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影帝级表演
    ,精彩小说免费!

    肤若凝脂,吹弹可破......

    满分!

    蜂腰翘臀,曲线婀娜......

    满分!

    羞涩中带着惊慌,惊慌中溢满愤怒,愤怒中还掺杂着一丝无助......

    还是满分!!

    淡定,淡定,淡定淡定淡定!!

    心跳有点快,很快!非、常、快!

    我很热,脸颊有点烫,非常烫!!

    淡定淡定淡定!

    鼻孔有些痒,有东西要喷薄而出。

    不行!一定不行!

    我是受过岛国高等启蒙教育的人,淡定淡定淡定......

    一定不能流鼻血!

    我叫吴老九,一个集沉稳与智慧于一身的男子!

    “啊!!!”

    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把吴宁生生从自我催眠之中拉了回来。

    冷静!

    一定要冷静!

    吴宁迅速观察周围的形势。

    两个**、一个浑身湿透的型男、一张大床,还有散落各处的衣物......

    不行!场面有点暧昧,非常十分特别尴尬!

    此时,**的怒气值正在不断攀升,马上爆满。

    她要放大,会失控!

    自己很可能被当成淫贼。

    于是,在香兰即将喊出“大胆淫贼”的一瞬间......

    吴宁决定撒一个谎:

    右脚后撤,重心后移,身体顺势撞向门框....对!就是那种惊慌失措的样子。

    顺便还要把门撞上,以免吴黎、吴启那两个憨货来搅局。

    双目瞪圆,目无焦距,嘴巴张大,目光....

    动!!

    特么动啊!移向大床的方向,偏离**三十度....对!就是余光看得到,但是让**觉得我没在看她的样子。

    手臂平抬,同样指向大床,颤抖....

    加一点颤抖。

    ....

    完美!

    下面....请开始我的表演。

    ......

    ————————————

    “大胆淫....”

    香兰怒嚎还未出来,吴宁已经抢先一步,指着空空如野的大床,惊叫莫名:

    “谁!!!谁人擅闯我的房间!?”

    ......

    ......

    完美!

    这一波影帝级别的表演,传达了两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第一,这是我的房间!

    对,我的!这一点非常重要。

    第二,我是一个瞎子,一个什么都看不见的瞎子!

    “......”

    “......”

    果然有效,香兰的怒气值在缓慢下降,而秦妙娘惊慌、愤怒、无助的眼神之中又多了一份疑虑。

    香兰弓着身子,用双手胡乱地掩盖着周身。可是哪里掩盖得住,下意识缩到秦妙娘身后,用另一具酮体遮掩自己。

    干的漂亮!

    吴宁心里那个美啊,可是影帝级的表演不能结束,还要继续。

    在墙角一摸,一把扫帚就攥在了手里,胡乱在身前挥舞。

    “谁!说话!!”

    如此一来,二女戒心再减,香兰盯着吴宁,疑然出声:“你....你有眼疾?”

    他-娘-的,老子等你这句半天了!!

    吴宁心安理得地把身子转向声源所在,直视过去。

    “我,我没有!!”

    “我眼神儿好着呢!”

    “你.....”

    “你别过来!”

    “呼...”香兰心中大定,放心地拍了拍胸脯,原来是个瞎子。

    “你别紧张,我们不是坏人,是外面那个婶子让我们主仆来避雨的。”

    秦妙娘也是放心不少,可是脸上的神情却无半点松弛。

    自己衣不掩体,却与一个男人共处一室,就算是个眼盲,也让她委屈地想哭。

    红着眼圈,赶忙把襦裙从躺椅上拾起来抱在身前。

    “婶子?”吴宁疑声道,“可是一个怀有身孕的婶子?”

    “对对!!正是!”

    香兰急急点头,俏皮一笑,“看吧,我们可没骗你呢。”

    “哦.....”

    吴宁终于放下扫帚。

    “那是隔壁的五婶,帮我看店的。”

    说着话,摸着墙,寻到案边的矮凳,还是那么心安理得地坐了下来。

    “你们是上山的香客吗?”

    “实在不巧,肖道长进城做法事了,要七日方归,这趟怕是要白跑了。”

    秦妙娘、香兰:“.....”

    “不过没关系,我这院子本就是开门迎客的客店,要是雨不停,住下也无妨的。”

    秦妙娘、香兰:“.....”

    “五婶把壁炉点着了吧?用不用我给你们加点柴?”

    秦妙娘、香兰:“.....”

    “长罗山四时景致还是可以的,你们可以多来。”

    “小郎君....”秦妙娘已经快哭了,急声打断甚是窘迫,“小郎君,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让我把衣服穿上行不行?

    ......

    出去?

    吴宁心说,你太残忍了吧?多待一秒都是赚的,你让我出去?

    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抖了抖身上的湿衣,“要出....也是两位小娘子出去吧,让小子先换一身干衣。”

    可是,说完吴宁就后悔了。

    转念一想,我本来不是急中生智,化解危局的吗?怎么演着演着,成了耍流氓了?

    心中忽的一紧,突然好生无趣。

    另一边听到吴宁让她们出去的话,香兰下意识抢白:“我们怎出去啊!?”

    又觉不妥....

    可不能让这村汉知道我们是....光着的。

    一旁的秦妙娘闻罢,则是全身紧绷,无所是从。

    既不敢说出因由,又对吴宁的话无可反驳。

    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等窘境?

    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渐渐的两滴清泪顺着眼框就下来了。

    楚楚可怜之态,让吴老九这个臭不要脸的都看得心头一痛。

    更要命的是,秦妙娘掩在胸前的玉臂似是用力过猛,微微颤抖,一双椒乳生生挤出一条深沟,划出肚兜还不自知。

    ......

    “唉!!”

    吴宁甚是失落,长叹一声,摸索起身。

    “两位娘子来者是客,小生告退....”

    二女闻言,如蒙大赦,齐齐下拂,“多谢小郎君。”

    吴宁一边往出走,一边摆手,“不用不用,一会儿我去弄两碗姜汤让五婶端过来。”

    “大冷的天,别着凉。”

    说着话,人已经到了屋外,顺手还把门关上了。

    直到门彻底关严,二女才大石落地,如弹簧一般,迅速穿衣。

    秦妙娘梨花带雨,轻声抽噎:

    “这寻翠居,我再也不来了。”

    至于门外的吴宁....

    站在门前,仰头望天久久回味。

    良久,抬手在鼻下一抹,入手殷红,全是鼻血。

    “唉.....”

    “小小年纪,怎么就那么‘凶’呢?”

    看了眼正房那边,隐隐传来吴黎、吴启,还有虎子的笑闹之声。

    想来想去,站在秦妙娘的门口没动。

    门栓是坏的,除了我,可不能再让人闯进去了。

    ......

    ——————

    吴宁不知道,此时在院门的草檐下,正有一双眼睛贼溜溜地盯着他。

    那人一身文士装扮,帅的不像话。缩在门檐下,让雨淋的北都快找不着了。

    见吴宁窜着鼻血从房中出来,“呸!”

    恶狠狠地淬了一口:“怎不流血流死你个村汉!”

    孙伯安心里还挺美:

    把秦妙娘追丢了,倒是见到了这小兔崽子身染恶疾,也算不枉此行喽!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