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到底是不是瞎子
    ,精彩小说免费!

    “没错啊。”三哥也有点纳闷儿,“三百斤炭料,我绝对没记错。”

    添炭料的时候,明明就是三百斤整,怎么不见少,反而多出来了呢?

    “不是称错了。”吴宁抓起一把炭末儿。

    “这里面还有不少树叶,包括底层的引柴也都成了炭。”

    添窑的时候,大概还放了起码两百斤的树叶子。

    老祖君一听,怔怔的出神。

    对啊,树叶子也算重量,而且引柴也不算少呢。

    那这样也称不准啊,毕竟人家买炭买的是炭块,炭粉再出份量,也没人要啊!

    想到这,老祖君立时吩咐三哥,“去把几个窑工都叫过来,咱上一窑好料试试。”

    吴宁一听,登时无语。

    “祖君,这天都快黑了,明天再弄吧!”

    把这老头兴奋的,还连晚开工是咋的?不就是一窑炭嘛?

    吴宁却是自动忽略了,为了这一窑炭,他自己足足折腾了半个多月。

    “大人的事儿,你别管!”老祖君又开始说教,“家去睡觉,这没你事儿了。”

    得,卸磨杀驴。

    懒得和老头再计较,招呼吴启、吴黎回家,反正这儿也用不着他们了。

    ......

    刚一到家,就听虎子道:“九哥咋才回来?”

    吴宁一皱眉头,“咋了?你娘又起什么幺蛾子了?”

    虎子嘿嘿一乐,“我娘没啥,倒是有个顶好看的小娘子在这儿等了你一天,刚回城!”

    “啊!?”

    日!吴宁这才想起早间的秦妙娘来。

    “她等了一天?”

    “等我?”

    “对啊!”虎子点着头,“就在摊子边上坐了一天,给咱招了好些个客人呢!”

    “......”

    吴宁不淡定了,为啥等我?

    要说两人偶遇一下还挺正常的,专程来找他,还特意等了一天,那就有点惊悚了。

    不会是......

    不会是发现我不是个瞎子,来寻仇的吧?

    不过,事有缓急,即使有让美人等了他一天的事情,可眼前最重要的还是炭窑。

    别看被老祖君赶了回来,可吴宁还是牵挂着炭窑那边到底成了没有。

    毕竟,依现在来看,即使技术还不成熟,可是出炭量也远比老办法要高得多。

    只凭这一点,炭厂应该就有救了吧?

    ......

    ——————————

    第二天一早。

    吴宁出了摊子,就想着去炭窑看看怎么样了。

    可是,无意间往山下一扫,哦去,秦妙娘又来了。

    吴宁又不淡定了,咋办?咋办?

    这个瞎子,我是装啊,还是不装啊?

    最后,吴宁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秦妙娘要是上来就挠人,那小爷就好汉不吃眼前亏,拔腿就跑,还装个屁的瞎子。

    可万一她要是不知道,那当然就是继续演下去喽。

    往摊前一坐,目视前方,假装没看见秦妙娘越走越近。

    既看不出眼睛好,也看不出不好。

    完美!

    ......

    秦妙娘还是那般清清冷冷,当然,这傻丫头当然不知道这个瞎眼少年是个假的。

    来到近前,轻轻下拂,“见过小郎君!.”

    好的!吴宁心中暗叫一声好。

    顿时,目无焦距,摸索起身。

    “两位客官,是要饮些汤水吗?”

    这一波装的很像,假装不知道眼前是那个雨天同处一屋的秦妙娘,假装就是瞎子发现有客人上门了。

    可惜,吴宁这影帝级的表演今天明显有点不在线。

    “咦?”

    秦妙娘的婢子香兰听罢吴宁的说辞,登时一怔。

    狐疑地歪头看着吴宁,“小郎君怎知是‘两位客官’?”

    刚才除了秦妙娘问了一声安,她是一句话都没说呢。

    “......”

    坏了!吴宁心中大叫不好。

    “这个....”

    “刚刚不是两位客官一同出声的吗?”

    “没有啊!”香兰更疑,连同秦妙娘也是眉头轻触。

    香兰更是身子前倾,贴近吴宁,好好看了看他那双‘瞎眼’。

    “难道小郎君看得见?”

    编,一定要编,一定要......瞎编!

    “哈!!”

    吴宁急中生智,讪笑出声儿,随之神情一敛,哀戚长叹:

    “小生也希望自己能看得见啊!想必这世间必是五彩斑斓、炫目多姿的吧?”

    “既然看不见,那为何知道我们是两个人呢?”

    香兰可不管这瞎子如何抒情,继续追问不止。

    吴宁......

    吴宁早就想好了对策,坦然道:“小娘们难道不知,多耳聪鼻灵吗?”

    “小生的眼睛虽是无光,可是这里......”一指自己的心口,“小生的心眼却是明亮得很呢。”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吴宁差点把自己都恶心着了。

    妈-的,逼格就是高。

    看向香兰继续道:“小生的鼻子灵得很,这位小娘子身有淡香,清若莲朵,想必是平日不施粉黛,乃素雅之气。”

    再看秦妙娘,“而你家主女,脂若兰芳幽闻甚远,你二人迥然有异,小生一闻便知。”

    “呵呵呵。”

    香兰一听,登时咯咯咯地乐出了声儿,这位小郎君还挺会说话的,清若莲花,素雅之气......

    小姑娘还挺美,从来没人这么夸过她。

    她哪知道,吴宁这是变着法儿的骂人呢。

    还素雅之气,素雅哪还有“气”?就是人丑还不化妆,我也只能夸到这儿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香兰是被吴宁彻底忽悠瘸了。小手儿在胸前搅来搅去,还在回味她那股“素雅之气”。

    可是一旁的秦妙娘却是没那么好唬弄,依旧皱着眉头。

    “小郎君,闻得出是几个人,又怎么闻得出我是主,她是仆呢?”

    吴宁:“嘎!?”

    完了,又说露了。

    “这个......”

    “这个这个......”

    吴宁脸色一红,心说,得说实话了,否则要翻车。

    “回小娘子的话,实不相瞒......”

    “其实....”

    ......

    其实我不是个瞎子?

    错!

    机智如吴宁,怎会放弃他影帝级的表演?

    “其实,适才小娘子一开腔,小生就知道二位是谁了。”

    面有尴尬,支支吾吾,“那日雨中相见,小生虽看不见小娘子的容貌,可是......”

    “小娘子声若幽兰,让人过耳不忘,时隔多日,依旧回荡心心头,久久难忘。”

    秦妙娘:“......”

    香兰:“......”

    香兰好好瞅了瞅自家姑娘,心说,真是没得天理了,我家娘子怎么就那么大的魅力呢?连个瞎子都让她迷住了。

    而秦妙娘更是一阵慌乱,脸红耳赤。

    那日之事,她是绝不愿再提起的。

    而且,即使房州对她倾慕者不胜枚举,可是......

    可是即便跋扈如孙伯安,也只敢在背后说些疯话,可没人当面如此撩拨啊....

    哪里想到,今日却被一盲生露骨表白了?

    秦妙娘只觉呼吸沉重,心跳骤然加快。看着吴宁只觉茫然无措。

    你说这是个登徒子吧?眼前盲生还一脸坦荡,赤城无暇。

    而且...秦妙娘居然看出一些别的东西。

    一个瞎眼少年....对世间美好的憧憬....

    带着一丝悲情,又有几分坚强。

    一时之间,也不知是转头就跑,还是木然留下了。

    ......

    ,

    ————————————

    昨天突然有事少更了一章,今明两天苍山想办法把那个‘,’补回来。

    不能坏了招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