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喷晕丑舅
    秦妙娘此次上山,不是来和吴宁闲聊的,更不是专程来品尝他的果粒酸奶的,而是有求于吴宁。

    希望他不要把那个雨天中发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好吧,想来也属正常,那天的事,即使吴宁是个“瞎子”,对于这个时代的女人来说,也非什么光彩的经历,当然是越没人知道越好。

    秦妙娘怕就怕,吴宁看不见房中情形,进而不知深浅地出去乱说。

    对此,吴宁自无不可,当然答应喽。

    ......

    送走秦妙娘,吴宁干脆让吴黎看摊子,和吴启又奔了窑厂。

    可惜老祖君那里貌似并不顺利,昨晚那一窑烧砸了。

    见祖君一脸要吃人的架势,两兄弟不约而同的生出一个想法——快溜!

    否则,这身怒火说不得又落在他们两个身上了。

    晚间的时候,吴宁安排好投店的客人,本应回房歇着,可抬眼见丑舅那屋的灯还亮着,不由得来到门前。

    轻拍两下房门,“舅,睡下了吗?”

    一阵悉悉索索之后,方传出丑舅那沙哑的声音,“进来。”

    吴宁推门而入,正见丑舅把桌上的纸墨收拢起来。

    心中一沉,暗道又是这般,就像有什么怕他知道一样。

    “舅,耽误你一会儿工夫。”

    “说!”

    “......”

    慢慢在床沿上坐了下来,想的却是今早秦妙娘那一问。

    “舅,我也不小了,有些事儿心里犯嘀咕,当年咱为啥跑到房州来?还有.....”

    “我爹娘......”

    丑舅面容一冷,“你爹娘已经死了,你还在他们坟前跪过,忘了吗?”

    “没忘。”

    吴宁低着头,那时他还没有来到大唐,可是原主确实在爹娘的坟前跪过。

    但是......

    “舅,我想听实话!”吴宁抬起头,“那死去的如果真是我的爹娘,亦是你的亲妹,那这么多年,为什么从来不见你祭拜,亦不让我祭拜!?”

    “......”

    丑舅不说话了,冷冷地看着吴宁。

    可是,吴宁显然还有话说,“而且,这下山坳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既然是同姓同族,为什么坳子里没有一个人记得我爹,没有一个人提起他们?”

    “......”

    丑舅还是不说话。

    良久,吴宁长叹一声,心道:还是这个结果,还是装哑巴。

    支起身子,向门外走去。

    “回来!”

    丑舅一声厉喝,让吴宁精神一振,猛的转身。

    “你....真想知道?”

    “想!”吴宁重重点头,“不管怎么说,也不管发生过什么,起码我心里得有个底,我知道我是从哪攻来的。”

    “哪怕咱们是杀人的逃犯,还是有灭门的大仇,又或者是哪个被满门抄斩的大官儿之家.....”

    吴宁苦着脸,“你总得让我知道知道吧!”

    “.....”

    丑舅还是不说话,看着吴宁的眼神越发阴冷。

    过了半晌,终于开口。

    “我可以告诉你!”

    “只是......至少现在,你还没有资格知道太多!”

    日!

    吴宁气的想骂娘,逗我玩啊?

    强忍怒气,“那什么才叫有资格?”

    “证明给我看!”丑舅一字一顿,“证明你有资格扛下这么大的仇恨!”

    “怎么证明?”

    “呵。”丑舅笑了,缓缓坐回去。

    “那是你的事。”

    环视屋中,“不过,开个小店,卖两碗酸乳就洋洋自得,一本《左传》读了半年也只翻了十几页.....”

    “像现在这样...”说到这里,丑舅瞪着吴宁。

    “你一辈子都没有知道的资格,还是安心当你的山野村汉吧!”

    “你在激我?”吴宁眼神渐冷,这点伎俩还逃不过他的眼睛。

    “激你又如何?”丑舅轻蔑一笑。

    “空有一身才智,却安于升斗小利,你这一辈子还能有什么出息!?”

    “男儿丈夫志在八方,着眼天下,那才是本事,才有资格听我给你讲你的身世!”

    “现在?”再次轻蔑地斜了吴宁一眼。

    “安心做你的太平逃户、富家翁去吧!”

    嘿!!

    吴宁更来气了,心中大骂:瞅你那个穷酸样儿,你还瞧不起富家翁了是吧?

    “舅爹觉得我甘于商户是自贱身价?”

    “难道不是吗?”

    “好!”吴宁断喝一声,反身坐了回来。

    他还不走了呢,非得跟他掰扯掰扯。

    盘腿往床上一坐。

    “两条路!”

    “什么两条路?”

    “按你那个说法,想有出息,只有两条路。”

    “一是当兵,二是为官。”

    吴宁深沉道:“先说当兵,以四伯的关系,只要朝廷大赦撇开了咱们逃户的身份,落入兵籍易如反掌。”

    “可是,现如今老兵户都想往良籍上转,大唐到处乱窜的逃民之中,更是不乏兵籍在逃。”

    “为什么?因为当兵没前途。拼了命挣下的军功换不来地,更等不来晋升。”

    “哪怕退一万步说,我赶上一场大战,拼了血命还没死,又万幸立了大功,被哪个朝中大员相中,留在神都贡职。”

    “就算这些好运都落在我头上,还是屁用没有!?”

    “知道为什么吗?”这回轮到吴宁轻蔑地瞪着丑舅,“因为大唐的武极天下要到头了!”

    丑舅闻罢,混身一震,“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吴宁反笑,“你不说我没出息吗?”

    “好,我跟你说点有出息的。”

    “下山坳就算是府兵村,全坳子一半是兵籍。而房州有兵户两万余,是除了关垄、汉中和两京之外,兵源最密集的州县之一。”

    “可是,你看四伯这次募兵,哪怕不出征,就是戍卫一下京使,也只募上来两千兵。那别的州呢?情况会比房州好吗?”

    丑舅低头,“不会。”

    “不会就对了!”

    “可这并不影响你以军功立身。只要你肯出去闯,以你待人接物的处事之道,不难出头!”

    “切!”吴宁大嘴一撇,“舅爹短视了吧?”

    “没用!”

    “就算之前说的那些好运都砸我脑袋上,二十年!”

    “依朝廷那个尿性,一个无根无靠的庶民武将,二十年能混到什么官阶?”

    “可是舅爹想没想过,二十年之后,大唐的军界是不是该变天了?”

    “......”

    丑舅起初差点没暴走,这小兔崽子敢反过来说他短视了?

    可是再听下去......

    “变天?”

    “变什么天?”

    切,吴宁吐槽,就这点水平还特么说我没资格?

    今天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资格!

    ......

    ,

    (求推荐票,票票票,谢了诸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