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吸收和氏璧之力
    寇仲望着身边的两位兄弟,出声问道:“我们要追上去吗?”

    从本心上讲,寇仲并不愿与严凌为敌,可寇仲已然决心参与天下争霸大业,而严凌却是李世民的人,这就代表着两者之间必有一战。

    若是让严凌安然无恙地取回和氏璧交给李世民,哪怕现今李世民不敢大声张扬,但是一旦争霸大业接近尾声,届时李世民再取出和氏璧,那时必定是天下归心,从者如云,在争霸天下的大业中占有极大优势,这却不是寇仲想要看到的结果了!

    故而寇仲才会心生尾随夺宝的念头,他们站的高,看得广,不仅看见了严凌的逃窜路线,也注意到了严凌曾口吐鲜血,许是受伤不轻,此时正是他们夺取和氏璧的最佳时机。

    “仲少!”徐子陵眉目一皱,非常不满寇仲的提议。

    且不说严凌曾对他们有授艺之恩,更何况严凌还在彭城帮他们阻挡杜伏威,让他们免于遭受杜伏威和沈落雁的毒手,此时怎能做出此等之事!

    寇仲哈哈一笑道:“陵少别发火嘛,我这不是提议嘛,既然不愿意,那就算了吧!”

    “不过我们跟上去,看看这位严统领如何处置和氏璧还是可以的。”却是边上的跋锋寒提出了另一个提议。

    这下徐子陵也不好说什么了,沉默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于是三人小心翼翼的从钟楼之上离开净念禅院,追踪于严凌身后。

    严凌一路奔驰,一口气跑出十数里地,方才在一悬崖底下停住脚步,然后才从怀中掏出和氏璧细细端详。

    和氏璧入手冰寒,在漆黑的星空下荧光闪烁,有种超凡脱俗、秘不可测的奇异感。

    严凌将和氏璧捧在眼前,忽然发现这和氏璧并非浑然一体,其中一个边角处是用黄金镶嵌,但因技艺非凡,让人觉得这和氏璧本就该是这个模样。而和氏璧的底部则是八个神秘篆字,严凌略一揣摩,便知这正是始皇嬴政刻下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秘文!

    “这东西该怎么使用?”看着手中的和氏璧,严凌却是犯了难,虽然成功取得了和氏璧,但却如老虎吃龟,无从下手,不知如何借用和氏璧修炼。

    思索半饷,严凌决定还是以真气试探一下和氏璧,看能否从中看出端倪。

    想到就做,严凌在悬崖峭壁边上找到一块巨石,盘膝坐下,凝神转动精血。一股精纯阳刚的气血真气从心脏处流入周身经脉之中,顿时严凌手中的和氏璧寒意大涨,一股磅礴的寒气从和氏璧中汹涌而出,侵入严凌体内经脉。

    这股寒气比之前侵入身体的还要庞大,寒气所到之处,严凌只觉经脉就要破裂,全身汗毛紧闭,很是难受。但严凌不想就此放弃摸索和氏璧的机会,咬牙硬撑这调动自身真气前去触碰和氏璧中袭来的寒流。

    严凌将全部心神都集中于和氏璧的寒气之上,自身的气血真气一接触到寒气,立马与之纠缠结合在一起,严凌感觉到自己能够运转这股新的真气,但却又能清楚的感应到这股真气中有着不属于自己的能量,两者看似融合,实则泾渭分明。

    虽然真气缓住了寒气入侵的速度,但严凌并不满足,他想要的是探知和氏璧的秘密,于是严凌加速转动精血,使得气血真气源源不断地诞生,接着又将这些真气调入经脉之中,冲击和氏璧之中的寒气,想要逆流而上,将真气送进和氏璧之中。

    但严凌太过于低估和氏璧的能量了,身为千古异宝,岂是浪得虚名,发现严凌试图反击之后,和氏璧之中的寒气忽然以倍数增强,如滔天巨浪般涌进严凌经脉,将他的真气冲击的支零破碎,同时激增的寒气对经脉的压迫也越加强盛!

    明知一旦经脉破损,必将身受重伤,就算能够恢复,实力也一定会大减。严凌无法接受这样的苦果,只得放弃逆流而上的念头,将寒气的先头部队引出经脉,进入周身血管,打算扩大寒气肆虐的面积,从而减轻经脉受到的压力。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严凌刚将寒气引入心脏,心脏之中的精血就剧烈闪动起来,并发出一种神秘波动,将和氏璧中的寒气吸收一空,严凌一见事有转机,连忙加大引导寒气的力度,将一股股寒气送到精血身边吸收掉。

    而和氏璧似乎也有所反应,宛如活了过来,散发出神秘莫测的气场,将严凌笼罩其中,越发滂湃的寒气从和氏璧中涌出,同时还有一股神秘的精神波动侵入严凌大脑。

    严凌浑身一震,心神接收到神秘信息,奇怪而浩瀚的景观在严凌脑海之中不断闪现,令严凌头昏脑涨,恶心欲吐,十分难受。

    心知到了重要关头的严凌,强忍着不适,进入铁血状态,心神瞬间冷静下来,如同两军交战之时的大帅,将复杂的战局洞若观火,把握住丝丝缕缕的细节之处,从而战胜强敌!

    心神一静,严凌顿时了然和氏璧传入脑中奇异景观,那是挂着漫天星斗的广阔星空,时空流转之间,宇宙生灭于一瞬,一种奇异而无法形容的境界在严凌心中弥漫开来。

    说来也奇怪,宇宙星空,在地球之时,严凌不知见过多少次了,但却没有哪一次有过这种奇异的感受,仿佛又一种神秘的道韵隐藏在这幅不断生灭流转的星空图中。

    附近生物似也感受到了和氏璧散发出来的道韵,皆是默然无声,使得周围寂静无比,漆黑的夜空下就只有和氏璧在闪烁荧光,其它一切景物恍如静止不动,神秘莫测!

    时间在悄无声息地流逝,而严凌心神也沉浸于和氏璧的神秘道韵之中,对周遭失去了警惕。

    “严大哥好像出事了!”

    离严凌不远的密林之中传来一道话语,正是尾随严凌而来的寇仲、徐子陵和跋锋寒,而三人接着暗淡的星光看见严凌浑身直冒冷汗时,寇仲忍不住说了一句。

    而跋锋寒虽对严凌武功十分敬佩,但却没有其它感情,闻言不由道:“似乎是和氏璧的异力导致的,不如我们趁机上前取走和氏璧,也算是帮他一把!”

    听此提议,寇仲似乎有些跃跃欲试,但还是将目光转向徐子陵,等着徐子陵的回应。

    徐子陵沉默半饷,声音低沉道:“在等片刻,若是严大哥还是这般,那我们就去盗取和氏璧,但决不可伤害严大哥!”

    寇仲和跋锋寒大喜,一是不愿和氏璧落入李世民势力手中,而是也想着借和氏璧修炼武功,增长实力,两人按捺下躁动的心,保证道:“当然,我们岂是那种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