威势十足地坐了下来,目光移到任媚媚脸上,淡淡道:“杜某没见‘鬼爪’聂敬已有好几年,他仍是每晚无女不欢吗?”

    自知对方是杜伏威后,任媚媚已然变作温驯的小猫,毫无彭梁会三当家的威风霸气,有点尴尬地应道:“大当家仍是那样子。”

    寇仲和徐子陵见杜伏威一登场,立刻威压四方,心中既高兴又叫苦,却又全无办法。无论比武斗智,他们都远非这老狐狸的对手。以前借着种种混乱形势,又兼之杜伏威的轻忽大意,他们才有可乘之机。现在形势大变,杜伏威显然不会再那么轻易上当了,这次想要逃出生天估计是没机会了。

    杜伏威转向香贵道:“听说你乃‘烟杆’陆抗手座下四大高手之一,专责为陆抗手找寻俊男美女,不是看上了我两个劣儿吧?”

    巴陵帮身后站着杨广,是全国最大的人贩子,香贵身为巴陵帮重要人物,抓几个人拿去卖掉,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香贵吓了一跳,忙道:“杜总管误会了,令郎们只是本赌场的贵客,大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杜伏威点头道:“那就最好!”

    众人都知杜伏威身为著名反贼,心狠手辣,动辄杀人,那还敢胡乱发言了,引起他的注意。

    杜伏威眼睛落回任媚媚俏脸处,柔声道:“还不掷骰!”

    “等等!”

    忽然赌场门口传来一声叫停。

    众人一惊,想要知道谁敢在杜伏威威势大发的时候打断杜伏威的指令,回头看去却是一名身材高大,眼带神光的英挺青年。

    “严大哥!”处于沈落雁手中的寇仲和徐子陵又喜又忧地喊道,喜得是严凌应该是来帮助他们的,忧得是不知严凌能否打过威势滔天的杜伏威。

    杜伏威冰冷的眼神对准走上前的严凌,冷酷质问道:“你是谁?有何贵干?”

    “这是赌场,你说我来干嘛?”严凌脸带微笑地坐在寇仲和徐子陵两人身边,对杜伏威的浩瀚气势视若无睹。

    沈落雁也没阻拦,她现在摸不着严凌的来头,江湖上之前可没有听说过哪个年轻人可以顶着江淮杜伏威的压力谈笑风生。

    寇仲看着坐在身旁的严凌,担忧道:“严大哥......”

    “放心!”严凌打断了寇仲的话,并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接着严凌继续盯着杜伏威,同时淡定催促道:“这下人都齐了,还不发牌?”

    任媚媚眼神一凝,似乎对严凌无视她的模样很是不爽,但一想到一旁的杜伏威,神情又是一变,赶紧将三粒骰子掷到台上。

    三粒骰子先是飞快急转,逐渐缓下来时,忽然像给某种力道牵制,蓦地停止,全体一点向上。

    众人注意到杜伏威左手正按在桌沿处,不用说都知道是他以真气借桌子传到骰子去,控制了骰子的点数,只是这一手,其他人便自问办不到。

    杜伏威露了这一手,连正在犹豫是否该出手的沉落雁亦立即打消这念头。她这次来抓寇仲和徐子陵,不但带了座下十多名好手同来,还有与她地位相同的另一名高手祖君彦,非是没有一拚的实力。

    杜伏威笑道:“该是杜某取头牌了。”

    “慌什么?”严凌打断道。

    话音一落,本已静止不动的骰子忽又滴溜溜旋转起来。

    比控制力,身为国术化劲高手,对**掌控入微的严凌在真气控制方面也不曾怕了谁来!

    “嗯!”

    杜伏威惊咦出声,也没想到严凌在真气控制上有如此造诣,按在桌沿处的手微微使力,加大真气输出。旋转着的骰子颤抖起来,同时开始左右晃动,不知该倒向何方。

    严凌瞳孔微缩,杜伏威毕竟是江湖积年高手,几近先天圆满的修为让严凌也有了不小的压力,关键在于严凌是最近才忽然突破,还不太习惯体内庞大的气血真气,如今能不落下风已是尽出全力了。

    “哼!”

    知道再坚持下去必定难逃一输,严凌冷哼一声,体内真气猛然爆发,将三粒骰子震成粉末。

    严凌收回按在桌上的手,微笑道:“看来这一场没法进行下去了啊!”

    众人还在震惊于严凌的恐怖实力,寇仲就已叹道:“这样也好,大家都不输不赢,你好我好大家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