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癔症
    ,!

    吴长路教给吴宁的是道义,是立身之本。

    可是,与秦文远相互算计,那是处事之道。

    两者有关联,但是不冲突。

    你不能把对人的善意用在秦文远这种人身上,至少不能刚一认识咱们就坦诚相见吧?

    那是愚善,必然吃大亏。

    吴宁认同吴长路的道义,也可以遵循这个时代的生存法则,他更可以做一个“好人”。可是,吴宁同样丢弃不了在后世建立起来的认知。

    他宁可当一个狡猾的善人,也绝不做一个老实的弱者。

    也许,同时拥有大唐的道义,还有后世的圆滑,这才是他这个一无是处的穿越者最大的优势吧!

    ......

    ————————

    话说回来,秦文远这回真让吴宁给算计到了。

    他本来已经做好了准备,哪怕吴宁狮子大开口,要出一个离谱的价格,他也能勉强接受,毕竟那是吴长路的侄子。

    能与一方军府要员结下善缘,比什么都值。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吴宁不出价,这让他怎么给?

    真的白拿?怎么可能?吴长路那关就过不去。这是颜面问题,你一个商户,敢占我侄子的便宜?

    那就不是结缘,而是结仇了。

    可是,给多少?

    秦文远还真就不知道了,但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

    回到家中,亲自嘱咐管家去集市采买,而且不能让任何人看见。

    等东西拿回来,又自已钻进厨房,要亲自动手试上一试。

    鼓捣了一个下午,结果那么一试,秦文远哭了。

    还真管用,不管是什么菜,什么汤,放那么一小勺,立马味道就变了,那叫一个鲜美,充分体现了味精在大唐的威力。

    可是既然好用,秦文远为什么要哭呢?

    因为,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我这得给那小兔崽子多少钱啊!

    又把自己关在厨房半天,细细地琢磨,直到厨娘要进来做晚饭了,秦文远这才回过神来。

    赶紧把那一锅熬好的鲜汤尽数倒掉,然后把灶台清理得干干净净,看不出一丝痕迹,这才出了灶房。

    把管家秦福叫来,“账上还有多少余钱?”

    “回主家的话,前日刚盘过库,大概能动的银钱有六七百贯。”

    “嗯?”秦文远一怔,“怎么就这么点?”

    “回主家,妙娘她......”

    “妙娘怎么了?”

    “妙娘前几天从库里支了五百贯,给观音庙添了香油钱。”

    秦文远一听,气的差点没跳起来,“捐给庙里五百贯!!她....她,她...”

    她了半天,最后“败家”二字却是没说出来。

    他秦文远老来得女,就这么一颗独苗,平时宠溺得不行,为点身外之物咒骂宝贝女儿,他舍不得。

    “罢了!”

    长叹一声,吩咐道:“从账上支五百贯,送到城南下山坳的寻翠居,就说.......多谢厚赐!”

    “多谢厚赐”四个字,是咬着舌头说的。

    秦福不知道自家老爷为何一下支出这么大的钱,可是既然吩咐了,他这个做家奴的也不好多问,只得应声退下。

    而秦文远看着秦福的背影,脸上却是半点笑颜也是欠奉。

    秦文远白手起家,靠着一身本事,闯下这么大的家业,即使堕为商户,受人白眼他也认了。

    因为他知道,这个世道只有有钱,别的都可以徐徐图之。

    可是现在,他老了,待百年之后,这份家业又能保住多少呢?

    指望他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宝贝闺女?

    想到这个,秦文远自己都摇了摇头。

    秦妙娘让她倚楼添香,举案抚琴还差不多,经营家业,却是半点可能都没有了。

    说白了,他之所以费尽心思,花大价钱把吴九郎的那张秘方弄到手,也是因为这一点...

    到时就算家业败了,有这张秘方在,也许酒楼还不至于维持不下去,那妙娘也就有个依靠了。

    或者,赶紧给妙娘找了个夫君?

    想到这,秦文远脑袋里,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出现了吴宁的那张奸猾的面容。

    那小子别看年纪不大,可是以秦文远阅人无数的经验来看,一看就善于经营的可造之材。

    如果能招他入赘,那秦家的产业不怕不兴盛。

    可是,想着想着,秦文远又开始否定。

    吴宁太聪明了,太工于心计,自己那个傻闺女哪里是他的对手。

    到时,家业经营的倒是不错,可是姓秦还是姓吴,那就说不准了。

    弄不好过上几年,妙娘人老色衰,他再寻个好的,把妙娘扫地出门,可如何是好??

    越想越不对味儿,秦老爷都快癔症了。

    吴宁在老头儿心中俨然成了背信弃义、阴险驱利的大唐陈世美了。

    “我的闺女是万万不能落在那小子手里的!”

    ......

    “阿爹!”

    正想着,一声糯糯的轻唤把秦文远生生从臆想之中拉了回来。

    抬头一看,“妙娘...”

    眼前一二八少女襦裙纱罩,亭亭玉立,不是自己那宝贝闺女又是谁?

    假装板起脸色,“这灶房之地,烟熏火燎的,妙娘跑这儿来做甚?”

    少女闻言,轻轻一拂,依旧是不紧不慢,娓娓动听。

    “听人说爹在厨房呆了一下午,女儿不放心,特来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秦文远一边说,一边把秦妙娘往远处推。

    “走走走,别把吾家宝贝闺女熏出一身羊膻。”

    .....

    ————————

    “妙娘啊!”

    父女二人在诺大的宅子里漫步缓行。

    “又给庙里捐钱了?”

    “嗯。”秦妙妙轻应一声,就再没了声息。

    “唉!!”秦文远长叹,和声劝道,“以后咱们能不能少捐些,毕竟......”

    他想说,毕竟你爹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

    可是没等他说完,秦妙娘却道:“观音庙近日收容了许多无家可归的乞丐和逃人,女儿看他们可怜,就捐了些钱,设了粥厂,想来也算是为父亲积德求福了。”

    “哦....哦。”

    秦文远把后面半句生生咽了回去。

    “好事,爹支持你!”

    “嗯。”

    秦妙娘又是只应一声,再无片语。

    ....

    “对了。”秦文远又道,“本来呢,爹今日去问仙观了,想从肖仙长那里给你求一支签。可惜,上山的人太多,没求成。”

    “嗯。”

    “想来想去,索性就躲过这几天吧,等过几日人少了,妙娘自己上山便是,顺便让肖仙长给看观一观面相。”

    “嗯。”

    “......”秦文远也没话了,自家闺女就是这么个清清冷冷的性子。

    “行了,回屋歇着吧,等晚饭好了,爹来叫你。”

    秦妙娘一拂,“女儿恭送爹爹。”

    “嗯。”秦文远背着手往回走。

    走了几步,似是想起了什么,“对了......”

    “上山的时候,离那个寻翠居远点!”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