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探索中的吴老九
    碳窑上的事儿,吴宁是真不懂,所谓百无一用是书生。

    很不幸,吴宁两世都是书生。

    不过不懂没关系,吴宁还真就有那股劲头儿。

    不懂,老子可以学。只要我肯学,那什么时候都不晚。

    自打知道后世的烧碳方法与大唐不一样儿,这个学一学的想法在脑子里就挥之不去了。

    而幸运的是,现在客店那边有李文博,有罗厨子,也就不用他多操心了,正好把精力转到这上面来。

    一进碳厂,就进老祖君正在碳料堆边儿上发呆。

    原来老头儿甩袖而去,并没有回家,而是来了这儿。

    “祖君!”

    五人来到祖君身边,打着招呼。

    吴宁知道老头儿心里肯定不好受,安慰道:“您老就别往心里去了,由着七婶折腾呗。”

    吴启也道:“就是,什么事儿都有个度,咱们心里不亏就得了。”

    老祖君笑了笑,嘴上不肯饶人,看着碳料堆缓声道:“你们几个混小子懂个啥,是祖君没本事,让这营生没了奔头啊!”

    “才不是嘞!”虎子急道,“祖君是咱坳子最有本事的!”

    “嘿!少搪塞你祖君!”老头儿斜了虎子一眼,“祖君可不傻。”

    “真的!”虎子瞪眼,“您老放心,俺跟祖君是一头儿的,也觉得俺娘做的不对。”

    “嗯。”老祖君终于释怀地点了点头,看着身旁的吴宁、吴启、吴黎,还有虎子和巧儿。

    “都是好孩子!”

    吴宁见老头儿放下了心事儿,适时道:“咱今年就收上来这么一点碳料?”

    面前的料堆还不到一人高,和往年比起来,确实不多。

    祖君道:“也就够烧个七八窑,今年各家怕是分不着啥钱了。”

    往年进了九月,三口窑眼已经开始烧碳了,今年却是到现在都还是冷窑。

    “那正好。”吴宁巴不得有窑口空着,“让三哥借我一口窑使使呗,我想学烧碳。”

    “你?”祖君狐疑地瞅了一眼吴宁,“好好的学什么烧碳?”

    可一想,左右现在窑口都空着,让他玩去吧。

    “自己找你三哥去吧。”

    说着话,背手往回走。

    老头儿却是忽略了吴宁说要用一个窑口,要是知道这小子是要拿窑口做实验,估计说啥也不能让他用。

    ......

    ——————————

    三哥就是之前帮吴宁修房子那个,比五伯的岁数还要大,在碳厂是最老的窑工。

    “你要学烧碳?”

    “对啊!”吴宁点着头。

    他还不知道这个时代的碳怎么烧,对后世的方法也只存在于一个方向上,所以得从头学起。

    “行!”三哥一口答应下来。

    左右也是闲着,有这几个小的陪着,他还能解解闷儿。

    “这烧碳啊,全看一个火候,碳料大小不同,木质不同,干湿不同,用的火候也不同.....”

    ......

    吴宁听了半天,说白了,就是全凭一个眼力。

    后世的窑是什么样,吴宁不知道。不过,大唐的碳窑,其实就是个上开口很小的大灶。

    有灶门,而且是老大一个灶门。四边砌的老高,顶上留一个小口儿。

    烧碳的时候,上面放碳料,下面入引柴。点着了,靠碳料自燃,把木质碳化。

    这么说来确实需要眼力,火大了,碳料直接就烧落架了;火小了,又烧不透,外面是碳,里面还是木头,卖不出去的。

    而且,这么烧出来的碳,一千斤碳料能出多少碳,全看窑工的本事。

    可能是一百斤,也可能是三四百斤。

    不过,就算是三哥这种老手,撑死也不过五百斤的出碳,损耗太多。

    “三哥,我能试试吗?”

    听三哥嘴上说了几遍,吴宁终于决定自己上手了。

    “试呗,这有啥?”

    反正有他在边上看着,出不了岔子。

    于是,三哥后悔了。

    吴宁这烧法他没见过,纯属瞎搞。

    这小子先是和吴启、吴黎,还有虎子一道,把窑给改了。

    上面朝天的窑口,他嫌弃太大,重新砌了一圈,只剩下小小的一个眼儿。

    下面的窑门也嫌太大,也给砌了一圈。

    结果,进风太小,出火也小,点着之后,只见冒烟不见明火,烧了一会儿直接就灭了。

    三哥一看,心疼坏了。碳料半生不熟,根本没烧透。一窑的料就这么废了。

    第二回,吴宁吸取教训了。

    引柴放少了,进风也太小,这回不但多放了引柴,而且让吴黎、吴启、虎子他们三个,拿着大蒲扇,玩命地往窑里送风。

    结果,呼啦一把火,就收不住了,没一会儿工夫,一窑的碳料就只剩下黑灰。

    吴宁在边儿上,一脸黑灰,跟非州难民似的。

    他这个纠结啊,我窑门还没封呢,怎么就烧没了呢?

    三哥看不下去了,不想由着他再弄下去。可说又说不听,只得去找老祖君。

    于是,祖君拎着棒子就冲到了窑厂,追着吴宁、吴启他们满窑厂的乱窜。

    “我打死你个败家的东西!”

    吴宁一边抱头鼠窜,一边还嘴,“我给钱,给钱还不行吗?”

    “给钱也不行!!”老祖君抡着棒子咆哮,“给钱也是糟蹋东西!”

    到最后,老祖君追累了,命令三哥:“看着他们,再敢碰碳料,就给我打。”

    “......”

    吴宁没办法了,再也不敢碰祖君的大木料。

    可是,这碳还得接着烧啊,吴宁上来那股倔劲儿谁也拦不住。

    “都去给我捡树枝、烂木头儿!”

    他还就不信了,没了碳料,我还试不出来了不成?

    其实早就应该这样儿,本来就是两眼一摸黑,用正经的碳料来试,不知道要糟蹋多少呢。

    而且,吴宁不知道,用树技、树叶、边角料,反而加速了他试验的进程。

    只是这么一来,可是苦了吴黎、吴启他们几个,都成捡破烂儿的了,满山满坳子去吴宁弄干技烂木。

    后来实在弄不来那么多,吴黎干脆把自家房后扔的一堆干核桃皮用车拉了过来,这还是去年上山捡核桃攒下的。

    虎子更会糊弄,这货嫌捡树技太累,干脆往回抱树叶。

    于是,什么枯枝烂叶,核桃皮、橘子皮,各种树皮都聚到了碳厂。

    吴宁来都不拒,开始了他一烧一把火,一烧一股烟儿的求知之路。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