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下山坳要挣大钱了
    吴宁回去之后,其实也没睡着。

    跟丑舅那么说是一回事,可是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又是另外一回事。

    说白了,让他守着一间客店,庸庸碌碌地过一生?

    不是不可以,但是,总有些不甘。

    浑浑噩噩地睡下,一觉天亮。

    起床之后,做了早饭。日上三竿,客人都已经吃完了,李文博和罗厨子才来上工。

    倒不是二人故意来晚,问题还是在于,二人都住在城里,早上要等到城门开了之后才能出来。如此一来,必然是早不了的。

    “这样不行啊!”

    吴宁暗道:早上来的晚,晚上也得赶在关城门之前回去,很是耽误事。

    看来,得找个机会与这二人说说,实在不行,搬到坳子里来住算了。

    正想着,昨夜的客人要出门,吴宁只得先把这事儿放下,迎了上去。

    昨夜的住客是一个老者带着儿子、儿媳,正好包下了两间房。

    至于来长罗山干什么,吴宁不用问,只看就知道了。

    那儿媳怀中抱着一刚满月的婴儿,肯定是上山找肖老道批八字、起名之类的事儿。

    吴宁看他们又老又小的也挺不容易,所以决定帮上一把。

    上到近前,“这位老丈,请留步!”

    那老者一愣,“小郎君尚有何事?”

    刚刚不是给过店钱了吗?

    吴宁一笑,递一张纸条,“老丈可把这张字条交与观中的孟道长,他会帮忙通融则个,省得老丈再排次序了。”

    老者闻之大喜,他们这一家是襄阳那边远道而来,若是能得以通融不用排队,当然越早回去越好。

    长身一礼,“多谢小郎君宅心仁善,厚助老夫!”

    吴宁闻罢,淡笑相送,“时辰不早,老丈还是速速上山吧。”

    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吴宁也是看着老头儿衣着不俗,谈吐儒雅,应该不是行商,而是读书人,算是结个善缘吧。

    送走了老者,和吴启、吴黎,还有虎子把摊子一出,扔给吴黎,三人便又朝炭窑去了。

    昨天又折腾了一天,不见祖君回来,不知道弄成什么样儿了。

    到窑上一看,好嘛,三口窑已经都让老祖君改成了新窑的样式,正在出窑。

    成了?

    吴宁心中生疑,可是,祖君这脸色怎么......

    上前一看,好吧,吴宁想多了。

    三窑木炭,不是成灰,就是没烧透,老头儿正蹲在窑前发呆。

    吴宁只得安慰道:“祖君莫灰心,这才两天,早晚能试出来的。”

    大木料和小树枝所用的炉温,还有闷窑时间肯定不一样,这需要一个漫长的尝试。

    可是,吴宁的话却是一点没让祖君心情转好。

    沉闷的摇着头,“试不了了......”

    “咋了?”

    “没炭料了!”

    吴宁:“......”

    吴宁这才想起,今夏窑厂就收上来七八窑的料,这两天却是都折腾光了。

    “不试了。”祖君心有苦楚,“试出来又能怎样?一样是没料入窑。”

    下山坳炭窑的问题是收不上来炭料,都让陈家庄截了胡,就算有吴宁这种出炭多的新法,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空有赚钱之法,却是没有下锅的米,又有什么用?

    此时老祖君支起身子,艰难地走到吴宁烧成的那一窑炭堆前,抓起一把,木纳开口:

    “这炭烧的好啊,可惜,咱没那个享受的命!”

    说着话,心灰意冷背起手来,慢慢地往回走。

    背影看得吴宁有些心痛,祖君仿佛又老了几岁。

    吴宁一阵懊恼,想到昨晚还和丑舅吹的天上地下,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特么一个炭窑就拦在了他前面。

    气急败坏地抓起一把炭枝恶狠狠地攥在手里,用力太大,乌黑的枝条都被他攥成了炭粉。

    猛的扬出去!

    “老子还不信了,带不起来一个下山坳!!”

    “哎....”

    一边的虎子可不知道他九哥心里多不是滋味,瞅着扬得满天飞的炭粉,放飞了想象力。

    “你说这炭末子要是活点水,能沾一起就好了,全给它粘成大块儿的卖!”

    “!!!”吴宁心跳都漏了一拍。

    猛然转身看着虎子,“你说啥!?”

    虎子吓了一跳,本能地摇头,“啥也没说,啥也没说!”

    随之摆出一副要挨揍的可怜相,“九哥,可不敢跟老八学啊,知道你难受,那......那也不能拿兄弟撒气啊!”

    “滚蛋!!”

    吴宁被虎子逗乐了,原来这货以为我要揍他?

    “我问你刚才说啥,也没说要上手。”

    “哦。”虎子一听不打人,立时放心,“我就说活点水,粘成大块的啊。”

    “对了!”吴宁长出一口浊气,“就是这句!”

    “你-他-妈就是个天才!”

    说着话。

    “吴启,去找个碾子来!”

    “啊?”吴启懵了,把碾子弄炭窑来?

    “干啥啊?”

    吴宁神秘一笑,卖了个关子,“磨....炭!”

    ......

    ——————————

    虎子说的一点没错,特么可以粘成大块儿的嘛!

    吴宁心说,我怎么把这个茬儿给忘了。

    后世的那些烧烤炭啊,无烟炭啊,哪个也不是原炭拿出来卖的啊,那都是机制炭。

    过了一会儿,吴启还真用牛车拉来一副碾子,吴宁也不含糊,真的开始磨炭。

    本来就碎的不成再碎的炭枝,让他上了碾子磨的更碎,俨然就是炭粉。

    “我说老九!”

    吴启和虎子一边推着碾子,一边道:“能行吗?你磨这么碎,那不更点不着了。”

    “能行。”吴宁大包大揽。

    吴启听得是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你可一定得行啊,我这可是冒着被打死的风险。”

    “什么意思?”

    吴宁一皱眉,他听吴启这话里怎么不太对呢?

    结果,没等吴启出声儿呢,就见老祖君拎着个棒子杀了回来。

    一边往过来,还一边骂:“小兔崽子!!败家玩意!!你把碾子搬哪儿去!?”

    吴宁傻眼了,低头看看已经被炭粉糊得黑曲曲的碾子,再抬头瞅瞅暴跳如雷的祖君......

    问向吴启:“你...你不会....不会是把祖君家磨米的碾子搬来了吧?”

    “对啊!”吴启瞪眼点头,“要不我上哪儿弄碾子去!?”

    “老八、虎子,我还叫了老十一和老十四,我们五个使了大劲才弄上车,可费劲了呢。”

    “你大爷!”吴宁一声大骂,拔腿就跑。

    你拿磨米的碾子磨炭,祖君还不杀了你?

    .....

    。

    (三章了哦,票票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