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到底是不是缘分
    ,!

    雨最终还是停了。

    此时,吴宁和吴黎、吴启坐在房檐下,看着草檐上的积水滴答滴答的往下留。

    虎子也在,不过这货已经倚在土墙上,半梦半醒的流着哈喇子了。

    “你真相中秦妙娘了?”

    吴启瞅着吴宁,“不仗义啊,那可是我的女人!”

    “得了吧你!”吴黎瞪了他一眼,都没用吴宁张嘴。

    “谁还不知道你,见一个就相中一个。都让着你,我和老九得打一辈子光棍儿。”

    “你不是还有李四娘吗?”

    “对啊!”吴启还挺有理,“李四娘娶回来做妻,秦妙娘可以做妾嘛。”

    “滚!!”

    吴黎一脚踹在吴启的矮凳上,要不是虎子在一边儿挡了一下,吴启差点坐地上。

    “怎么了?怎么了?”

    虎子被撞醒,迷迷乎乎就开始咋呼,“人呢?给我追!”

    三人一翻白眼,竟特么马后炮。

    刚刚他们三个把孙伯安踹地上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往上冲呢?

    倒是孙伯安好汉不吃眼前亏,落荒而逃的时候,吴三虎这货抓起一把泥巴甩了出去。

    “动我兄弟,弄死你!”

    ......

    “说正经的!”吴黎板起脸来,瞪着吴启,“这回不许跟老九抢!”

    “嘿嘿。”吴启谄媚讪笑,“八哥怎么还当真呢?”

    “想来想去,我觉得吧,像秦妙娘那种清清冷冷的,还是不太适合本公子,还是李四娘好。”

    “欢实!老是笑,还有两个小酒窝,那叫一个勾人。”

    “哼!”吴黎冷哼一声,“那虎子也挺欢实,你娶了吧。”

    “他不行。”吴启嫌弃地斜了一眼虎子,“长的丑,还又懒又能吃,这辈子估计嫁不出去了。”

    虎子不服气:“俺娘说了,能吃是福。”

    “一边去!”

    ......

    ————————

    见吴宁目无焦距地望着山下,吴启捅了捅他。

    “还想呢啊?我跟你说哈,想归想,可是祖君和我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你还是悠着点吧,毕竟是商户,以后麻烦着呢。”

    吴宁收回目光,“我是个逃户,还不如商户。”

    “那可不一样。”吴黎接过话头,“你说你识文断字儿的,脑子又好使,还有四伯的关系在那儿摆着。”

    “等哪年皇帝他老人家一高兴,大赦天下,你不但能落了良籍,兴许还能考个官儿当当呢!”

    “......”吴宁不说话了。

    门户之见,在这个时代是绕不开的话题的。可是,缘份这个东西,一但来了,谁又能说得准呢?简单的一个门户就挡得住的吗?

    好吧,缘个屁的份?

    吴启他们说这些也不着边儿,因为现在吴宁自己也搞不清楚,刚刚对孙伯安怎么就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你说是缘份吧?这东西说不清,也摸不着,也许就是突然见着个漂亮的起了色心,过几天就淡了。

    你说是见秦妙娘被自己欺负的梨花带雨的样子,心生负罪感吧?好像也不是,吴宁自认还没那么圣母。

    可是,一想到孙伯安那个二愣子惦记秦妙娘,吴宁就有压不住的火气。

    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立下这么个flag。

    关键是,这特么是个地狱级难度的任务啊。

    先不说能不能跨过老祖君、丑舅,还有四伯这道坎儿。

    人家秦文远那么大的家业,能不能看上他这个山沟里的穷小子还是个事儿呢。

    更无解的是,秦妙娘要是知道吴宁是装瞎,完了还赖在屋里不肯走,估计杀了他的心都有了吧?

    ......

    “唉,躁动的青春,少年维特的烦恼啊!”

    “啊?”

    边上的三个兄弟不由一怔,“老九说啥?维特是谁?”

    吴宁烦的很,敷衍道:“一个为爱殉情的傻叉!”

    ......

    ——————————

    另一边。

    秦文远自打开始下雨这心就没放下过,恨不得恨抽自己几个大嘴巴,怎么就挑了这么个破天气让自家闺女出城呢?

    吩咐秦福备上青檐小轿,顶雨出城,迎上一迎。

    后来见秦福久久未归,雨势渐歇,干脆亲自出城去迎了。

    一直迎出城二里地,终于看见秦福和两个下人抬着小轿往回走。

    秦文远上前披头就是责备:“让你坐轿,偏是不听。好了吧?看下回长不长记性!”

    秦妙娘坐在轿中发呆,抬眼见自家爹爹,也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下来了。

    “爹....”

    秦文远心头一紧,“怎么还哭上了?行行行,爹不说了,爹不说了。”

    招呼秦福,“快走快走。”

    自己则是跟在轿旁一路陪着。

    “怪爹,早间就应该想到,今日可能下雨。”

    秦妙娘不说话,缩在轿中,面无表情。

    秦文远就纳闷儿了,不对啊,这是肖道人的卦相不好?否则只是稍微淋雨就淋成这样儿?

    “妙娘,肖道人是不是说什么了?”

    秦妙娘茫然摇头,“肖道长不在观中?”

    “啊?”

    “那你没见着肖道人?”

    “可不是嘛!”

    香兰在一旁插嘴,“好叫主家知道,不但没见着,还让雨阻在野地里了呢!”

    “啊?”秦文远大惊,急忙掀开轿帘,“闺女,没着凉吧?”

    秦妙娘从吴宁家出来的时候雨还没停,衣裳有点发潮,现在确实有些发冷。

    可是见父亲的关切之态,又不想他太过担心,淡然一笑,“爹爹放心,没香兰说的那般不堪。”

    “寻翠居有一夫人好心收留,没淋雨。”

    “......”

    哪成想,本来是想让老爹放心,结果这句实话说完,秦文远更不放心了。

    “什么!?你去了寻翠居!?”

    “嗯。”

    秦妙娘轻轻点头,父新之前确实说过让她离寻翠居远点。可是当时形势所逼,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坏了,秦文远这个难受啊!

    怎么越不希望什么,越来什么!?

    拍腿急道:“不让你去,结果还自己送上门儿去了!殊不知寻翠居那个吴宁岂是少油的灯?”

    “你没吃亏吧?”

    秦老爷现在已经深陷臆想无能自拔了。

    “吴宁?”秦妙娘眉头深锁,“女儿不知道谁是吴宁。”

    “避雨之时,只一妇人和一眼盲少年,不知那吴宁是哪个?”

    至于和那眼盲少年在屋里发生的事,秦妙娘没说,更不敢说。她实在没脸面和父亲说起今日的不堪。

    而秦文远也根本没兴趣听什么下面的话:

    “眼盲少年?那就不是了......”

    心中大定,“如此甚好,只要不是那吴宁,别人倒还好说!”

    ......

    。

    今天只有一章,头疼欲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