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一窑好碳
    爱迪生说过:天才就是%的汗水,加上%的灵感。

    而现在的吴宁深刻地体会到了其中的含义,这句话,纯属放屁。

    那%的灵感倒是有了,可是吴老九付出多少汗水也没用啊,这特么一烧一股烟儿,一烧一股烟儿,下山坳的碳窑都快被他用成了垃圾焚化炉。

    小伙伴儿们天天烟熏火燎,连巧儿都快成碳堆里扒出来的了。

    可是,这个封门烧碳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以至于吴宁都怀疑里是不是骗他的啊。

    他哪里知道,其实他所谓的封窑烧碳,其实是一种类似于高温减压蒸馏的技术,这个时代倒不是做不到。

    只是,对温度控制,封闭窑口的时机等等,要比三哥现在用的那种烧炭方式要求高得多,哪是他两眼一摸黑,一下就能试出来的。

    可吴宁就是有那股子劲头儿,一次次的失败并没有让这头倔驴沮丧,反而更加的来劲。

    而在不断的尝试之中,吴宁也一点点向成功靠近,从完全摸不到门道,到渐渐地意识到错在哪里,进而逐渐校正。

    老祖君这些天又来过几次,本来,看吴宁在那瞎折腾老头儿就火气往上窜。可是.,再一看这帮孩子的劲头,祖君又有点不忍阻止。

    想了想,左右用的都是树枝烂叶这些废料,那就让他们折腾去吧,总有服输的时候,自己就停下来了。

    足足过了半个月。

    “没了。”吴黎一张黑脸就看得清一双眼睛和一口白牙。

    “啥没了?”

    “没料了。”吴老八摊着手,指着窑边的一堆烂树叶子,“除了窑里那点树枝、核桃皮,就剩下烂叶子了。”

    “奶奶的!”吴宁随手在脸上抹了一把。

    本来属他最干净,现在也成大花脸了。

    咬牙道:“都添进去,下午上山捡料。”

    “啊??”吴启不干了,“还来啊,我的九哥儿啊,要不算了。”

    “你不去拉倒!”吴宁还特么就不信了,老子连一窑碳都烧不出来?

    抱着树叶就往窑里扬,吴启拧不过他,“我又没说我不去。”

    结果,不用说也知道干树叶子烧得多快。

    刚把引柴点上,轰的一声,碳窑里的树叶子就都着了,来了个满堂红。

    “完了完了!”吴启登时泄了气。

    这么大的火,里面的树枝肯定顷刻间就烧没了。这一窑,又失败了。

    吴宁心里也知道完了,可是刚点火就放弃总是不甘心,“快!!封窑!!”

    赶紧招呼大伙儿把窑门封上。

    可是,树叶着的太快,窑门封了在顶上的窑口也还能看见火苗往出蹿。

    “把上面也堵上!!”众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好不容易把碳窑封得死死的,大伙儿也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吴启软着膀子,“走吧,上山捡树枝儿去。”

    “走吧。”吴黎也拉着吴宁,“晚间回来再往出收灰。”

    ......

    ——————————

    吴宁三兄弟和巧儿赶着老祖君家的牛车进山,天都快黑了,才拉着一车枝丫回到坳子。

    大伙儿都累得够呛,吴启的意思是今天就歇了吧,明早再去收拾窑里的那一窑烂灰。

    可是吴宁不干,非得今晚就弄出来。

    ......

    大伙儿没办法,让巧儿先回家等着他们回去吃饭,软趴趴地跟着吴宁又往窑厂走。

    刚走到窑厂门口,就见虎子歪在道边儿,睡的那叫一个踏实。

    吴黎上去就是一脚,“你个憨货,不是让你看汤水摊子吗?跑这儿发什么春梦!?”

    虎子从地上爬起来,习惯性地揉了揉屁股。“咋又打人呢?”

    “揍的就是你这懒货!”

    “行了!”吴宁眉头拧着,这哥俩见面就跟仇人似的。

    对虎子道:“怎么睡这儿了?”

    “哎呀!”虎子一听,猛拍大腿,“都忘了,俺来找九哥,等你一下午了!”

    吴宁一阵无语,“怎地?家里有事?”

    “对,出大事了!”

    “啥事!?”

    “那什么。”咋咋呼呼的虎子一听问啥事儿,反倒是不急了,看着吴黎,“俺说啥事,你可不许打人。”

    “赶紧的,磨叽啥?”吴黎一阵腻歪。

    “那个.....”吴三虎搓着后脖根子。

    “那个我娘......”

    “你娘又咋的了?真改嫁不要你了?”

    “不是。”虎子一张肥脸拧成了包子,“俺娘在九哥家对面也起了个汤水摊子。”

    日!!

    吴宁一翻白眼,这婆娘真是够了!

    调头就往家走,特么就没见过这样儿的。

    吴黎则是瞪着眼珠看着虎子,“是不是你告诉她,老九的摊子挣钱了?”

    “我.....”虎子想说不是,可是话又咽了回去。

    低着头,终于道:“我说漏嘴了。”

    吴黎立时气不打一处来,扬起巴掌就要下手,可是见吴宁已经走远了,急急地又跟了上去。

    “回头再跟你算账!”

    ......

    ————————

    且先不说吴宁和七婶为了汤水摊子打没打起来,反正那窑是没人顾得上开封了。

    一直到第二天一早。

    老祖君例行公事,到窑厂转了一圈。路过吴宁那口“垃圾焚化炉”,登时又来了大家长的脾气。

    “这怎么就扔这儿了?”

    三哥在一旁讪笑,“都折腾半个月了,也该泄气了。”

    “昨日上午来了一趟,下午就没见人影,估计是不来了。”

    祖君闻罢,厉声道:“来不来的,收拾利索再走!没头没尾的,像什么样子!”

    三哥可不敢和祖君顶嘴,顺着老头儿的话,“那我去把他们几个叫回来。”

    “罢了。”老头本来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说说就算了。、

    这半个月吴宁他们累的不轻,老头儿也不想再折腾他们一趟。

    “你把窑门起开,收拾收拾就算了。”

    “行!”三哥点头,本来也不是什么费事的事情。

    三两下把窑门的封泥土砖砸开,拎起耙子,就要把里面的碳灰扒出来。

    可是,一耙子下去......

    “咦??”三哥一愣。

    “祖君!!祖君!!!快来看!!”..

    老头儿本来都走到窑厂门口了,听三哥在那儿嚷嚷,只得又折了回来。

    “挺大个岁数,就不能稳当点!?”

    “不是。”三哥一点都没在意被训,“您老快看!”

    “看什么?看....”

    “看!!!”

    看清三哥一耙子一耙子从窑里扒出来的东西,老头儿差点没跳起来。

    “老九!!老九呢?快给我找来!”

    得,老头儿也不稳当了。

    只见窑里出来的,不是灰白的碳灰,而是黑得发亮、不掺一点杂质的整齐碳树枝。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