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倒霉的秦文远
    ,!

    经过做锅这件事儿,吴宁明白一个道理:穿越,真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儿!

    习惯了有手机,有电脑,有美团,有淘宝,有好锅的现代人,回到古代,除了这也瞧不上,那也看不顺眼的优越感外,剩下的,就只有憋屈了。

    ......

    由此引申,吴宁又明白另一个道理,那就是:

    唐奕!

    老子恨你一辈子!

    ......

    ————————

    总之,炒菜这个事儿只能放一放了。

    五十贯一口锅,即使吴宁现在手里有钱,那也不是这么个花法。

    五十贯啊,那就是五万个大钱。

    有这么多钱,我还炒什么菜啊?直接,直接......

    一抬眼,发现自己正处在城中东市路口,左边高楼大匾“秦家酒楼”,右边雕梁画栋“翠馨楼”。

    两家都是酒楼,而且是房州最大、最好的两家酒楼。

    吴宁瞪着眼珠子,“有那五十贯我直接请个厨子好不好!?”

    说干就干,吴宁抬腿就往秦家酒楼里面撞。

    可是,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

    不行,这是未来老丈人的买卖,不能挖他墙角。

    况且,要是秦妙娘正好在,看见他瞪着大眼睛乱蹿,兴许就出不了秦家酒楼的大门了。

    想到这儿,吴宁抬眼看了一眼翠馨楼,就你吧!

    大摇大摆地进店,跑堂的博士一看这位小郎君穿的不怎么样,气势倒挺足,也没那么狗眼看人低,恭敬地迎上来。

    “小郎君几位?用食还是住店?”

    “吃饭!”

    随便寻了一处空桌坐下,把一吊大钱往桌上一拍,“吃饭,随便来几样拿手的。”

    博士一瞧,嘿9是一位豪客。

    也不收钱,规矩得有,吃完再汇账。乐颠颠地跑下去,没一会儿工夫,就上来四五样荤素餐食。

    也没多上,吴宁就一个人能吃多少,要是见钱眼开,可着那一吊钱来,那人家下回也就不来了,生意不是那么做的。

    吴宁一尝,嗯,确实比自己的手艺强多了。

    精致美味,不愧是房州有名的好馆子。

    可是好吃归好吃,来干什么的吴老九可是没忘。

    把筷子往桌上一拍,“什么特么破玩意儿!喂猪呢!?”

    “把你们厨子叫来!”

    博士一惊,怎地?大厨的手艺他是知道的啊,这菜做砸了?

    偷瞄了一眼柜上,正好掌柜的没在,去庐陵王府办事儿去了。

    不敢怠慢,“小郎君息怒!小的这就给小郎君去叫,有什么不合心意,让厨上重做就是!”

    说着话,一溜小跑进了后厨,把掌灶的厨子叫了出来。

    话说,这翠馨楼的掌灶可不是一般人,翠馨楼能一直压秦家酒楼一头,全靠这掌灶的一身好本事。

    在翠馨楼干了四五年了,还真没哪个客人对他的手艺说三道四。

    一听博士说客人拍了桌子,骂是猪食,掌灶登时就不乐意了,这特么是来找事儿的吧?

    顶着一身的油腻,拎着把菜刀就出来了。

    在吴宁面前一抱拳,“在下罗利,不知小郎君哪里不中意?”

    “噗!!”吴宁直接喷了。

    “还萝莉?你咋不叫御姐儿呢?”

    “你敢骂人!?”罗利直接就炸了!

    心说:这小子果然是来砸场子的了。

    把菜刀一提,“小子!今日汝不把话说清楚,某家与你搏命!”

    “这饭食哪里像猪食!?”

    “嘿嘿。”吴宁又笑了,“你急什么?”

    别看脾气挺大,可是这人黑黑壮壮,人高马大,说话也是直来直去,还挺对吴宁的胃口。

    罗利......

    吴宁不由暗自发笑,黑脸大萝莉?有点意思。

    把那一吊钱往桌上一扔,“菜做的不错,跟我出去,有话说!”

    说着话,抬屁股就走,把罗大厨弄的有点懵,什么情况?

    拧着眉头提着刀,跟在吴宁身后就要出去。

    可是吴宁走了几步,似乎想起了什么。停了下去,回头对那博士道:“你也出来。”

    那博士本来还在发愁要不要跟出去看看,别真打起来出了人命。

    听吴宁这么一说,自然从命,小跑跟上。

    ......

