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跟踪徐子陵
    徐子陵俊秀的脸上露出一缕凝重之色,他在上次严凌力压杜伏威众人之时就已知道严凌武功高强,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而今徐子陵实力大增,但再次见面,徐子陵依然觉得严凌深不可测。

    若是以前,徐子陵不会有什么感觉,可现在寇仲已经冲进了争霸天下的战场,而严凌身为李世民手下大将,严凌越是强大,徐子陵就越发不安。本来李世民就贤名远扬,再有严凌这等高手之助,寇仲岂有机会?

    每想到这,徐子陵就心绪沉重,就连重逢古人的喜悦之情都减弱不少,直到李靖连着几声招呼,徐子陵才回过神来和李靖寒暄。

    严凌走到一旁,示意不会打扰两人,让徐子陵和李靖在一旁慢慢交流。严凌拿着洛阳小吃在一旁品尝,也不知两人说了些什么,只见两人先是一阵兴奋,接着徐子陵脸色渐渐沉重,最后竟然招呼也不打,就独自一人离开,留下李靖一人在那迷茫。

    严凌见李靖因徐子陵的离去而变得情绪低落,只得让他先回去,说是自己一人有的是时间,一个人慢慢逛还有意思些。

    但李靖离去之后,严凌却没有按着自己的说法在洛阳闲逛,而是凝神感应着徐子陵的独特气血,远远吊在徐子陵身后,尾随而去。

    严凌一直都知道这个世界的天命主角就是寇仲和徐子陵,想到寇仲和徐子陵一路走来遇到的高手,严凌心中就一片火热,还有什么比武学更有意思的事物吗?

    徐子陵不愧是天命之子,离开李靖没一会儿,又遇到了一位故人。要知道严凌与李靖在洛阳城中闲逛了大半天,都没遇到一个重要人物,可徐子陵只是随便走走,却能接二连三的遇到故人,对此,严凌也只能感叹命运的神秘。

    徐子陵遇到的这位故人名为刘黑闼,乃是反贼窦建德麾下猛将,长得是虎背熊腰,威武不凡。

    刘黑闼搭着徐子陵肩膀,将徐子陵领进窦建德在洛阳的一个据点之中,这个据点处于一个丝绸店铺之中,显得极其隐蔽,由于此时天色还早,路上行人众多,严凌也不好飞檐走壁只得饶了一个大圈,来到窦建德据点的后方。

    “据我得来的消息,‘杨公宝库’共有七重,除第一重没有机关装置外,各重便一重比一重危险;若你知道设计这藏宝室的人乃天下第一巧匠鲁妙子,便知要取得宝藏绝不容易。照我所知,只罗刹女曾进入第一重,即知难而退。”

    严凌略一侧耳,便听见一道浑厚低沉的声音传来,想来就是刘黑闼在说话了。听着刘黑闼提到的内容,严凌对其中的杨公宝库没多大兴趣,杨公宝库里虽然宝物众多,可能于武道有益的也不过是邪王舍利而已。

    也许邪王舍利中的历代邪王留下的元精对其他武林人士帮助极大,可对于严凌来说却还不如一场大战之中吸收煞气来得痛快,而且吸收煞气还更加方便,来源也更容易。

    令严凌感兴趣的却是刘黑闼顺带提到的鲁妙子,鲁妙子身为天下第一巧匠,天文地理建筑等无不精通,严凌对此可是很感兴趣。可惜之前便已收到鲁妙子于飞马牧场病逝的消息,严凌也只能遗憾无缘得见一方世界最为杰出的人才之一。

    接着据点中的刘黑闼又与徐子陵讨论起了千古异宝和氏璧,这让在据点外偷听的严凌也不由集中了精神,这正是严凌此行的目标之一。

    和氏璧自秦始皇刻下“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篆字之后,便一直都是历代王朝的传国玉玺,是这方世界的皇权象征。当然,严凌对和氏璧的兴趣并非是因为它代表皇权,而是因为和氏璧拥有的神秘力量。

    据江湖秘传,和氏璧是来自仙界的奇石,虽然不知是否有仙界,但想到这方世界有破碎虚空的人诞生,也许仙界真的存在也说不定,而且就算和氏璧不是来自仙界,但和氏璧本身拥有神奇力量之事却是整个江湖都公认的事实。

    而严凌更是清楚知道和氏璧的力量可以让人伐毛洗髓,易筋锻骨,强化肉身的同时,增强自身资质。这正是严凌想要得到的东西,习武资质这种东西,绝对没有哪个习武之人会嫌弃!

    听着屋内两人语气严肃地讨论着慈航静斋传人师妃暄出世挑选明君的消息,两人显得很慎重,但严凌却是嗤之以鼻,若天下君主由一个江湖门派来决定,那这天下百姓可就太不幸了,若是慈航静斋哪一代传人脑残选了个昏君,拿着天下得有多惨?

    严凌一直都认为想要成为天下君主,首先自身得有才能,政事军事皆要出色掌握;其次以民为主,得人心者得天下从来都不是一句空话。只有让天下人都认为这个人是明君,才会有源源不断地奇人异士来投,如此才有成为天下君主的机会。若是抱着一个和氏璧就坐等天下归心,那才是一个笑话!

    而此时屋内谈话也接近尾声,两人似乎谈到了寇仲和徐子陵两人的干姐姐--素素,接着徐子陵似乎有什么难言之引,执意要离开,想一个人静一静。

    “唉!”

    严凌在外听着,心中也是暗叹一口气。严凌当然知道素素是谁,这是整个大唐双龙传中少有的给予了寇徐两人亲情的女子,在两人心中留下深刻印记,可惜却是惨淡收场。

    徐子陵走出窦建德旗下的据点,随意找了个酒店就走了进去,向跑堂伙计要了一壶酒,就开始猛灌起来,颇有一醉方休之意。

    “真是麻烦!”

    酒店对面一家店铺里的严凌看得值皱眉头,要是徐子陵喝醉了,谁带他去招惹麻烦以及和氏璧?

    然而没过多久,严凌眉头又是一跳,一个头顶竹笠,垂下遮阳幕,身穿灰布衣的男子正笔直朝着徐子陵走去。

    “不会这么巧吧?”严凌心里暗暗嘀咕。

    跟在李世民身边有一段时日的严凌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步伐威武有力的男子就是李世民,这让严凌都不知道是该说徐子陵身上主角光环的神奇,还是该说李世民情报工作到位了。

    徐子陵也感觉到了李世民的到来,连忙邀请李世民坐下,并叫伙计重新上酒,接着两人就攀谈起来,由于距离较远,而且严凌所在店铺又极为热闹,导致严凌也无从得知徐子陵和李世民到底说了些什么。

    “咦!”

    严凌发现徐子陵所在的酒馆中客人渐渐离开,却有一人踏着飘忽不定的步伐,瞒着徐子陵和李世民的感知走进了酒馆。此前不管酒店客人是进来还是离去,徐子陵和李世民都会有所感觉,可此人走进酒店之后,正在喝酒谈笑的两人竟然毫无反应。

    这是高手,严凌心中一下就冒出这个念头,能够同时避开徐子陵和李世民两人感知,此人一定极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