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重名儿?
    “小兔崽子!!给我站住!!”

    好好的米碾让这帮小兔崽子糟蹋成这个样子,老祖君怎肯罢休?

    ......

    “祖君且慢,我有话说!”

    吴宁事出有因,自然要为自己辩护一番。

    ......

    “无甚可言,看打!”

    ......

    然后,辩护无效。

    一个老头儿追着三个娃娃绕着乌黑的碾子就转起了圈儿。

    虎子胖跑的慢,被祖君的大棒子招呼得那叫一个欲死欲仙。

    抱着脑袋,“祖君饶命,不关我的事啊!”

    他就是个从犯,为啥棒子都招呼在他身上了呢?

    可是,不等祖君搭腔,吴启在前面已经抢白出口:“怎么不关你的事儿?”

    一边跑一边叫,“祖君打的好,就是这胖子出的主意,刚刚九哥还夸他是天才呢!”

    “对!”吴宁眼前一亮,也不解释了,“就是这胖子出的馊主意!”

    祖君一听,那还了得,棒如雨下,招呼得更勤快了。

    吴三虎欲哭无泪,心中呐喊:

    天才原来是要背锅的啊!

    .....

    ————————

    祖君其实也不是真打,主要还是吓唬。

    这帮混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什么祸都敢闯。

    况且,吴宁和吴启把事儿都赖到虎子身上,老祖君反而心里有数儿了。

    就虎子那个憨样儿,哪来那么多歪脑筋,多半又是被这两个兄弟给坑了。

    打了一会儿,老头儿也就停了下来,喘着粗气:

    “说!!为何糟蹋东西?今日若说不出个原由,老夫打死你们几个败家东西!”

    吴宁一听,“我来!”

    终于给我说话的机会了。

    生怕祖君反悔,用最言简意赅的语言大吼:“我能让炭渣变废为宝!”

    “......”

    果然有效,老祖君怔在当场,半天没反应过来。

    看着那乌黑的炭粉,这小子成把这东西变成宝?

    良久,猛的抡起棒子,“好你个兔崽子,就知是你的主意!”

    “真的真的真的!!”吴宁抱头鼠窜,“绝无虚言!”

    “那也该打!”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

    ——————————

    “说,如何变废为宝!”

    祖君打累了,终于拄着棒子停了下来。

    吴宁那边,心里这个憋屈啊!

    “祖君且看。”

    祖君瞪眼,“那还扭捏做甚?速速做给我看!”

    日!

    我也是为了坳子好不啦?结果挨了一顿打,最后还得乖乖听话,做给他看。

    老头儿,你狠!

    赶紧让吴启去挖些做泥砖用的干土,招呼虎子继续推碾子磨炭。

    老祖君看着米碾被吴宁弄得彻底不成样子,估计洗涮都洗涮不回原样儿了,那叫一个心疼啊,抡起棒子就是一下。

    “快点磨,若是不成,看我不打死你!”

    吴宁忙不跌地点头,“这就好,这就好......”

    瞪着正揉着屁股的虎子,“你特么快点。”

    虎子:“......”

    为什么挨打的还是我?

    ......

    ——————

    只为给祖君演示一番,所以吴宁也没磨太多,等吴启把土弄回来,他这也就停了。

    接下来则是磨土,做泥砖用的不是一般的田土或者山土,而是深挖出来的胶泥土,粘性大。

    若是干土,则是一块儿一块儿的,跟石子差不多,非得上碾子碾一遍才行。

    可是老祖君一看,好嘛,你拿我的碾子磨炭也就算了,土也磨?

    又要打人,可是吴宁躲的快,一棒子下去,倒霉的还是虎子。

    ......

    后面更是离谱,吴宁居然把炭粉和土粉掺到了一块儿,倒上水开始活。

    这可把祖君又气着了,“炭掺土,那还能着火吗!?”

    “能!”

    吴宁重重点头,“放一百二十个心,肯定能着火!”