    ——————

    吴宁出了翠馨楼,拐了个弯,就进了旁边的一处坊巷。

    见左右无人,转身看向罗利和那博士。

    “明人不说暗话,我是来挖墙角儿的。”

    两人一怔,啥叫挖墙角?

    得,还听不懂。

    吴宁只得换个套路,问向罗利:“你是奴契还是良人?”

    罗厨子一听,又来了怒气,“汝说谁是奴户,某家是良民!”

    吴宁听罢,一拧眉头,“可惜了。”

    他巴不得这是个奴户,找四伯走走关系,花不了什么钱就买回去了。

    “那翠馨楼一个月给你开多少佣钱?”

    罗利又是一瞪眼,“要你管!?先说说凭什么坏某的名声?”

    大有一言不合,直接动刀的架势。

    弄得吴宁都有点后悔了,这货怎么脑子不想事儿呢?

    转头对那博士道:“你呢?叫什么?奴籍还是良人。”

    那博士可比罗厨子懂事儿多了,吴宁一张嘴他就知道了,这是来挖佣的。

    欣喜地一抱拳,“回小郎君的话,小的叫李文博,家住城中的永馨坊。”

    “哦。”有家,那就是良人。

    “翠馨楼一个月给你多少佣钱?”

    “回小郎君。”李文博并不着急说自己,一指罗厨子。

    “罗掌灶的手艺在房州那也是一等一的,所以掌柜的给的佣钱也高,一个月两贯大钱。”

    回头再说自己,“至于小的,只是个学佣,哪有什么佣钱?想着在翠馨楼来学点账房的本事,也好安身养家。”

    “......”

    吴宁闻罢沉吟了起来。

    罗厨子一个月两贯,这个李文博干脆就没佣资......

    至于什么学佣不学佣,吴宁直接忽略,要是真当账房培养,也不用他跑堂了。

    抬头对罗利道:“一个月给你五贯,给我干吧!”

    “五贯!?”

    罗利眼珠子没突出来,哪还不知道吴宁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可是转念一想,这货居然摇了摇头,“不行,无缘无故地就换了主家,对掌柜的不仗义。”

    特么五贯大钱还是无缘无故?吴宁真不知道这罗厨子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

    懒得和他废话,对李文博道:“他就交给你了,一个月一贯,到我那儿帮我看店,我教你账房。”

    “明天到城南下山坳的寻翠居上工。”

    “不过.....”吴宁话锋一转,“丑话说在前面。”

    一指罗利,“他不来,你也就不用来了。”

    李文博闻之大喜,一贯的佣资还能学账房,这位小郎君端是大气。

    急道:“小郎君放心,交给小的了。”

    “嗯!”吴宁应了声。

    五贯是多了些,可是别忘了,下山坳是三家客店,而且以后会更多。平分下来,那就可以接受了。

    也不理罗厨子,径直出了坊巷回家去了。

    ————————

    第二天,翠馨楼关门了,挂出告牌,歇业一天。

    据说,厨子被人挖走了。

    秦文远站在秦家酒楼门前,看着排门紧闭的翠馨楼,心里那个美啊!

    哪位神仙干了这么一件大好事儿,把翠馨楼的顶梁柱给弄走了?

    没了罗厨子,看翠馨楼还怎么是秦家酒楼的对手。

    这一天把秦文远乐的,早起喝了几杯,晚上又喝了几杯,别提多高兴。

    结果,第二天早上,宿醉未醒,秦福就开始在房外鬼叫。

    “主家!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儿了!!”

    秦文远甚是不悦地穿衣出门,“大清早的,嚷嚷什么?出什么事儿了?”

    “回主家的话,厨子跑了!”

    “什么!?”秦文远差点没坐地上。

    昨天刚笑完翠馨楼,怎么今天就轮到自己了?现世报啊?

    “跑哪儿去了?”

    “跑翠馨楼去了.....”

    日!!

    秦老爷这个气啊,别人挖了翠馨楼的墙角,然后翠馨楼又挖了他的墙角儿。

    这特么是什么世道?还有没有点道义可言?

    破口大骂:

    “哪个王八羔子挖了翠馨楼的厨子!?”

    害得他也跟着遭罪。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