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只身留在洛阳
    直到严凌说到静念禅院中的和氏璧被盗之时,李世民才神情一变,以他是聪慧自然知道夜闯静念禅院之人就是严凌,但严凌此时却没有献上和氏璧的动静,这让李世民心神略微不定。

    “严凌你没有跟上这神秘人,想办法夺回和氏璧吗?”李世民首次打断严凌的叙述。

    心知李世民已然起疑,可严凌却是毫不慌张,不慌不忙的夹起下酒凉菜,吃了一口之后,才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当然跟上去了,并且与之厮杀过一阵,而和氏璧就在这个过程中,被我们交战真气波及,在爆发出一轮凶猛的神秘异力之后,便已成为了一地碎片,而我则与那神秘人各自负伤而走!”

    李世民点头,眼中透着一丝了然,感叹道:“原来如此,辛苦严凌你了!”

    他当然明白这其中仍有蹊跷,但唯一确定的一点就是和氏璧必定已经毁坏,不然严凌不会说出这样的蠢话来欺骗他。

    事实上严凌并没有亲眼看见和氏璧碎裂,只是以自己舍下和氏璧之时的状态推断,如若寇仲等人捡到和氏璧,定然忍不住会打量揣摩和氏璧的异能,以他们天命之子的命格定然可以安然吸收和氏璧之中的能量。

    而和氏璧此时本就精华损失大半,恐怕寇仲、徐子陵和跋锋寒三人吸收和氏璧异力之时,就是这流传千古的和氏璧成灰之刻!

    而且严凌从不觉得一块玉玺就能代表天下至高皇权,哪怕寇仲等人没有吸收损毁和氏璧,严凌也不怕他们以此争夺天下,如果他们真这样做,严凌只怕会很失望,三个未来的武道宗师竟如此短视。

    其实李世民也不信得和氏璧者得天下的谣言,包括此番前来洛阳的各方高手同样不信,大家之所以回来,更多的只是处于一种“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的心理,不愿对手取得和氏璧,真要让他们保管和氏璧,恐怕他们也不愿。

    此时严凌说到的和氏璧已毁的事实,反而比较符合李世民心中的想法,这样一来,大家都没有捷径可走,到头来还是靠着硬实力争霸天下,而这正是李世民最不担心的一点,出道多年,未尝一败的李世民,心中最自豪的就是自身在军事上的天赋!

    严凌也适时出声道:“将军不必担忧,只要还有我的骑兵营在,哪怕没有和氏璧,一样可助将军夺得天下霸业!”

    李世民闻言一笑道:“我从未怀疑过严凌你骑兵营的实力,只是如此也好,既然和氏璧已毁,那今趟洛阳之行也就差不多了,我们明日便启程返回长安吧!”

    严凌心中一奇道:“将军为何如此心切?”

    “西秦霸王薛举上趟被我等所败,痛定思变,如今正密锣紧鼓准备大举反攻,早日回去,也好早日做好准备,以免到了那时自顾不暇。”

    李世民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而且兵家争战,向来刻不容缓,现今形势清楚明朗,李密与王世充决战在即,到时不论谁胜谁负,都免不了大伤元气。在这情况下,只要杜伏威破李子通取得江都,便会循宇文化及的旧路沿运河北上。而且由于杜伏威有整个江淮作后援,不虞有粮食不继之患,那时长安危矣!”

    而今各路反贼都已站稳脚跟,用了各自的地盘,局势以渐渐趋于明朗,接下来就是连天大战,大浪淘沙,只有最后的胜利者方有机会坐上至尊之位,享受胜利的果实!

    虽然形势不好,但严凌还是请求道:“不若将军先走一步,我暂时留在洛阳,为将军打探各方行踪?”

    严凌实在不愿就这样离开洛阳,此时洛阳城中聚拢了各方高手,实在是再好不过的练武场,在没有见识过各门武学的情况下,严凌绝不会就此轻易离去!

    望着严凌眼中炙热的火焰,李世民理解道:“以严凌你的武功,在江湖上如此默默无名也确实不妥,也罢,你就留下吧。但我有一个要求,你必须在大战开启之前回来率领你的骑兵营。”

    虽然李世民理解错误,但严凌也不打算纠正李世民的看法,只要能留下来就好,于是答应道:“这个当然,而且将军也知道如今骑兵营里的一应事宜都有李靖处理,我只需复杂领兵作战,若是连这个职责都不能尽职,恐怕将军就该考虑换下我了!”

    李世民开怀一笑:“你知道就好!”

    很快,天就明亮起来,而李世民等人也安排好一应事物,从洛阳城中,离开,只留下受到李靖请求照应寇仲和徐子陵两人的严凌还留在洛阳古城之中!

    严凌一人坐于靠近城门的一家客栈屋顶,以目光注视着缓缓上空的太阳,心中的精血也微微跳动,恍如双眼一般,渐渐有一股灼热之意。

    “来了!”

    严凌心神一动,感应到了属于寇仲和徐子陵的独特气血,严凌顺着感应望去,果然发现人群中三个与众不同的高大男子,见到三人皮肤细腻,眼睛有神,正是和氏璧的洗髓易经之像!

    之所以要在此地等候这三人组,那是因为昨晚他们三人曾被静念禅院的武僧发现踪迹,想来了空在寻找不到严凌踪迹的情况下,定会抱着有杀错,不放过的原则前来寻找三人麻烦。

    上次在禅院之中受和氏璧影响,没能尽兴,这次一定要好好领教静念禅院身为武林圣地之一的厉害之处!

    三人一进城门就各自分开,想了半饷,严凌还是决定跟在徐子陵身后,毕竟双龙之中还是徐子陵的性情合严凌胃口。

    说起来双龙都是极重感情的性格,但严凌总感觉寇仲不够成熟,存有一丝天真,就如他要参与天下争霸一般,领着一群兄弟辛苦拼搏,最后又因心中大义,说放下就放下,这让一直为他卖命的兄弟如何情何以堪。

    而徐子陵则不同,徐子陵心中一直都知道一切荣华富贵解释过往云烟,一直以来都在追求武道的进步,唯有武道的高飞猛进才是真实不虚!

    果然,了空昨晚便已放出消息,和氏璧已被寇仲等人盗走,各方人马得知消息之后便纷纷展开行动,各方都在核实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其中最先找上徐子陵的人,正是与严凌有着一面之缘的俏军师沈落雁,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此时摆出一副娇媚可人的模样,发挥着身为女人的优势,想要从徐子陵嘴里得到关于和氏璧的下落。

    可惜徐子陵的井中月意境与严凌的铁血意境一般,都有着冷静心神的作用,甚至在这一方面,井中月还要更胜一筹,因此,俏军师的如意算盘可就打错了,早就知道沈落雁是何等女人的徐子陵根本不曾透露一丝一毫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