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溜了溜了
    “慈航剑典与天魔功果然名不虚传,千变万化,神妙莫测!”

    严凌站在洛水之上,身体随着洛水的奔腾而微微摇摆,看上去很玄妙,但其实国术练到深处便能做到水不过膝,而严凌不仅国术修为精湛 更兼一身浑厚真气,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

    师妃暄、婠婠和了空三名与严凌同级的高手还好,他们都是只差一步便能真气与精神交融,从而踏入宗师境界,自然也能踏水不没。

    但寇仲等人却是惊奇不已,踏水而行他们也能做到,但想要停在水面上,以他们如今的实力,还达不到这这种对**和真气的双重入微控制!

    “严兄过奖了,区区雕虫小技哪能与严兄的霸道武功相比!”师妃暄秀目莹莹,出道以来第一次有男子在她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婠婠也同样如此,她与师妃暄是宿命中的敌人,也因此明白师妃暄武功之强,绝不在她之下,可就是站在年轻一代顶端的两人联手也没能拿下严凌,旁边还有一个实力更强的了空相助,也只是占据上风,可想而知严凌实力有多强。

    “如今已经领教了各位武功,今日就到此为止吧,我们下次再见!”严凌哈哈一笑,然后身体腾空,就要离去。

    “咻咻咻”

    婠婠射出三把飞刀,左手袖中再次飘出一条丝带,蜿蜒盘旋,悄无声息间直取严凌胸膛要害。

    “还请严兄先将和氏璧交出来!”同时师妃暄娇喝一声,和了空一同出手,凌厉剑气与刚烈掌印一齐攻向严凌。

    严凌回首弹出一道道无相指劲,经过和氏璧的易经洗髓,严凌经脉宽阔无比,回气和换气都极为轻松,一道道无相劫指毫无间隔,连续不断的射出,形成密集的弹幕拦住三人的进攻。

    就在严凌缓住师妃暄等人步伐将要离去之时,天津桥底的一艘小船之上忽然射出一道光芒,追风赶月般冲到严凌背后!

    “哼!”

    严凌早已感应到桥底有人,对此早有防备,丝毫不显慌乱,反手一击金刚拳打在袭来的光芒之上。

    严凌定眼看去,发现突袭者是一个高挺笔直,相貌英俊的潇洒青年,手持一把折扇,被严凌拳中蕴含的几重劲力震得吐血落入洛水之中。

    “原来是他呀!”严凌恍然,大唐双龙传中以折扇为武器的青年高手,在严凌的印象中也就只有“多情公子”侯希白了。

    不过侯希白名气虽大,但与师妃暄等年轻一代的顶级高手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想要拦下严凌,只能说是自不量力!

    若是换成侯希白的师父邪王石之轩来,那还差不多,严凌还真会饮恨与此。但如今邪王石之轩精神分裂,哪有闲情来与一群小辈交手!

    击退侯希白,严凌前方一片再无人阻拦,一片坦途,严凌大摇大摆地在岸边的屋舍顶上踏步前行,飘然远去!

    寇仲跳进洛水,将侯希白救了上来,此前他们化敌为友,相互之间也有了交情,自然不会见死不救。

    “看来候兄这个护花使者当得不称职啊!”婠婠看着被徐子陵搀扶着,嘴角溢血侯希白调侃道。

    师妃暄眼神锐利,悦耳动听的声音在婠婠耳中响起:“婠婠,你还是想想你该怎么安全离开吧!”

    说罢,师妃暄色空剑一震,天津桥上顿时剑气纵横,同时师妃暄曼妙身姿随风而动,电光闪动间就已杀到婠婠身前。

    虽然先前联手合击严凌,但师妃暄可没有忘记婠婠趁她分神之时,曾两次偷袭于她,现在严凌一走,师妃暄肯定要找回场子。

    但婠婠可不是严凌,明知师妃暄人多势众,还要强行跳出来装逼,婠婠根本不与师妃暄交战,免得被缠上之后走也走不掉。

    正邪不两立,婠婠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被师妃暄缠住,净念禅院的了空和四大金刚必定不会袖手旁观,肯定会趁机除掉魔门的杰出弟子,削弱魔门实力。

    因此婠婠催动天魔气场凝滞满天剑气,手中丝带与师妃暄剑尖相碰,借力远遁,消失于洛阳城中。

    师妃暄从空中落到天津桥上,身姿曼妙,气质出尘,精致秀美的脸上略带潮红,显然这次大战消耗也是极大。

    侯希白挣开徐子陵的搀扶,几步来到师妃暄身旁,关切地问道:“妃暄无碍吧?”

    与严凌有过交手的侯希白很清楚严凌手上功夫有多可怕,而师妃暄与之交手良久,想必也要被严凌拳上那变幻莫测的拳劲所伤。

    “这位严公子实力的确超凡,不过有了空大师在一旁牵扯,他也无法发挥全部实力。”师妃暄挺立桥上,神色如常,将目光从婠婠消失的方向转向来到近前的了空大师与候希白身上。

    侯希白松了口气,师妃暄无事便好,而了空则是神情凝重道:“也不知此人是何来历,如此高强的武功,在江湖上却毫无名气。”

    “是呀!”师妃暄也是轻叹道:“江湖之大,藏龙卧虎,总有许多高人隐世不出。”

    侯希白见师妃暄情绪低落,忽然神色一动,转头对徐子陵道:“子陵兄好像知道此人来历,不知可否告知我等?”

    徐子陵与寇仲相视一眼,回道:“有何不可,只是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严凌武功高强,嗜武成痴,是关中李世民麾下大将,替李世民统领骑兵,纵横沙场,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

    “严凌是李世民麾下大将?”师妃暄娇呼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中带有一丝不解。

    了空也喃喃道:“这是为何?”

    静念禅院想来与慈航静斋共同进退,交往甚密,慈航静斋选择李世民为天下明君的事情,静念禅院也是知晓的,正因如此,了空才无法理解严凌为何要盗取和氏璧,难道他不知道师妃暄本来就要将和氏璧交由李世民保管吗?

    严凌当然知道,但和氏璧落入李世民之手,那严凌还怎么使用和氏璧易经洗髓。严凌说是不愿李阀成为众势力的眼中钉,其实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而已,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让自己更加强大!

    师妃暄与静念禅院众人很是不解,只有见到严凌吸收和氏璧能量的寇仲三人组隐约明白严凌盗取和氏璧的用心,但他们可不会向师妃暄等人解释,只是将猜测放在心中。

    严凌不管他人如何猜测,离开天津桥后,就随便找了个僻静无人的地方,闭目养神,调理气息,同时吸取战斗经验。

    直到第二天天亮,严凌才睁开双眼,径直往洛阳城外而去,既然已经吸收了和氏璧的能量,而且也与正邪两道最为出色的传人交过手,严凌此行目标依然完成,自然也就可以赶回长安,继续征战沙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