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从心灰意冷到暴跳如雷
    变天,变什么天?

    不是哪个武将要造反,那在大唐属于常态,根本不算大事儿。

    吴宁所说的变天,是大格局的改变,是大战略方向的转移。

    开唐至今,勋田的消耗殆尽,公田的侵吞,军功无用,士兵没有晋升的空间,包括民生越来越好,种种原因让大唐已经不复当年之勇,没有人愿意当兵了。

    可是,纵观大唐版图:

    北到贝加尔湖北岸,南至越南中部,东至朝鲜半岛,西边更是都快顶到阿拉伯湾的海岸线了。

    诺大的一片疆域,如果把元朝的几个汗国抛出去不算,纵观历史,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大唐在前进,一直在前进!

    那么问题来了,朝廷募不上来兵,可这大唐的边疆戍卫、各个都护府的兵源从哪儿来?

    募不上来兵,又怎么守得住这个天下?守得住这盛世?

    更别说大唐霸气未消,哪个番邦敢炸刺,二话不说,干你!可兵源的枯竭又何以维持这份霸气?

    事实上,武则天当政时期,已经是大唐最后的霸气了。

    她的儿子李显继位,什么事儿没干就挂了,等到睿宗李旦登基,大唐就再也维持不住这份横扫天下的霸气了。

    由战略进攻不得不转向战略防守,也就是从边疆都护府统治,转型为藩镇制度。

    后世很多人认为,大唐亡于藩镇。

    正是权力失控的藩镇节度使作乱,才使大唐的国运由盛转衰,这不无道理。

    话说回来,睿宗也好,他儿子玄宗李隆基也罢,看不透藩镇的存在的隐患吗?

    那是没办法,情势所逼,不得不为。

    可是,先不说藩镇的弊病,只说藩镇对武勋的影响。

    最直观的就是,节度使掌握一方的军政两务、武将升免。这种情况下,像吴宁这种要靠山没靠山,要家底没家底的“平民玩家”怎么玩儿?

    京中禁军那是关陇和武勋世家的自留地,各个藩镇能爬上去的都是节度使的家将,平民武将根本没有晋升空间。

    就算有个别漏网的,侥幸蹿升,那也绝对是低概率事件——没前途!

    此时,吴宁盘着腿,口舌生花,比比划划,俨然是一副老夫子教育弟子的做派。

    “除非二十年,我能混到殿前统帅那个级别,否则战略转变,由攻转守,第一个被埋的就是平民武将。”

    丑舅低头沉思,把吴宁刚刚说的话彻底过了一遍,实在找不出什么纰漏,只得道:“你可以为官。”

    “为官?”

    吴宁嘴撇得更甚,“更没前途!!”

    “为何?”

    “简单啊!”把手一摊,“那老太太要当皇帝,这一点舅爹不怀疑吧?”

    丑舅摇头,依现在的形势来看,已是必然。

    “那舅爹觉得,摆在她面前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是前太子李贤?还是废帝李显?”

    “都不是!”

    “是关陇世家,还有七姓十家!!”

    丑舅:“......”

    吴宁继续吹。

    “这两股朝堂大势才是武后登基,甚是她将来施展纲政的最大障碍。”

    “如何制衡,不用我这个小辈告诉舅爹了吧?”

    掰着手指又道:“一方面,重用来俊臣、周兴,还有被舅爹和孟大哥放掉的那个丘神绩这样的酷吏,以酷吏之政威慑世家。”

    “另一方面,以科举为由,大力扶植武氏党羽,明经进士两考尽出武承嗣、武三思门生。”

    “这样的情形之下,舅爹您说,你让我当官,当哪边的官?”

    “咱不是世家子弟,迈不进那道门坎儿,要么跟周兴他们学,被老太太利用完就扔,保准没有好下场。”

    “要么,去给武氏当狗!”

    好吧,吴宁没说,就算给武氏做奴才,下场可能更惨。

    包括后来,为了进一步制衡世家,武老太太又扶植起李氏派系,还有放纵狄仁杰集团。

    关键是,这两家也不好混啊!

    放眼历史,哪一家,哪个人得了善终?

    太平、李显、韦后,不但跟着他们的人都倒了大霉,自己都没能幸免。

    狄仁杰倒是寿终正寝,可那也是几经起落,被折腾的不轻。

    而且,跟着老狄一起干大事儿的那老几位,张柬之也好,敬晖也罢,包括崔玄暐,还有下面的徒子徒孙,最后都被流放,且无一例外,都死在流放的路上。

    吴宁虽说对历史不甚了解,可是有一点他非常清楚,那就是:

    从武则天执政,到唐玄宗前期,这段时间的朝堂政治绝对是最危险、最惨烈的。放在整个中国历史大势之中,那也是能排在前面的。

    可以说,作死系数极高。

    “就这种氛围,你让我进去干嘛?”

    “还家国抱负?”吴宁极尽轻蔑。

    “不是当炮灰,就是在自寻死路,好不容易混出头,也得是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我去干嘛?谁去谁傻叉!”

    “所以啊.....”往后仰了仰,一副运筹帷幄之态。

    “当下最好的出路,就是做个富家翁了,没有第二选择!”

    “......”

    丑舅不说话了,倒不是被吴宁说服,而是他万万没想到,吴宁会把朝局形势分析的这般透彻。

    透彻到,他这个自认全知全觉的人,都已经望尘莫及了。

    心中暗道:这孩子,果然不凡!

    ......

    呵呵,当然望尘莫及了。

    你以为吴宁这就是即兴给你吹吹牛皮?

    错了!

    这货把这些问题在脑子里翻来覆去,已经转了五年了。

    打从穿越而来的那一天开始,这些东西在他脑袋里就没停过。

    说白了,做为一个“天选之人”,一千三四百年之后的穿越者,吴宁不可能一上来就打算小富即安的混一辈子。

    他也想轰轰烈烈干点大事儿,最好青史留个名,起码证明他来过。

    所以,怎么活?怎么闯?各种出路,是当兵,还是当官,是从商,还是做个大地主,这些年他都在脑子里细细地想过。

    结论就是:

    战场没前途,当官太危险,我还是.....

    混吧!

    ...

    ——————————

    此时,丑舅已经被吴宁喷晕了,怔怔地坐在那里发呆。

    吴宁也不打扰,让他自行消化。

    等了一会儿,见丑舅面有缓和,这才悠然道:“怎么样?我还够资格吗?”

    够......

    丑舅心里想说,很够了!

    可是,抬眼看向吴宁,依这样的心智,只做一个富家翁......太可惜了。

    “你先回去,睡着。”

    “啊?”吴宁有点意外,“就这样儿,舅爹还不跟我说?”

    丑舅惨笑,“等到合适的时机,我会告诉你。”

    这一回,倒是没说吴宁不够资格。

    得!

    吴老九翻着白眼,特么要知道还是这么个结果,我跟你废这唾沫星子干嘛?

    “走了,舅爹早点歇息!”

    ......

    吴宁走后,丑舅又默默地坐了很久。

    最后,拿出刚刚本已经写好的一封书信又呆看了半晌,终还是递到油灯之下,慢慢点燃。

    铺开新纸,研磨执笔:

    “吾弟伯玉,敬启。”

    ......

    ,

    (还有一章哦,票票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