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王府长史王弘义(求推荐)
    ,!

    挖墙角这事儿来的太突然,秦文远一点防备也没有。

    一边大骂哪个小王八羔子坏了规矩,开了这个头儿;一边赶紧想对策,总不能像翠馨楼那般歇业吧?

    再说了,翠馨楼歇业也只歇了一天,人家有他秦家酒楼的厨子可以挖角。

    可是,他秦家酒楼又挖谁去?房州城有名的大酒楼也就这么两家,别的厨子可是够不上分量。

    思来想去,实在是没有化解之法,可是就此罢了,吃了这个哑巴亏,秦文远还不甘心。

    老头儿怒火中烧,对秦福吼道:

    “走,随老夫去翠馨楼理论!”

    找不着那个源头,那就只能是谁坑我,我找谁了呗。

    于是乎,主仆二人带上秦家酒楼的伙计,大闹翠馨楼。

    两家房州最大的酒楼生意是做不成了,而且还差点没打起来,最后把府衙也给惊动了,大令孙宏德亲自出面调解。

    言语之中尽是暗示秦文远,别再纠缠,就此罢了,这可把秦文远吓了一跳。

    心中暗道:难道,翠馨楼的王掌柜得了孙宏德这个靠山?那自已这个官司还哪里讨得到好处?

    他却不知,孙宏德才没那个闲心和一个商户勾勾搭搭,完全是出于好心,才暗示秦文远大事化小的。

    也不想想,就一天的工夫,就把你的厨子挖走了?哪那么容易,多半是早有预谋。

    而且,孙宏德还知道点秦文远所不知道的东西。

    这个翠馨楼的王掌柜来头可是不小,别说是秦文远,就算是他这个房州大令也得让上三分。

    ......

    ——————

    秦文远还算知趣,经孙宏德一番劝阻也就认栽了。

    让秦福暂时把酒楼歇业,回到家中写了一封书信,命人送到襄阳一故友家中。只求老友能雪中送碳,帮他在襄阳寻一好厨子来了。

    只是,他想算了,有人可不想就这么算了。

    此时,王掌柜出了府衙并没有回自家酒楼,而是在府街拐了个弯,直奔庐陵王府。

    守府的兵丁一见是他,连通传都不用通传,直接把王掌柜往府里引。

    “王掌柜来的端是时候,长史正在后苑歇凉,小的这就引掌柜的去见。”

    王掌柜点了点头,大步入府。穿庭过院,就跟走自家门子一般。

    到了后花园,只见景致最好的赏芳亭中有人,但却不是自己要找的。一个**岁的男童正领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在亭中观鱼。

    王掌柜眉头一皱,随府卫绕过池塘,才见林荫下的石几旁坐着一人。

    急忙上前,“小侄见过叔父。”

    那人正是庐陵王府长史王弘义,一见王掌柜登时脸色一沉。

    “说过多少次,进府需通禀一二,真当是自家府宅不成?”

    “嘿。”王掌柜谄媚一笑,“叔父在这王府当值,那不就跟自家园子一样?”

    “混账!”

    王弘义大怒,“不知分寸的东西,早晚引祸上身!”

    王掌柜不敢应声了,心说,这是怎么了?往常进进出出,甚至把这王府当自己家一样呼来喝去,也没见叔父发这么大的火啊?“

    “唉!”王弘义此时长叹一声,“朝局有变,以后要收敛些了。”

    “啊?”王掌柜一惊,“朝局怎么了?”

    王弘义道:“不该你问的,别问!”

    “说吧,今日来此,所为何事?”

    “哦,回叔父的话!”

    于是,王掌柜把今日秦文远到翠馨楼大闹的事说了一遍。

    王弘义听的没滋没味,一个厨子还不需他来劳神。

    “还有吗?”

    “有!”

    “小侄去罗厨子家里查过了,是城南下山坳的一个叫吴九郎的人给他开出每月五贯的佣资,他才跳槽的。”

    “嗯?”王弘义身子僵了僵,“下山坳?”

    这倒是让他生出一丝诧异,“吴长路的本家?”

    “正是!”

    王弘义沉吟起来,良久,“罢了,一个厨子而已,与他便是。”

    “如今京使眼看就到房州,吴长路掌府兵戍卫,暂时还是不要交恶。倒是那个秦文远......”

    王掌柜一听,“叔父放心,小侄已有布置。”

    “嗯。”王弘义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武氏兄弟南下机会难得,总要备上一份厚礼才行的。若是秦家真如你说的那般殷实,说不定太平公主那里咱们也可好好孝敬一番。”

    王掌柜闻罢,恭敬一礼,“小侄明白,定不误叔父大事!”

    ......

    ——————————

    外面的风风雨雨,跟下山坳这个小山沟仿佛没有太大的关系。

    老祖君此时盯着吴宁,满眼的不可置信。

    “九郎把翠馨楼的掌灶都请回来了?”

    那可是翠馨楼啊,是他们这样的农户进都不敢进的地方。

    可是,吴宁这小子居然把翠馨楼的厨子挖来下山坳,专门给他们这几家小店做饭,祖君能不吃惊吗?

    事实上,不光是老祖君,听说吴九郎家里来了翠馨楼的掌灶,五伯、六伯、七哥、老十一,还有坳子里听到信儿的亲族,此时都聚到了吴宁家,一睹翠馨楼名厨的风采。

    “人就在这儿站着,祖君还有啥不信的?”

    吴宁一边应着祖君,一边对罗利和李文博道:“这是本村里正,我家祖君,还不过来见礼?”

    罗厨子:“......”

    李文博:“......”

    两人没动。

    不是不想动,而是动不了。

    此时,二人就跟两只被围观的猴子一般,身边围了一圈的人。

    现在不光是罗厨子了,就算是李文博都有点心里没底。

    靠不靠谱啊?放眼望去,全是村间农户,他们给得起那么高的佣钱吗?

    罗厨子板着黑脸,瞪着吴宁,“说好了,五贯一月。”

    吴宁闻之无语摇头,进屋取出一个钱袋扔在罗利怀里,“先给你一贯,安心了吧?”

    罗厨子一见钱,立时心中大定,“好说好说!”

    吴宁道:“好说就好!你与李博士去灶上看看,缺什么让李博士去采买。”

    “一会儿给大伙儿露一手,可别坠了房州名厨的名声!”

    罗厨子一听,自无不可。

    “你是东家,你说了算!”

    说着话,挤开众人,寻着灶房去了。

    ......

    这时六伯来到吴宁身边,小声道:“五贯钱一个月?九郎莫不是疯了!”

    吴宁知道六伯是嫌贵了,安抚道:“放心,不亏!”

    以罗厨子的本事,必然让下山坳的客店上一个档次,这更有助于拉拢客源。

    况且,别忘了,来寻翠居住店要花钱,特么吃饭那也是要花钱的。

    羊毛出在羊身上,翠馨楼的厨子做一顿饭,那价钱能低了吗?

    “哦。”

    听了吴宁的解释,六伯心下稍安。

    “那咱得先尝尝,看看这翠馨楼的厨子到底多大本事。可别是个样子货,不值五贯。”

    ......

    这话正好被罗厨子听见,就他那爆脾气怎么忍得了?

    “李文博!”

    “在呢。”

    “给某家打下手,今日要好好露上一手,莫让这些人小看了咱们!”

    ......

    。

    停电,十点才来,只有一章,大伙早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