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老狐狸与小滑头
    ,!

    秦文远是个老道的商人,待人接物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

    他不收这个钱,应该跳不开四伯吴长路的关系。

    毕竟做个顺水人情,在房州统军面前卖一个好,这其中的好处可不是几百个大钱就能买得来的。

    这老商人聪明就聪明在,他不是直白的不收,而是找了一个极其巧妙的借口又帮了吴宁一把。

    ......

    “一百文一晚的客店和五百文一晚的客店其实都一样,贵!”

    “可不同的是,若是店家敢要五百文一晚,那住店的人可就要想一想了,他凭什么那么贵,是不是有什么过人之处?”

    这句话点醒了吴宁,对哈,这不就是后世的奢侈消费吗?

    奢侈品真的值那么贵吗?当然不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贵,其实也是它的卖点之一。

    “多谢老丈赐教!”吴宁深施一礼,诚然拜谢。

    秦文远亦只是淡然一笑,“商户驱利之小道,不足挂齿。”

    说完,再不提钱的事情,安心陪着吴长路吃饭。

    倒是吃完之后,吴长路有事在身,先走一步。

    待院中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秦文远又找上了在灶房洗碗的吴宁。

    “吴小郎君,有一事不明,还望赐教。”

    而吴宁占了人家的便宜,又得了人家的主意,自然愿意帮忙,“不知老丈何事不明?”

    只见秦文远指着灶台上的一点剩饭,“小郎君这饭菜似有不同啊?”

    “哦?”吴宁玩味一笑,“有何不同?”

    “老夫也说出到底哪里不同,只不过,只不过味道更为鲜美。”

    吴宁一听,得,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心说:“当然不同,加了鲜汤的饭菜,和这个时代没加鲜汤的一比,味道可不是差了一星半点。”

    心中大感有趣,“老丈怎么还关心起庖厨之务了?”

    “哈哈哈哈。”秦文远大笑,“小郎君别误会。”

    以为吴宁这一问是心存戒备,急忙道:“想来小郎君必是有厨艺秘法,才可把饭菜做得如此鲜美,老夫可没有窥人隐秘之意啊!”

    像什么秘方啦,独门绝招之类,在这个时代那可是及其私密之事,甚至是活命的本钱,一般人可是藏的严实着呢,怎能容它人窥探?

    “不过......”

    话锋一转,“若小郎君真有秘法,老夫倒是愿意奉上银钱,讨教一二。”

    好吧,说来说去,还是奔着秘方来的。

    这也无可厚非,秦家在房州号称巨商,族中产业从粮铺、布庄,到酒楼、杂店,几乎涵盖民生各业。

    而恰巧的是,酒楼是秦家各产之中最大的一支。如果吴宁这真有秘方,秦文远怎么可能不生出求教之心?

    而且,秦文远很直白,花钱买。看那架势,只等吴宁随意开价便是。

    那吴宁卖不卖呢?

    废话!吴老九要是知道一锅汤也能卖钱,他早就进城挨家吆喝了。

    这老头也是算准了吴宁缺钱,才开的这个口。

    至于开什么价合适......

    “哈!!”

    “老丈原来是问这个啊?”

    两手一摊,“这算什么秘方,不过是一锅鲜汤尔。”

    说着话,直接就把一旁的汤锅给掀开了。

    “饭菜的做法并不精细,比酒楼里的大厨差远了,奥妙只在这一锅汤水之中。”

    “不管做什么,加上那么一勺,保准鲜香无比,美味非常。”

    “哦!?”秦文远大为惊讶,脸上喜色难掩。

    原本他以为那砂锅饭和汤菜有什么特别之处,才来请教,没想到的是,原来是这一锅汤的功劳。

    照吴宁这么说,那不是什么菜品里都可以放上一点,什么菜品都能变得美味?

    要知道,一两个拿手好菜那顶多就是锦上添花,可要是所有饭菜都上一个档次,那就足够他傲视房州各家名楼了。

    急切道:“小郎君这一锅鲜汤可愿卖与老夫?”

    “放心,价钱好说!”

    ......

    “又让我出价?”吴宁心中腹诽,“我知道这一锅汤值多少钱啊?”

    大手一摆,“什么钱不钱的,不就一锅汤嘛,老丈且稍等片刻。”

    说着话,进到屋中,取来吴启的纸笔,把那一锅汤的配料尽数落于纸上,甚是详尽。而且,连他没找着的海带都写了进去,可谓是毫不藏私。

    写完之后,往秦文远手里一塞,“拿去!”

    “......”

    秦文远捧着那张纸啊,都特么快哭了。

    心说:你大爷的,小兔崽子啊,给老夫玩阴的!

    老头儿现在有点想给吴宁退回去的冲动,可是又舍不得。

    以他老道的商业眼光,他隐隐有种感觉,这个秘方对秦家酒楼的意义将是不可估量的,是他击败王家的翠馨楼,独占房州的一个契机。

    “好吧!”老头儿最后还是咬了咬牙,向吴宁一拱手,“多谢厚赐,老夫必有回报!”

    说着话,也不在吴宁这儿住了,怀揣着那张秘方就要回城。

    ......

    ————————

    送走了秦文远,吴启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到了吴宁身边。

    “就这么白给他了?”

    这不像吴宁啊?真被祖君和他爹给教育老实了?

    “看秦文远那神情就知道,那锅汤说不定真能卖不少钱呢,你怎么就白送了呢?”

    “白送?”吴宁鄙夷地斜了吴启一眼。

    “等着吧,等着他给咱送钱来!”

    吴启不信,“秘方都拿走了,他傻啊,还给你送钱?”

    “就因为他不傻,所以一定会把钱送过来。”

    “为啥?”

    “因为你爹是房州统军!”

    ......

    说白了,从头到尾秦文远都表现的足够大度,足够友善,也足够讲义气。

    但是,一些小的细节却是让吴宁看出了这老头儿的真实心思。

    首先,那房钱,还有那个五百文一晚的主意,可不是给吴宁的。

    你换个别人试试?秦文远才懒得搭理呢,更不会在自家也有酒楼、客店的情况下给吴宁支招。

    说白了,那是因为房州统军在那儿坐着,他要巴结吴长路。

    那个钱和主意是给吴长路的。

    其次,为什么要等吴长路走了之后,他才来找吴宁,而在饭桌上时却一字不提,连个表情都没显露出来?

    说明这个人心思很深,他在外面听见老祖君,还有四伯的话了,那不但是在教育吴宁,也表现出了二人对商户的不屑。

    所以,在饭桌上,当着吴长路的面,他避开了这个话题。

    况且,为了一个不知道有没有的秘方就把刚刚到手的人情用出去,不划算。

    事后再来找吴宁,一来吴宁年纪小,好说话;二来吴宁刚得了人家的好处,不好拒绝,更容易要来秘方。

    只不过,秦文远没想到,吴宁会给他来这么一手——白送!

    要是别人,白送就白送,他还省了买秘方的钱。

    可是吴宁不一样,他特么是统军的侄子,这就难办了。

    正如后世的一句话,“随便”和“白给”那才是最贵的啊!

    吴宁不知道那锅汤能卖多少钱,只得让秦文远自己出价喽。看在四伯的面子上,这老货应该会给一个“公道价”吧!

    “日!”听了吴宁的解释,吴启直接就骂娘了。

    “一个老狐狸,一个鞋头,用不用这么绕啊?”

    指着吴宁一阵数落:“看来,我爹和老祖君刚刚是白教你了!”

    “屁!”

    吴宁淬了一口,“两码事!”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