    胶土的量大概是炭粉的三分之一,这点儿还不至于影响燃烧。

    加水活湿也不是活成炭泥,而是炭粉湿润,拿手一攥不出水,但成坨的成度。

    活的差不多了,吴宁就招呼吴启和虎子开始“团煤球儿”了。

    祖君眼瞅着吴宁他们仨在那儿“活泥玩”,瞪着眼珠子,“这能行!?”

    掺泥倒是真把散趴趴的炭粉粘到了一块儿,但那里面掺的可是泥啊?

    老头儿还是不信这玩意能着火,而且即使能点着,那怎么能和块炭比?

    成色不好,那也没人买啊?

    “三个败家东西,我的一副好碾子......”

    “您老放心!”吴宁打起包票,“肯定不比大块炭差上多少。”

    现在只等炭球晒干,一试便知。

    为了能快点干,吴宁干脆把炭窑又点着了,把炭球围着窑口码了一圈儿烘干。

    再然后,一老三少,四个人就开始支着下巴,坐在炭窑边儿上等了。

    “九郎!”

    老祖君现在棒子已经扔了,人也平静了下来。

    “真行吗?”

    吴宁顿了顿,“应该行。”

    “嗯,要是真行,祖君给你记上一功。”

    说白了,老头儿当然也希望吴宁这不是瞎折腾,当然也希望这个法子可行。

    要知道,吴宁这用料,可比原本的烧炭方法省太多了。

    首先是炭料,这根本不需要什么大的、好的炭料,破枝烂叶满山都是,几乎就是不要钱的。

    这不但解决了下山坳收不着炭料的尴尬,而且......

    而且别忘了,这封窑法的出炭量可是比原本要高多了。

    其次,吴宁这里面还掺了三成的胶土,这东西比破技烂叶还不值钱,可现在却算的是成炭的分量。

    也就是说......

    老头粗略地算了一下,三百斤的干枝丫,算上引柴和烂叶,大概成出三百斤的炭粉。

    再加上一百斤的胶土,最后成炭那就是四百斤。

    以往用大料烧碳,就算是一千多斤的干料,那也出不少这么多的炭啊!

    只要吴宁这掺了土的炭球不至于太次,点都点不着,那么只凭这次品炭,炭窑也算有救了。

    ......

    祖孙四人一直守到下午,炭球终于算是干了。

    “点上几块试试!!”

    祖君早就等不急了,立马让吴宁点一堆试试火力。

    吴宁自无不可,赶紧捡了十几个炭球儿,从窑里耙出一小堆炭火当引柴。

    之后又找了个蒲扇,呼啦呼啦地扇了起来。

    “完了....”

    吴宁扇了半天,祖君见炭球还不起火,心就直往下沉。

    “祖君别急。”吴宁安慰道,“这种炭是难点着,不过您再等等看。”

    又送了一会儿风,吴宁停了下来。

    底层的炭球儿已经是暗红色,算是点着了。

    这时祖君把手放到炭堆上方,心登时一宽,“火力还行,有戏!”

    别看就底下着了一点,可是这热度一点不比普通的炭块儿低,再看看烟气。

    “烟好像也不大!”

    老头心里更轻松了些,只凭这两点,这炭球就应该卖得出去。

    心里盘算无非就是比大块炭便宜一些,左右这炭球的成本也不高,算下来可能比块炭挣的还能多些。

    “只是不知禁烧不禁烧?”

    “呵呵。”吴宁一听,乐了。

    “那您老就看看这十几块能烧多久吧!”

    别的吴宁还真没底,但是这抗不抗烧,他却是底气十足的。

    这里掺了胶泥,加之磨成粉,再重新压制的炭球,密度要比炭块大得多,抗烧程度绝对不是块炭可以比的。

    ......

    结果,正如吴宁所料。

    就这么十几块炭,四个人坐在炭火边儿上等着它烧完。过了足足了一个时辰,老祖君扒拉开炭灰,里面还有一个个通红的炭核没烧完。

    老头儿震惊了,怔怔地看着吴宁。

    “发了.....”

    “咱下山坳要挣大钱了!”

    “......“

    吴宁看着祖君露出多日不见的笑容,心中一暖,说不出的充实。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