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大势已定
    李渊入主长安大势已定,但李世民却无法安静下来,随着李渊起兵声势越隆,李渊几个儿子之间也开始暗流涌动。

    以李世民的野心自然不会满足于一方王侯,他想得是天下至尊之位。可李渊长子李建成也不是省油的灯,且不说领兵打仗有一手,在行政管理上更胜于李世民,且还有长子身份,天生具有极大优势;另一个兄弟李元吉则神勇盖世,武功尤胜两位兄长。

    因此李世民此时一边广交豪杰,吸纳人才,一方面想要做出几番大事,好让李渊知道谁才是李阀最优秀的继承人。

    这天,李世民又将严凌招去商讨大事。严凌来到李世民的将军府邸,发现李世民麾下重要人才已然都到齐了。严凌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紧挨着主位上的李世民,如今严凌已经成为里李世民手中极为重要的一员大将,坐在这里大家都觉得理所应当。

    等人到齐,首位上的李世民才脸色凝重道:“各位,此番招你们前来议事,是因为我收到消息,反贼薛举集兵十万,意图攻打长安,各位可有什么计策能将其击溃?”

    严凌下首一员文士问道:“将军,薛举大军如今到哪了?”

    在场之人没人怀疑李世民所言真假,长安位于关中平原,地当渭河之南,秦岭之北,沃野千里,群山环抱。自古以来就是交通和军事要地,周、秦、汉均以此为都,不断修建扩充。现今的长安再经杨坚兴建新城,不但其规模乃天下之冠,又开广通渠引渭水东流至潼关入黄河当得起“地沃人富,有险可守”这八个大字。

    有人觑视长安实在再正常不过了,远的不说,处于洛阳一带的王世充及李密两人对长安城就可谓是垂涎三尺。而薛举号称西秦霸王,占据西秦之后,一向虎视关中一带,如今带兵来犯,众人丝毫不觉意外。

    “薛举之子薛仁杲已经领兵东进,不日将抵关中之地,父亲已经命我发兵击退来犯大军。”李世民语气平静,眼中却有一股火焰在燃烧,这就是李世民证明自己实力的最好机会。

    见众人半饷提不出有效建议,李世民目光一转,对严凌问道:“严凌,你有什么计策吗?”

    严凌微微一笑,自信道:“将军何须担忧,我等只需堂堂正正的碾压过去,一切敌人自当灰飞烟灭。”

    人贵有自知之明,严凌知道自己不善出谋划策,但领兵冲锋却是信心十足,这不是严凌自大,而是严凌在攻取长安的过程中就发现麾下骑兵会随着战况的胶着而进入一种神奇的状态,他们在这种状态中能会常发挥,且战后实力也会更进一步。

    严凌隐约察觉到这与自己在战场上凝聚精血有关,虽然不知是好是坏,但至少目前还没有表现出坏的一面。正是有着这样一支越战越强的骑兵队伍,严凌才会对征战沙场有着如此信心。

    李世民一愣,想不到严凌如此直接了当,但随后一想到严凌伤亡极少,杀敌极多的骑兵营又释然了,训练出这么一支无敌精兵的严凌自然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

    “不错,严统领此言方是正理,我们只需正面迎敌便可。”李世民麾下众多将领幕僚纷纷附和道,他们从太原一路大胜至长安,如今最不缺的就是信心。

    见此,李世民也不好出言打击众将信心,只得让众人回去做好战前准备,自己辛苦一点,自己想对付薛举大军的策略。

    严凌回到军营,没过多久,李世民就下令大军开拔,赶往前线,一路上一直接到前方传来兵败的消息。

    待李世民领军赶到扶风县城之时,薛仁杲已经领兵击破唐弼率领的起义军,并收拢败将,实力因此而大增!

    但李世民却没有太过担心,农民起义军势力本就参差不齐,就算薛仁杲收拢再多的残兵败将,面对他麾下的精兵强将依旧是不堪一击!

    一到战场,李世民便令就地扎营,缓解大军行进之后的疲惫感,第二天便开始下令进攻,以解扶风被围之难。

    严凌身为新的骑兵营统领,当然不让的成为了先锋部队,率领骑兵冲锋陷阵,扰乱薛仁杲大军阵型。

    薛仁杲不仅身为薛举之子,自小便勇武过人,善于骑射,号称军中万人敌。但此人生性贪婪残忍、嗜杀成性,且时常自负才能谋略足以成事。薛仁杲自大之下,竟不将李世民放在眼中,面对李世民大军的进攻毫无退意,反而因为人多势众而下令正面迎击李世民大军的冲击。

    这无疑是严凌最喜欢的局面,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严凌自然懂得战场瞬息万变,而两军冲锋则是最直接的方式,相对之下显得简单无脑,但却也是最能体现胜者为王的战斗方式。

    严凌与赵飞分别带领一个骑兵营率先发起冲锋,两人麾下骑兵都是训练有素之辈,尤其严凌以现代军事训练出来的骑兵营,虽然人数少于赵飞统领的骑兵,但却进退有据,整整齐齐,硬生生冲出万马齐奔之势,声威惊人!

    而反观薛仁杲一方,却是人员混杂,面对李世民的大军冲锋显得极其惊慌,尚未交战,其士气便已开始低落。

    待严凌冲到近前之时,已无多少反抗之力,严凌一举凿穿薛仁杲大军,接着赵飞也冲了进来,两者一同发力,将薛仁杲大军冲得七零八落,毫无还手之力。

    其实以薛仁杲大军的实力本不该如此轻易便被冲垮,但谁叫薛仁杲刚收服了一批义军,导致军中人员参差不齐,精锐之士被这些残兵败将一咋呼,心中士气也随之低落,发挥不出多少实力。

    所以才会有兵贵精而不贵多,没有韩信的统军才能,大军人数越多,各种各样的人员混杂之下,主帅根本无法让大军做到如臂驱使的程度,一旦大军有了溃败之势,便挡也挡不住。

    而且严凌身边的众多骑兵与严凌一般,随着战斗的持续,煞气入体之下,越战越勇。整个骑兵营在严凌的带领下纵横来去,严凌更是长枪横扫,一道道铁血枪芒吞吐不定,宛如战神临世般收割着地方的生命。

    不是严凌冷酷,而是沙场征战,各为其主。踏入了战场,唯一的心念就是击败敌方,获得战争的胜利,这是严凌在上次攻打长安领悟铁血意境的时候就已经领悟到的道理!

    在李世民大军的屠杀下,此战很快就已结束,李世民自然是大胜归去,而进犯的薛仁杲则只能趁着战局混乱之际逃回西秦之地。

    此战过后,西秦短时间内已无力觑视关中之地,李渊入主长安真正可谓是大势已定,而其他有意攻取长安的势力在起兵之时,也得好好掂量一下能否击垮李阀大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