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真相只有一个
    ,!

    孙伯安相中了秦妙娘,这在房州城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放言要纳秦妙娘为妾,亦不算什么新闻。

    是实上,秦妙娘出城的时候,已经被孙大公子好顿纠缠,孙伯安当然也知道秦妙娘出城是去问仙观。

    可是,明知肖道人不在观中,却偏偏没有告诉秦妙娘。

    这货已经打定主意,等秦妙娘无功而返这时,他再适时出现。

    从长罗山到房州城这五里路程,两人并肩长谈,还怕不聊出一丝情愫来?

    可惜,老天爷皮了一下。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不但没能让他伴美同归,反倒浇成了落汤鸡。

    此时。

    雨一直下,气氛不太融洽。

    吴宁站在回廊里擦着鼻血,犹在回味。

    而孙伯安只能猫在门檐下,感受那冷冷的冰雨胡乱地拍。

    “下吧。”廊道中的吴宁由衷长叹,“最好下到夜,她们也就回不去城,还可相处一晚。”

    等等,孙伯安眉头紧皱,放飞想象。

    她(他)们?哪个他们?男的他们,还是女的她们?

    我叫孙伯安,一个集沉稳与智慧于一身的男子,只凭吴宁三言两语即发现了隐藏在表象背后的不寻常。

    他(她)们?回不去城?还可相处一晚......?

    种种蛛丝马迹表明,他跟丢的那个秦妙娘很可能就在这家客店之中。

    想到此处,孙伯安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要继续潜伏,一探究竟。

    ......

    也许是老天爷可怜孙大公子的惨状,没过多一会儿,雨就由大变小,有渐停之势。

    孙大公子怕在门口太显眼,猫着腰,转移了阵地,隐藏在篱笆墙的阴影之中。

    院内的吴宁还站在回廊里没动,没一会儿,隔壁院出来一位妇人,顶着小雨,小跑进了寻翠居。

    妇人进院就看见了吴宁,“哟,九郎回来了啊!”

    看着吴宁身后的房门,“那什么?那位小娘子还在房中吗?”

    听听,两位小娘子!

    孙伯安激动莫名,我果然机智,那两位小娘子十有**就是秦妙娘主仆。

    继续听下去。

    “啊...啊?”吴老九有些慌乱,“在,在的。!”

    “哦。”

    五婶放下心来,念叨道:“这两位小娘还真不会挑时辰,赶着大雨上山,婶子把她们请进来的时候啊,浇的那叫一个通透。”

    “看她们可怜,就生了火,让她们主仆烤烤衣裙。”

    “唉!?”王婶似乎想到了什么,斜眼看着吴宁,“你个愣小子,没闯进去吓着人家小娘吧?”

    “没!”吴宁急忙摆手,“没有!”

    “真的?”五婶见吴宁那个表情就不太对,“你没进去?”

    “真没!”吴宁哪肯承认,一指身上,“没看我连衣裳都没换吗?”

    等等,院外的孙伯安心头一惊,他在撒谎。

    他一眼就看出吴宁在撒谎。

    至于为什么?

    那不废话吗?他亲眼看着吴宁从那个房间里出来的。

    淡定,淡定,一定要淡定!

    吴宁的脸色有些红,眼神有些飘忽。

    他在撒谎,他为什么要撒谎?难道他在屋中做了什么亏心事?

    淡定,淡定淡定!

    继续听下去。

    “行了!”五婶继续说话,“你个男娃子站人家小娘门口算怎么回事?回屋换衣裳去吧,婶子在这儿守着。”

    “哦....”

    吴宁应着声,恋恋不舍地又瞥了眼一客房,朝自己屋走去。

    这时,雨更小了。

    吴黎、吴启,还有虎子,从正房门前探出头来,“老九,你怎么才回来?”

    吱嘎,客房的门,应声而开。

    秦妙娘与香兰牵手走出,同样的面颊通红,眼神飘忽。

    见五婶在门前,慌张地一拂,“多谢夫人相助!”

    五婶大乐,看着秦妙娘一身的干爽,“这衣裳干的倒快。”

    “婶子就说嘛,点上壁炉,脱下来烤一烤,干了再穿,那多舒服。”

    “两位小娘子先坐着,我让九郎给你们弄碗热汤,驱驱寒气。”

    二女一听,下意识看向吴宁。

    而吴宁本来看着秦妙娘有些痴傻,立马双眼变换焦距,装起了瞎子。

    “两位娘子稍等,小生这就去煮上两碗姜汤来。”

    说着话,摸索着,艰难地找向厨房。

    “老九,你有病吧?”

    吴黎一脸的不解,这货什么情况?怎么还摸着走了?

    而且,小生!?

    亏他说得出口,他听着都一身鸡皮疙瘩。

    捅了捅吴启,“他咋了?”

    可惜,吴启没搭理他,看着秦妙娘两眼发直,“妙娘....”

    秦妙娘本来就是想快些离开这是非之地,哪有心思喝什么热汤?

    看见吴宁,更是烦乱。

    结果,吴启那一声轻唤,让她这才发现,原来房州统军家的公子也在这里。

    回想刚刚的不堪,更是没脸留下,急急忙忙向五婶再次一礼。

    “不敢劳烦,小女子告退!”

    说着话,拉着香兰,逃似的奔入雨中,转眼消失在院外。

    ......

    ——————————

    孙伯安迅速分析院中诸人的对话。

    那妇人说,脱下来烤烤会干的快,秦妙娘的衣服也果然是干的。

    吴宁神色慌张,眼神......

    还哪特么有眼神?这货现在就像是个瞎子。

    再结合吴宁从秦妙娘房里出来,却不想让人知道!!

    脱下来....进来了又出来了。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

    孙大公子是一个集沉稳与智慧于一身的男子,在这瞬间,他没有追着秦妙娘而去,而是做出一个决定:

    “村汉!!”

    “我跟你拼了!”

    猛地蹿起身形,一脚踹折篱笆,掰下一根最粗的,嗷嗷叫着就冲进了院儿。

    哦靠!!

    吴宁大惊,这怎么还猫着一个?

    一看是孙大公子,瞪时眼珠子一立,“你他娘的叫谁村汉!?”

    而吴梨和吴启见孙伯安拎着棒子就冲了进来,脑海中突然想起吴长路前一段说过的话......

    “他吴宏德的儿子要是敢来找事儿,老子砸了他的府衙!!”

    对视一眼,来吧!老的都不怕,咱们怕他个馕球!?

    干!

    兄弟俩交换过眼神,一个剑步就冲了出去,飞起就是一脚......

    走你!

    孙伯安还在那骂呢,“村汉!我日你祖宗,敢玷污我的妙.....”

    啪叽....

    孙大公子毫无悬念地倒飞出去,栽倒在泥地里。

    ......

    雨水星星点点地打在脸上,让孙大公子有点睁不开眼,只看见那恼人的村汉已经站在了他的脑袋旁边。

    “记住了......”

    吴宁阴森的声音居高传来:

    “从今儿个开始,她是老子的!”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