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天刀当空
    满天飞雪尚未停歇,运河之上行驶着两艘战舰,这是寇仲从少帅军中调出的船舰,用来护持李世民此行安危。

    李世民、寇仲、徐子陵和严凌同乘一艘船,另一艘则是少帅军中寇仲的精锐亲兵,这配置足以证明寇仲确实是对李世民上了心。

    舰队一路南下,而严凌也没有闲着,除了日常修炼,他还与徐子陵等人探讨武学心得,提高武学修养。

    不得不说天命之子就是无解,严凌有着战场煞气这快速提升修炼速度的利器,但修为也没能拉开寇仲和徐子陵两人。

    如今寇仲领悟天刀意境,自创井中八法,实力已然逼近宗师,而徐子陵更是习得九字真言,观看不死印法秘卷,于武学上的造诣绝不在寇仲之下。

    相比而言,严凌却只是实力强绝,于武学上的修养并不比寇徐两人强到哪儿去,一番交流之下,严凌也算是大有收获。

    “还有一个时辰便到了,秦王可曾做好准备?”

    严凌四人站在船舰甲板之上,一同欣赏两岸美景,途中寇仲问道。

    “尽力而为!”李世民目光游离,低沉回道。

    一到南方地界,天气骤然暖和许多,在洛阳还是大雪封路,到了岭南却有阳光照耀,两地风景截然不同。

    船舰刚到岭南,宋阀便有人前来迎接寇仲,领头者是“银须”宋鲁,其自创“银龙拐法”,在江湖上也有一番名气,最重要的是此人心性纯真,亲近寇仲,有他在其中周旋,寇仲在宋阀之中才会轻松许多。

    宋鲁的到来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天刀宋缺已经提前得知了李世民的到访,这令寇仲等人心中大惊,但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行人只得硬着头皮前往宋缺在岭南的闭关之地--宋阀磨刀堂。

    严凌、李世民连同寇仲和徐子陵都等在磨刀堂外,待进去通报的宋鲁出来示意之后,方才走进这天下闻名的刀客圣地。

    磨刀堂简朴大气,空荡的堂院四周隐有一股股凛然刀意袭来,压迫众人神经,严凌心中一动,闭目感应,恍然间似乎发现一个浑身散发着通天刀意的男人在此地磨拭长刀,浑身刀意在磨刀的过程中一点点淬炼精纯,收发如心!

    尚未见到宋缺,严凌便从磨刀堂四周残存的刀意中了解到天刀宋缺的可怕之处,昔年留下的刀意尚能对人造成压迫感,可想宋缺本人该是何等可怕!

    严凌和李世民跟在寇仲身后,一路走过石阶,穿过大门,抵达大堂,而名震天下的天刀宋缺已然在此等候多时。

    严凌抬眼望去,只见宋缺两鬓微霜,但容貌不显丝毫老态,脸庞英俊,双眼深邃莫测,神采飞扬,不亏天下第一美男子之称。

    宋缺背负双手,渊渟岳峙地立在磨刀石前,深不可测的眼神从寇仲、徐子陵、李世民身上飘过,直到看见严凌之时才缓缓停住,淡然道:“这位应该就是秦王麾下第一大将严将军吧,今日一见,方知秦王战无不胜,并非毫无缘由!”

    严凌拱手笑道:“宋阀主过奖!”

    宋缺收回目光,仰望苍穹道:“现在你们出现在我眼前,可知天下已在我掌控之中,一旦我拒绝你们的来意,秦王可有命在?”

    说到最后,宋缺将眼神落在李世民身上,滔天气势压在李世民心神之上,使得李世民身体微微颤抖,似在承受无穷压力。

    见此,严凌踏前一步,挡在李世民身前,双眼对上宋缺视线,将李世民身上的压力嫁接在自己身上。

    这一刻,严凌只觉整个天地都站在了他的对立面,宋缺眼中蕴含天地大势,这天、这地、这人,三者于这一刻浑然一体,共同压迫严凌心神。

    此时严凌仿佛进入了另一个次元,脚下大理石铺就的地面无限延伸,四周寇仲和李世民等人尽在眼中消失,只有远方宋缺的身影无限拔高,如同顶天立地之巨人,而严凌则是这巨人眼中蝼蚁,不值一提。

    这是严凌出生至今,遇到过的最为可怕的高手,仅凭精神境界就能将他压制到如此地步,这令严凌领会到了宗师级高手的恐怖之处。

    宗师交手再不局限于真气和**比拼,还有精神境界的压制,领悟不够,根本不能再宗师级高手的精神压迫下出手反击,只能坐以待毙。

    但严凌终究不是常人,人有三宝精、气、神,三者相辅相成,严凌磨练一具强悍**,精、气强盛,以之孕育而出的神又能差到何处?

    何况严凌在精神上也并非毫无建树,常年征战沙场,在冥冥中与三百亲兵精神共振,精神早已淬炼得精纯无比,不弱任何宗师。

    严凌心神震动,铁血气息弥漫全场,在那虚无缥缈的广阔精神空间中,孤身一人的严凌身后有千军万马显现,带着人定胜天的必胜信念朝着远方的巨人发起生命中最为璀璨壮烈的冲锋。

    “啪!”

    严凌耳中似乎传来一道玻璃破碎的声音,与此同时,虚无缥缈的精神空间中,那属于严凌和宋缺的身影也渐渐模糊,整个空间最终消散于无形之中!

    “哼!”

    严凌闷哼一声,身体微微一恍,显然此次精神交锋他是处于下风,不过宋缺也不好受,天刀意境被严凌铁血冲击,脸上也是气血上涌,没能彻底压制严凌。

    “宋阀主心怀天下,当不会不知此时中原已经处于危急存亡的边缘,南北继续对峙带来的后果必是突厥入侵,马踏中原,到时受苦的还是我汉家百姓!”

    李世民在严凌上前挡住宋缺气势之后,精神一松,连忙整理思绪,沉声说道。

    宋缺呼吸平缓,已从精神对拼中回过神来,语气凌厉道:“那请秦王答我,你有何治国良方?”

    洞察万物的天刀意境是宋缺多年厮杀磨练出的至高意境,天刀之意早已融合在宋缺的一举一动之中,此刻言语如同挥刀出手,直刺要害。

    的确,南北合流是使中原大地免受异族侵害的最佳方法,但为何是寇仲投降,而不是李世民束手?

    李世民面无惧色,不卑不亢道:“世民不才,如能登上帝位,那时不论华夏夷狄,均兼爱如一。不服者征之,既服之后,则视如一国,行胡汉融合之策,以汉族包容之态,汉化天下异族。到了那时,天下之大,唯有汉统万古流传!”

    李世民一番话对宋缺冲击极大,宋缺一生坚持汉统,却从未有过李世民这种包容万物的胸襟,这令宋缺神情渐渐柔和,明白了寇仲为何甘愿将天下至尊之位让于李世民,也只有李世民宏伟心愿才配得上这君主之位!

    寇仲等人见宋缺态度软化,一时间也是脸露笑意,看到了此行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