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一拳打死心意畅
    “子陵兄和仲少爷不是骇得脚软吧!为何还不学以前般做两头落荒之犬呢?”绾绾娇媚的声音在院落中响起。

    而寇仲更是豪气道:“凡是敌人欢喜的,我仲少都一力反对。而且谁都有权留在自己温暖的家中享受宝贵的生命吧!请恕小弟没兴趣逃走!”

    严凌听着院中几人的言语机锋,大感无趣,严凌的性格向来都是横冲直撞,实在是欣赏不来这种心理博弈。在严凌看来,武者就该直来直往,自信无敌!

    当然这只是严凌的想法,事实上武者与寻常人一般,每个人都会有着属于自己的想法,武功风格也各不相同,无所谓高下之分,只要符合个人风格,自然能发挥出超常实力。

    在一波博弈之后,绾绾发现似乎不能攻破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心防,反而是己方心境被破。意识到不能继续下去的绾绾果断出击,决定以硬实力击杀两人。

    然而寇徐两人的井中月意境本就注重精神境界,绾绾和边不负两人心境刚刚泛起波澜,寇仲就暴起发难,一刀朝着边不负砍去。同一时间,徐子陵也把握到机会,闪身来到绾绾身边交上了手。

    边不负武器是一对银环,平时如同杜伏威一般藏于袖中,到了生死搏斗之时方才亮出,深得魔门行事诡秘之意。

    面对寇仲强攻,边不负丝毫不怕,他明白只要撑过这一轮攻击,等绾绾解决掉徐子陵,两人联手绝对能生擒寇仲。

    然而边不负却没想到不仅寇仲进步神速,徐子陵更是犹有过之,拳脚齐出,配上井中月意境对天地环境的映照,一时之间竟然压制住了绾绾,令绾绾只能借助天魔身法不断腾挪闪避,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拿下徐子陵。

    而徐子陵也是灵性十足,知道拖下去只会陷入危险之中,于是抓住一个绾绾旧力已衰,新力未生的时机,跑出屋内,汇合寇仲将边不负攻向边不负。

    魔门中人向来自私自利,而阴葵派身为可与慈航静斋媲美的顶级魔门,其门人更是将这个特性发挥到极致。误以为绾绾已然出事的边不负奋力击退寇仲和徐子陵的合击,也不去管绾绾的情况,径直一人逃跑了。

    失去边不负的相助,绾绾寇徐两人更无办法,只好也随之离去,一场大难就此被寇徐两人解决。

    这就是严凌看不起玩心理战的武者的原因,你在破坏敌人心境之时,也容易被敌人反制,有着时间还不如坚定信念,一拳打出个畅快来!

    寇徐两人的院落恢复了平静,但严凌去纠结起来,严凌眼神望着边不负离去的身影,最终严凌还是身形一动,不再管院中的寇徐两人,而是跟上了先一步离开的边不负。

    待边不负远离寇徐两人的院落之后,严凌才猛然加速,赶到了边不负身前不远处,静等边不负到来。

    而边不负离开院落之后,仔细一想就知道自己被徐子陵骗了,绾绾身为阴后祝玉妍的传人,是魔门难得的天才人物,武功只会在他之上,不会在他之下,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被徐子陵击败。

    但既然已经选择了逃跑,边不负也懒得再回去确认情况,反正只要自己没事就行,这样想着,边不负拐进了一条小巷之中。

    “阁下是谁?拦住在下所谓何事?”

    边不负一进在僻静的小巷,便看到一身材高大魁梧,眉目刚毅的英挺青年拦在前方,目光紧紧盯在自己身上,不由沉声问道。

    严凌淡然回道:“我叫严凌,此次前来想借阁下一条狗命,希望阁下不要令我失望。”

    “是嘛,那就要看阁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边不负被严凌不阴不阳的语气气笑了,低喝一声,便从袖中取出银环主动打向严凌。

    虽然心中气急,但边不负出手却是不慌不忙,一对银环挥洒出一片残影,虚实之中更有道道真气溢出。显是明白严凌敢伏击自己,必然有着充足的底气,故此,边不负一出手就不留余力,务求打严凌一个措手不及。

    可惜严凌此前就对“秋风未动蝉先知”的国术至高境界有所体会,等领悟到铁血意境之后,精神境界更是大涨,不管是自身劲力,还是敌人劲力都有了更深的感受,边不负一出手,严凌就已透过边不负的**肌肉变化,看穿了他招式的虚实。

    严凌眼神紧紧注视着边不负的身体,随手一记金刚掌打出,掌风呼啸,直接打散边不负银环之上的真气,并将边不负逼退。

    严凌可不是寇仲和徐子陵这种半路出家的菜鸟,就算实力突飞猛进,面对真正的顶级高手还是没有胜算。而严凌此时征战沙场良久,自身实力已然惊人之极,先天境界之中已能纵横无敌。

    而边不负名气再高,也只是一个魔门长老,实力顶天就是先天后期,如何能与此时光凭气血真气就已然踏入先天圆满之境的严凌相比。

    身形急退的边不负眼露震惊之色,虽然有直觉严凌武功不凡,但他还是没有想到严凌实力如此惊人,只是一掌就将他击退。

    “阁下究竟是何来历,以阁下的武功绝不是无名之辈,为何要与我阴葵派为敌?”边不负一边平复体内震荡的气血,一边深沉道,试图以阴葵派的名声吓退严凌,不然此回必将生死难由自己决定。

    然而严凌丝毫没有回答,反而大喝一声:“哪来这般多的废话,说取你狗命就取你狗命!”

    说完,严凌眼神冷冽,扑身上来,一拳如长枪直刺般探出,周遭空气都随之变得寒冷刺骨。

    边不负眼前一阵恍惚,仿佛看见了千军万马冲击而来,心神为之一夺,再反应过来时,就已然失去了躲闪的机会,只能将银环抵在身前,以绝技“魔心连环”借力打力之法,意图挡住严凌这三军辟易的拳头。

    “叮!”

    严凌拳头打在边不负银环之上,却发出了金铁交击的轰鸣。

    边不负脸色大变,发现严凌这一拳蕴含的劲力千变万化,令他根本无从借力,只能靠着自身实力硬吃严凌一记重拳。

    边不负自认魔门绝技“魔心连环”能玩弄劲力,却不料严凌此前就是一代国术达人,本就以劲力变换莫测著称。

    在地球上,大家身体素质都相差不大,想要成为高手,就只能从劲力方面入手,谁的劲力更难琢磨,谁就能更进一步。

    而严凌身为化劲宗师,一拳打出,明劲与暗劲相互纠缠螺旋,其中更有气血真气依附,可谓是一拳之中包罗万象,边不负根本摸不透严凌的劲力变化,何谈借力打力?

    “噗!”

    边不负一口鲜血吐出,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飞去,已然被严凌一拳打成重伤状态。

    严凌得势不饶人,脚步一转,在这狭窄的小巷之中更是将凌波微步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身影变换间,就已追上身体尚未落地的边不负,照着胸口就是一拳打出!

    看着边不负倒在小巷之中,嘴角溢出的鲜血将地面染红,胸膛已然停止了起伏,显然是没气了。

    “呼!”

    严凌长出一口气,只觉心情通畅,浑身舒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