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请拿出证据
    严凌双手合十,成礼佛之状,空手入白刃,夹住色空剑。

    但师妃暄可是先天圆满境界的高手,只差半步便能跨入宗师级,怎会轻易被夺取武器,色空剑一转,四周空气再次流通,成螺旋状撕扯攻击严凌。

    严凌只得放开双手,飘然后退,他可不想试探一下这散发着灿烂光芒的典雅古剑剑刃是否锋利。

    立于天津桥墩之上,严凌手指连弹,一道道无相无相真气旋转破空,如骑兵突击,带起一道道气浪笼罩师妃暄周身。

    师妃暄双眼越发平静,浑身散发着一股缥缈禅意,手中的色空剑剑芒更是吞吐不定,如同海底暗流,汹涌澎湃!

    电光火石之间,师妃暄古剑挥洒,满天剑气如周天星斗般绚丽多姿,一一扑灭严凌的无相劫指,并如大江狂潮涌向严凌!

    严凌怡然不惧,将金刚掌化为金刚拳,扭腰踏地,凌空打出一个又一个拳印,迎头撞上满天剑气。

    同时严凌欺身而上,凌波微步踩住八卦,凑到师妃暄身前,贴身短打。

    严凌在师妃暄身旁步法玄妙,拉扯出道道残影,下手更是狠辣无情,一拳一掌皆是虎虎生威,配上那弥漫全场的铁血煞气,宛若一只残忍霸道的史前剑齿虎在扑咬厮杀,令人胆寒!

    严凌凶猛,但师妃暄也非等闲之辈,色空剑化为满天剑影,曼妙身姿若隐于云后的明月,缥缈出尘却又暗含杀机!

    双方交战极其激烈,在天津桥上辗转腾挪,剑气四溢,拳印满天,道道外放的剑气、拳印击打在天津桥上,震出一个个深坑,偶尔一道真气落入天津桥下的奔腾不息的洛水中,就会炸起一道水柱,场面骇人听闻!

    然而严凌终是胜上一筹,两人修为相差无几,但严凌**强大,且体内经脉被和氏璧锻造得坚韧广阔,可爆发的真气力量远胜师妃暄。

    严凌抓住师妃暄一个退后运功缓气之机,以凌波微步如影随形贴近身前,左手金刚掌遍布真气,拨开色空剑,右手半步崩拳势大力沉,当空打向师妃暄饱满胸膛!

    “咻咻咻”

    眼见师妃暄就要落败,此时忽然几发暗器朝着两人激射而来,其中三把小刀飞向师妃暄头顶、背心等各大要害,另一发暗器却是一颗打向严凌的石子。

    严凌无奈,只得收手回防,屈指一弹,将袭来的石子击飞,与此同时,师妃暄也回身扬起色空剑,将三枚飞刀一一挑飞,剑法精准而优雅。

    四道人影怒叱出声,分别从天津桥两侧跃起,赫然是净念禅院的不嗔、不惧、不贪、不痴等四大护法金刚,四颗大光头在明月映照下闪闪发亮,宛如四个耀眼的大灯泡。

    同时了空大师在在桥边的一座屋顶上现身,驻颜有方的了空大师高挺俊秀,深邃莫测的眼神紧紧注视着严凌,显然已经明白昨晚盗宝之人正是严凌,只待严凌露出破绽,便要一举擒下,审问出和氏璧的下落。

    除了静念禅院这几人,适才出手的还有一人,严凌转眼望去,果然见到素衣赤足的婠婠悄然出现在师妃暄身后的房舍中,气质幽静,有着不输于师妃暄的美艳。

    婠婠站在屋顶之上,惋惜道:“好可惜啊!”

    若不是了空突然出手,严凌只怕就会一拳重伤师妃暄,那时的师妃暄必定不可能躲开婠婠暗中处心积虑地袭击,注定要身死当场。

    严凌眼角一抽,想不到自己差点成为婠婠的工具,让她借刀杀人,想到这,严凌忍不住扫视婠婠一眼,眼神深寒凌厉。

    但此时可不是处理婠婠的时候,静念禅院的四大金刚已然停在天津桥边,周身气势凶狠,对严凌形成合围之势。

    了空大师口诵佛号,低沉地声音在严凌耳旁响起:“请施主将和氏璧归还本寺!”

    此言一出,师妃暄与婠婠也不再争锋相对,同时转头看向严凌,两人都没想到和氏璧竟然是严凌这个忽然冒出的神秘高手所盗,心中既震惊又释然,也只有严凌这等高手,方有可能于静念禅院手中盗得宝物!

    严凌淡然一笑:“了空大师,说话是要负责的,你说我盗取和氏璧,请问证据在哪?”

    其实严凌在洛阳,便已明白静念禅院众人发现和氏璧为他所盗是必然的事情,但静念禅院不可能拿出证据,就算他们知道和氏璧是严凌所盗,又能如何?若是严凌怕了静念禅院,他当初就不会选择去盗取和氏璧!

    就算静念禅院昭告天下,严凌也不怕其他势力对李阀群起而攻,因为这些势力只是担心和氏璧背后的慈航静斋和宁道奇会相助和氏璧的得主而已,而严凌直接盗取和氏璧无疑是得罪了慈航静斋和宁道奇,众人既然也就不会过多针对李阀。

    其实李世民也是知道这其中的道理,所以才会放心让严凌一人留在洛阳城中,只要没被抓到现行,严凌和李阀都会无事,至于静念禅院和慈航静斋的报复,严凌更是不怂。

    然而师妃暄却不理会严凌的无赖,目光流转于严凌脸上,俏声道:“严兄为何偷盗和氏璧?”

    师妃暄话语如同她的剑法一般,直截了当,直指要害。

    严凌反问道:“看来仙子是认定和氏璧为我所盗了?”

    “施主多说无益,若是不将和氏璧归还,我们就只有手底下见真章了!”年龄比了空大师小,但长得却比了空大师老的不嗔出言道,旁边的不痴已经一脸不耐烦的看着严凌,似乎只要严凌开口拒绝,不痴就会立刻出手。

    然而严凌比不痴还要不耐烦,只见严凌冷笑一声:“正要领教静念禅院武学!”

    说罢,严凌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就骤然飞身扑进四大金刚身前,拳掌未至,凌冽的掌风拳印已经先一步打到四大金刚身上。

    且不说已经是对立关系,就凭昨晚在静念禅院的所见所闻就让严凌难以对静念禅院之人生出好感,身为出家之人,不事生产,却有资产将寺庙修建得富丽堂皇,不知吸取了多少民脂民膏!

    在场之人,只有寇仲和徐子陵不曾感到意外,两人在彭城之时就见过严凌面对各方敌对的高手也要一同招惹,让他们联手对敌,此时忽然出手,反而让两人觉得很是符合严凌的性情。

    四大金刚虽然吃惊于严凌在众人合围之下还敢率先出手,但身为静念禅院仅次于了空大师的高手,四大金刚还是反应过来,同时舞动背后禅杖,一齐打向严凌四方,配合十分默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