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身世
    在后世,有一个演戏的黑哥们儿说过这样一段台词:

    基本原则,任何地点、任何时间、任何事情、任何男人都可以让任何女人坠入情网。

    当然,前提是找准方法,即使你是一个瞎子。

    可是,那黑哥们儿好像还说过:

    “千万别一上来就跟女的表白什么的,等同于作死。”

    吴宁这几句话,要是放在后世,可能什么都不是,可这是一千三四百年前的大唐......

    那就有点暧昧,有点麻了。

    弄得秦妙娘手足无措,一时间不知是走是留。

    吴宁也后悔了,可是没办法,为了掩盖一个谎言,就要牵出更多的不同的谎言。

    事实证明,人还是活得坦荡一些才不累。

    急智道:“那什么....小娘子请坐,想必一路行来颇有辛苦,要不要喝上点什么解渴?”

    秦妙娘为了化解尴尬,低首轻应,“好....”

    慌张坐下。

    “一碗酸乳即可。”

    “嗯。”

    吴宁应着生,摸起身边的乳罐,盛出一碗酸奶。

    “呀....”

    不成想,待酸奶入碗,香兰就是一声惊叫。

    吴宁一皱眉头,心说,怎么了这是?我演得挺像的啊!

    只闻香兰道:“小郎君这酸乳怕是坏掉了吧?”

    “坏掉?”吴宁摇头,“不会吧?近日新鲜酿成,怎会坏掉?”

    “你自己看嘛!”香兰噘着嘴,“都已经稠成浆糊喽。”

    “......”

    我是“瞎子”怎么看?

    “小娘子是说,酸乳太稠?”

    “对呀!”

    吴宁笑了,“那就对了,小生的酸乳与别家不同。”

    说着话,他又从旁边的篮子里取出一个柑橘、一个梨子。

    看向秦妙娘,“小娘子喜欢橘子,还是梨子?”

    秦妙娘虽说不太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不过还是指着柑橘道:“橘子。”

    “好。”吴宁点头。

    很快把橘子扒皮,连同包果粒的那层果衣也用小刀细细剥掉,只留果粒,又放入臼中轻轻捣散。

    最后,把橙黄色的橘子汁连同果粒一同倒入酸奶里,一碗橘子味酸奶就算制成了。

    推到秦妙娘面前,又递上一个小勺子:“试试,看合不合口味。”

    秦妙娘看着碗中浓稠的一碗,一时之间没敢吃。

    “这......确实不太一样。”

    当然不一样,吴宁心说。

    大唐的酸奶虽然也叫酸奶,但是因为发酵方式还有时间的不同,加之用的是羊奶,有点类似于后世的ad钙奶,是酸的,但却是稀奶。

    在吴宁看来,也挺好喝,只是状若稀水,没什么花样儿。

    因为太稀的缘故,加点什么果肉、果粒也都沉底了,想变换一下口味也做不到。

    而吴宁的酸奶这回用的是牛奶,在正常制作的过程中,多了一道高温灭菌的程序。

    所以发酵的时间更长,致使酸奶更浓稠,把橘子果粒加进去,都在奶液里浮着,星星点点,不但吃着别有风味,看着的卖相也是顶好的。

    好吧,这是吴宁专门弄出来准备对付七婶的,至于为什么早不弄,那是因为......

    没有竞争对手啊!

    所谓,没有竞争就没有创新嘛。

    以前,长罗山就他这么一家汤水摊子,卖什么都一样,根本没有必要变什么花样。

    可现在不一样了,七婶那个泼妇不但也起了个摊儿,而且还打起了价格战,那吴宁只能在别处动脑筋,来抢生意喽。

    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新花样儿刚一出来,第一个品尝的是秦妙娘。

    一脸期待道:“尝尝吧,应该会喜欢的。”

    吴宁劝了两次,秦妙娘不好拒绝,只得点头。

    拿小勺子,轻轻舀了一点,慢慢地放入嘴中。

    不想,刚一入口,秦妙娘就是眼前一亮。

    橘子的甜味和酸奶的酸爽融合的极好,而且,浓稠的口感在嘴中化开,酸香满口,好吃得很。

    不作声地又舀了一勺,放入嘴里。

    “怎么样?”吴宁一边切着梨子,一边满脸热切。

    对于唐人能不能接受这种稠奶,其实他心里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秦妙娘露出一个淡笑,“好吃。”

    只吐出两字,便又不再作声,安心享受她的橘子味酸奶去了。

    吴宁闻之,心中甚是宽慰,把切好的碎梨又加到另一碗酸奶里递给香兰,“你也尝尝。”

    香兰看自家娘子吃的香甜,早就大咽口水了,也不客气,端过来就吃。

    这酸乳看上去浓浓稠稠,不似平常,但是不得不说,还是让人很有食欲的。

    “嗯!!真好吃!”香兰可不似秦妙娘那般腼腆,好吃自然要大声说出来。

    不但吴宁听得真切,连山道对面的七婶都不由侧目。

    心说,啥东西把两个城里人吃得这么美?

    趁着吴宁不注意,靠过去一看,不由嘴撇到的耳根子。

    “哼,不就是加了个橘子吗?这城里人还真是没见识!”

    心说,明日定要准备一些柑橘鲜果,有样儿学样。

    ......

    ————————

    另一边的秦妙娘低头吃了一会儿酸奶已感尽兴,便抬头对吴宁道:“这酸乳的制法是你想出来的?”

    吴宁不敢贪功,道:“稠乳在京师左右并不稀奇,只不过房州没有罢了。”

    “哦。”秦妙娘这才想起,吴宁的口音与房州本地略有差别。

    “这么说,小郎君是从神都那边来的,非本地土长?”

    吴宁点头,“五年前家逢大变,这才随舅爹来此投亲。”

    “......”

    秦妙娘脸上现出歉意,不用想也知道,随娘舅远走,家中父母怕是皆不在人世了,又身有眼疾,想必这一问,又勾起了他的伤心往事吧?

    想到自己与之年龄相若,可是吴宁不但经营客店,而且还在路边支起摊子,而自己......

    有心安慰,“小郎君身残志坚,倒是让妙娘佩服得紧。”

    吴宁一耸肩,“不然又如何呢?”

    “上苍有德,但也只会关照勤勉之人,而不是可怜之人。”

    “嗯。”

    秦妙娘点头,吴宁这话虽是第一次听说,但却颇有几分道理。

    “听小郎君谈吐,想来必有家学,怎会流落山野?”

    吴宁:“......”

    吴宁沉默了,倒不是他不想答,而是他也不知道怎么会流落山野。

    说实话,吴宁不傻,相反,他比大多数人聪明得多。

    丑舅那副失意样子,他看了五年;孟苍生三言两语喝退丘神绩,他也就在身边。

    况且,依丑舅的那份学识,那份深沉,又怎会如他们所说,就是京郊的农户出身呢?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之秘,他也想知道。

    可是,丑舅不说,这份疑惑也就只能一直深埋在他的心里。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