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全身而退
    一杖逼退四大金刚,严凌本想趁机扑进人群,以凌波微步在小范围内腾转挪移的强悍威力戏耍静念禅院众武僧,却不想怀中的和氏璧忽然涌出一股阴寒难挡的能量,瞬间侵入严凌体内经脉。

    “呃!”

    严凌忍不住闷哼一声,和氏璧传出的能量一入严凌体内就开始疯狂冲击破坏经脉,那剧烈的疼痛犹如千刀万剐般,以严凌的心境也忍受不住,顺畅凌厉的反击也为之一滞。

    而受和氏璧影响的绝不止严凌一人,和氏璧在将一股寒流送入严凌体内经脉之时,一个无形的气场也随之笼罩全场,近前的四大金刚同时闷哼一声,脸上透着一抹嫣红,显是也被和氏璧所波及,受伤不轻。

    严凌这才恍然为何师妃暄不曾将和氏璧带在身上,而是藏于静念禅院之中,同时静念禅院的武僧围攻他时,为何不用真气,原来和氏璧对真气反应如此敏感,一旦调用运转真气便会被和氏璧所伤。

    “不行,必须想办法突围离开!”严凌心情一下变得沉重起来,若是这些静念禅院的武僧不惜以两败俱伤的方式强行在和氏璧气场笼罩范围之内使用真气,只怕严凌今晚就要交待在这了!

    而且严凌可没忘记周围还有一个实力恐怖的高手在暗中窥视,若是陷入围攻之时,这名高手再忽然来上那么一石子,严凌决计无法躲闪。

    念及此,严凌赶紧将经脉之中的真气收回心脏精血处,免得继续引起和氏璧的反应,接着强忍这经脉之中寒流过处所带来的痛苦,小腿往后一蹬,身体顿时朝着人群扑去。

    想要突围,首先就要冲进人群,为了让暗中的高手投鼠忌器,不能随意发挥,严凌甚至舍弃了夺来的禅杖,选择近身肉搏。严凌心中冷静无比,越是形势危急,思绪就越是清晰明了。

    严凌在人群中看着四面八方袭来的禅杖木棍,头脑极为冷静,体内精血随着血液流转周身,同时从精血上抽出一缕缕暗紫色的血丝融入浑身肌肉骨骼。虽然不能使用真气,但严凌已然可以让精血强化**,增强实力。

    这样一来,被严凌近身的武僧就难受了,若是离开距离,他们还能运转真气,以真气轰击严凌,可近距离之下,他们根本不能也不敢运转真气,否则必定被和氏璧弄得走火入魔,还未伤人,就已自取灭亡!

    场面一时变得极为有趣,严凌靠着精血对**的强化,一路横冲猛撞,将战场从铜殿前的白石阶一直拉到广场边缘,而众多武僧根本没有阻止的实力,只能随波逐流。

    暗中来到广场另外一边的了空更是无奈,此前他就因借用和氏璧修炼而受到些许内伤,正要闭关修养,却忽闻寺中有狂人盗宝,本想前来暗中擒下严凌,却不想严凌灵觉敏锐,每每都能提前预知到他的攻击路线,从而藏身于禅院武僧之后,让了空无可奈何。

    要是了空是魔门中人还好说,以魔门的自私自利,根本不会理会门人的死活,但了空身为佛门大师,却是无法漠视佛门弟子的生命,只能任由严凌大发神威!

    为了擒住严凌,但又不敢上前免得被和氏璧再次伤害,了空只得在广场边缘左右晃动,以求找到严凌破绽,给予致命一击。

    但严凌的精神修为也不是盖的,每每都能在紧要关头避开了空视线,让了空空有一身强横武功,却无从下手。

    战场一点点挪移,很快就被严凌拖到了广场边缘地带,到了这里,严凌不再缠斗,浑身青筋直冒,老熊撞树、猛虎下山......一招招形意拳法从严凌手上打出,同时暗含炮拳、钻拳等形意五行拳的发力技巧,一触之下便将禅院武僧打得惨叫着倒飞出战圈,威猛无匹!

    严凌清空广场边缘的武僧,用力蹬地,将用大理石铺就的广场地面炸出一个深坑,整个身体如同离弦利箭,径直扑向禅院之外!

    “贼子休走!”

    眼见严凌就要离开禅院,了空不由怒极攻心,连修炼多年的闭口禅都破功了,一声怒吼,同时手指连弹,一粒粒细小石子激射而出,全往严凌周身要害射去,显然动了真怒!

    而其他武僧见严凌已然脱离战场,没了和氏璧的威胁,顿时运起真气,全力掷出手中禅杖,笼罩住严凌的腾挪空间,杀气凌厉无双!

    一旦严凌成功逃脱,静念禅院威名尽失事小,千古异宝和氏璧的失落才是真正的大事,和氏璧一旦落入居心叵测之人手中,后果不堪设想。光是想想洛阳城中为和氏璧而来的诸多势力,就可知和氏璧在天下人心中的地位!

    “咻咻咻”

    数粒石子如出膛子弹,飞速逼近严凌身后,严凌也没有其它办法,在不能使用真气的情况下,本就没有虚空挪移的办法,只得紧闭后背毛孔,肌肉隆起,形成铁壁抵御了空射来的石子。

    “噗”

    一口鲜血从严凌口中吐出,除了因为了空实力高强之外,更是因为了空射来的这几粒石子饱含内力,一击中严凌后背就直往严凌体内涌去,带起严凌怀中的和氏璧又是一股寒流侵入严凌体内经脉,双重破坏之下,严凌已是身受内伤。

    但严凌强横可怕的**再次发挥威力,硬是在受伤吐血的情况下踩住后方袭来的一根禅杖,然后借力加速,瞬间消失在静念禅院之外的林木中,徒留后方了空等人气急败坏!

    了空来到不嗔等人身前,沉声喝问:“此人到底是谁?”

    然而四大金刚却是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严凌从头到尾就没亮过身份,而且一身武功招式与江湖上的奇功绝艺相差甚远,也没办法从武功路数上判断出严凌的身份来历。

    “那是严凌!”

    然而静念禅院众武僧不知道严凌身份,但不知何时又摸回静念禅院的寇仲和徐子陵从头到尾看完严凌盗宝的过程之后,却是明白了严凌的身份。

    尤其是灵识惊人的徐子陵,更是在严凌出手之时就知道了严凌的身份,因为严凌每次与人动手之时,都会气血沸腾,散发出一种阳刚威猛的气息,这种独一无二的感觉在徐子陵的井中月意境中是那么的特别,就如同双龙的气血在严凌的感应中一般!

    “就是那个李世民麾下的骑兵统领严凌?”徐子陵身旁的跋锋寒确认道。

    徐子陵斩钉截铁地回道:“就是他!”

    跋锋寒神色震惊,虽然之前就听寇仲和徐子陵说过严凌何等厉害,但因没有亲眼见识过,心中总是有着些许的不以为然,但今晚一见之下,跋锋寒顿时理解了寇仲和徐子陵为何如此推崇严凌了。

    虽然自傲武艺强绝,但跋锋寒明白自己与真正的顶尖高手还有着一定的差距,这也是他为什么前来中原的原因,就是为了躲避“武尊”毕玄的追杀,等武功更进一步之后,在回去干掉毕玄!

    虽然严凌全力爆发的时间只有在铜殿门前击退四大金刚的那一杖,但当时那种千军万马一同奔袭的铁血意境,还是让跋锋寒知道了自己与严凌之间的差距,严凌此时在他眼中,已经成为了足以和毕玄相提并论的绝世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