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改嫁
    炭窑七叔确实是投了钱的。而且,属于投的比较多的大股。

    当初起窑的时候,祖君这一支也就是四伯和五伯出的钱最多,其次就是七叔。

    剩下的,则是东家一贯、西家八百文的,这些散股。

    这可能也是祖君一直要苦撑着碳窑,不让倒的原因之一。

    只要窑在,就算再难,各家每年多少会有一点进项,而且有个盼头儿。

    一但真倒了,那当初投的那些钱也就打了水漂了。

    “你要退股?”

    祖君意外地看着七婶:“老七媳妇,你可想好了,这股一退,你家除了那几亩地,可就没了别的进项。”

    六伯也急了,不是因为和七婶生气,而是七婶这一句退股,让六伯把什么都抛在脑后了。

    “七弟媳,可不敢冒失!”

    “炭窑是没往年好,可年关多少能分上些红利,起码是个保障。”

    “就是!”七哥道,“婶子不能短视,这钱到了手里,不定啥时候就花了,可窑厂却是实在的紧。”

    “再说了......”七哥偷瞄了一眼祖君,“窑厂正是难的时候,祖君的日子也不好过,哪来的五贯钱给你。”

    “俺不管!”七婶干脆耍起了无赖,“俺要退股,俺要钱!”

    “你要钱干啥!?”老祖君瞪着眼,“钻钱眼里去了咋的?!”

    “俺就是要钱。”七婶闷头嘟囔,“俺要钱有用!”

    摆出一副油盐不进的架势,说什么都要钱!

    “反正碳厂也开不下去了,俺要钱......”

    “你!!”

    祖君憋得一阵气闷,砰!把酒碗往桌上一摔,“这饭没法吃了!”

    站起身来,背手就往出走。走到七婶身边,终于放出一句重话,“老七瞎眼,怎么娶了你这妇人!”

    七婶还是低着头,面无表情,“俺要钱,俺就是要钱!”

    “当初说好的,想退,谁都不拦!”

    “没钱!”祖君大吼。

    说着话就要出院,这回他还真就当一回独断的大家长了。

    退了股,虎子以后咋办?不能由着这妇人乱来。

    ......

    “有钱!!”

    刚走到院门口,身后就听吴宁一声高叫,把老祖君气的,四下扫看就要找棒子。

    可是,小院收拾的太干净,没找着。

    只得怒道:“有钱你给!!”

    “我给!”

    吴宁站了起来,“婶子退的股,我收了!”

    ......

    ————————

    这股,吴宁还真就收了。

    一顿饭被七婶搅和的彻底,大伙不欢而散。

    等人都走了,吴宁从里屋直接拿出七贯钱,连上欠的两贯地租一并给了七婶。

    “哟!”七婶抱着钱袋子都乐开了花儿,“九郎出息了,这是挣了大钱喽!”

    扫看着花团锦簇的小院儿,“这两月没见,日子过的端是红火呢。”

    “这院子弄的......”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这小院弄的,比陈老财家的大宅子都好看。”

    “倒时真挣了大钱,可别忘了婶子哟。”

    吴宁一阵腻歪。

    说实话,本来他还挺可怜七婶,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不容易。况且,看七叔的面子,很多事能过去就过去了。

    但是今天这事儿一出,吴宁真有点瞧不起七婶。

    说白了,你泼辣一点,爱占点便宜,亲戚里道,大伙儿

    没人说你啥。

    可是,现在碳厂正是难的时候,你非要退股,管老祖君要五贯钱,这不就是过河拆桥吗?

    不仗义!

    “婶子不是用钱吗?拿着钱赶紧回吧,小子这还有事。”

    说着话,吩咐李文博收拾一下,领着吴黎、吴启就要出门。

    虎子和巧儿在那还没吃够,一见吴宁要走,傻傻地狠扒了几口饭菜,“九哥儿,等等我!”

    “嘿!!”七婶闹了个大没脸儿,指着虎子和巧儿就骂开了,“两个小没良心的,俺才是你娘,给我回来!”

    可哪里叫得住?一帮孩子一溜烟就跑没影儿了。

    ......

    ——————————

    “老九,你是不是傻了?”

    五人一路下山,往坳子深处走去,碳窑就在山坳的最里面。

    吴黎一边走,一边对吴宁道:“你还真给她五贯钱啊?”

    吴宁无所谓地一耸肩,“给就给了呗,咱又不差那点。再说了,不是还有窑厂的股吗?”

    吴黎无语,根本不知道老九是怎么想的,正瞥见虎子在一旁,一巴掌就甩了过去。

    “瞅你那个破娘干的叫什么事儿!”

    虎子委屈,“我娘是我娘,我是我!我跟九哥是一头儿的。”

    “哼!”吴宁讪笑,“不见天给你吃的,你还真不一定是哪头儿的。”

    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清楚的很,七婶那做派和虎子确实是两码事儿。

    对吴黎道:“你别老打他,有点当哥的样儿。”

    “呸!”吴老八狠淬一口,“瞅他就来气!”

    “喂。”一旁的吴启却是出声儿了,“我可是要说点别的事儿。”

    “啥事儿?”

    “我听说,七婶在陈家庄貌似让人瞧上了。”

    “啊?”吴黎登时一愣,“说说,咋回事儿!?”

    吴启道:“我的一个同窗正好是陈老财的大公子,前些日子碰到提过那么一嘴。”

    “说是他们村里有个闲汉是个老光棍,相中七婶了,纠缠了有些日子了。”

    吴启拧着眉头,“当时我还没当回事儿,现在想想.....”

    看向虎子,“你娘不会是要改嫁吧?”

    这是要把七叔那点家底都收拢起来,带到陈家庄去?

    “瞎说!”虎子急了,“我娘才不会改嫁!”

    “呵。”吴梨冷笑,“还真说不准。”

    “.......”

    吴宁则是没搭话,心里却道:“这妇人还真就干得出来!”

    虎子慌了,“那我咋办啊?”

    “能咋办?”吴老八半真半假道,“要么跟你娘去陈家庄认个后爹,要么留在下山坳当个没人要的孩儿呗。”

    “......”

    本来以为这句话还不得把虎子吓哭了,结果这货低头一琢磨,一把抓住吴宁的胳膊,“九哥,我不去陈家庄认爹,你养我吧!”

    “滚!!”吴宁心说,一点不怪吴黎老揍他,怎么就这么贱呢?

    把巧儿揽到身边,“别怕,你娘不会不要你们的。”

    却不想,巧儿低着头,倚在吴宁身侧,小声道:“我娘不会要巧儿的。”

    吴宁:“......”

    不知为何,对七婶的恶感更添几分。

    眼见碳窑就在前面,安慰道:

    “没事儿,你娘要是真不要你,九哥养着你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