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卖萝卜
    十月中旬的房州,已经日渐寒冷,下山坳的农活也只剩最后一茬秋菘菜没收。

    这东西耐寒,就算下了霜再收也不打紧,趁着还有几天空闲,老祖君亲自组织乡亲们上山捡枝丫,坳子里一下子反倒冷清了下来。

    除了吴宁、吴黎、六婶和五婶要留在家中看客店,白日里却是看不见半个人影。

    此时,让李文博盯着前院的客店,吴宁和吴黎两个人则是来到后院的菜窖,把里面的萝卜搬出来。

    菘菜快收了,窑里的这些萝卜却是要腾腾地方了。

    “那人真的是陈伯玉?”吴黎还忘不了那天吴宁的丑态。

    “该!让你瞎抄,撞上正主儿了吧?”

    吴宁抱着萝卜从地窖里爬上来,瞪着眼睛嘴硬:“撞上就撞上了,能怎地?”

    “呵。”吴黎撇着嘴,“人家可是官呢,是进士,收拾你还不动动手的事儿?”

    “行行行!”吴宁没工夫和他废话,“赶紧干你的活,你娘挺个大肚子还在家里看着呢。”

    五婶孕期将满,临盆在即,吴老八这货却是一点都当回事儿。

    “还一个多月呢!”吴黎回嘴道,“急啥?我娘都不急。”

    吴宁拿他没招儿了,这货就有那股子愣劲儿,无语道:“赶紧搬吧!”

    “不是,你搬完放哪儿啊?”

    四伯家那七八亩菜田,加上各家的冬菜都堆在这一个窖里,足足有好几千斤。

    听吴宁那意思,秋菘菜收回来,他还要往窖里屯。

    吴老八就不明白了,这么多菜,够他吃个十年八年的了吧?

    只闻吴宁道:“咱俩下午装一车,推到城里看好不好卖。”

    “嘿嘿。”吴黎乐了,扔下一抱萝卜,又捡起一个,在大襟上蹭了蹭,吭哧就是一口。

    “还别说,说不定真能好卖。”

    这秋萝卜在菜窖里放了两个多月,却是和刚从地里拔出来的一样水灵。

    而且,经过在地窖里放了这么长时间,少了些燥气不辣心,只剩下甘甜了。

    ......

    临近晌午,吴黎去套了车。

    哥俩也不知道头天出去卖萝卜是个什么行情,只装了小半车,不过两百来斤就进了城。

    菜集和牛马市都在西市口,因为过午才开市,吴宁也不着急,赶着老牛车和吴黎慢悠悠地往城里逛荡。

    不得不说,大唐的生活节奏还是很慢的。

    因为城镇实行的是坊市制度,百姓和商家都被圈在一个个里坊之中。且商、民分制,民坊之中除了汤水、面摊几乎没有什么商业行为。

    商品交易都集中在东西两市,而且不像后市,一早就开门营业,得到过午之后方可经营。

    说白了,你要是上午想买块肉、称斤米粮,对不起,连开门的铺子都找不到。

    所以说,大唐的这些商家都是“上半天班”,过午开门,黄昏打烊。充其量那些酒楼妓寨、青楼茶馆加个夜班。

    你说这生活节奏,能不慢吗?

    哥俩把牛车赶到西市口儿,菜集也才将将开市。

    吴宁也不着急,让吴黎看着车,自己先在菜市里转了一圈。

    现在已经是算是初冬了,菜市里的菜品并不多。

    除了刚下来的菘菜便宜得快要烂了大街,像是秋葵、菠棱菜、菖头之类的夏菜不但稀少,而且价格也高的离谱。

    新鲜菘菜一文钱三斤,个头小一点的恨不得一文钱五斤。

    而秋葵则是已经卖到了五文一斤,菠棱菜更贵要八文一斤,比猪肉的价格还要贵些。

    萝卜倒是不少,且价格也不算贵,只两文钱一斤。

    不过,吴宁都不用上手,只用眼睛看就知道,那都是放了好几个月连皮都起皱了的蔫萝卜,远没有他的萝卜成色好。

    回去和吴黎汇合,二人寻了一处显眼的位置把牛套一解,以车为摊儿,就算开张了。

    正如吴宁所料,像他这么新鲜的萝卜在整个西市算是独一份,肯定能卖出去。

    只不过,来了几波买菜的客人,看着倒是都挺相中,可是一问价格......

    “四文钱一斤?”

    无不大摇其头,依依不舍地都走了。

    “我说老九,是不是卖贵了啊?”

    吴黎心里有点没底。

    说白了,萝卜这东西和菘菜一样,不是什么稀罕物。两个月前放下来的时候,和现在的白菜一个样儿,一文钱能买上一堆。

    依吴黎看来,和别家一样,卖两文钱已经是不低了。加上水头足,卖相好,肯定比他们的好卖。

    可是,你看看现在,吴宁非卖四文一斤,结果还没那些个蔫萝卜卖的快呢。

    “你急啥?”吴宁安抚道,“听我的,先卖卖看!”

    他本来也没打算是个买萝卜的都做成生意,说白了,他就没打算当平常蔬菜来卖。

    谁让货好呢?普通百姓舍不得花这个高价。

    但是,总有富户大家、酒楼菜馆之类的专挑好菜来买,若非如此,菜市上那些五文、八文的高价菜卖谁去?

    用小刀切开一个水灵灵的大萝卜,摆在最显眼的地方。

    “别着急,慢慢等。”

    ......

    这一等就是老半天,还和刚才一样,问价的多,真买的却是少。

    偶尔有大户人家的家仆来问过,却也只是买上两三斤。

    不过,却是都在问吴宁哥俩明日还来不来,说是要回去问过主家,才敢多买。

    吴宁了然,毕竟只是萝卜,四文一斤若是没主家应允,一般人还真不敢做这个主。

    就这么带带拉拉的卖,临近闭市,竟也卖出一百来斤。

    吴宁正在琢磨,怕是要把剩下的一半拉回去了。

    不想,摊儿前却是来了个熟脸老头儿。

    “哟!”吴宁眼前一亮,“这不是秦府的秦管家嘛?”

    “怎地?还劳您老亲自采买?”

    秦福也是一怔,细看之下才认出来,“你是......寻翠居的那个吴九郎?”

    上次他帮自家老爷去送过钱。

    “正是小子。”吴宁心说,怎么把这个茬子给忘了。

    城里的这些大酒楼,可还没采买明天的肉菜呢。

    立马推销道:“这萝卜不错,秦管家看看?”

    秦福微微皱眉,上次让这小伙敲了主家五百贯,怎么今天又卖起萝卜来了?

    因为那五百贯,对吴宁印象就不太好,哪还肯买他的萝卜?

    “不,不买。”

    说着话儿,不想和吴宁纠缠,抬腿就要走。

    可是,转身之际,余光一扫,正见吴宁切开那萝卜在夕阳下闪着水灵灵的光亮。

    秦管家又顿住了,缓缓回身,拿起那半个萝卜好好瞅了瞅。

    “是不错哈。”

    “那是自然!”吴宁急忙拿小刀切了一片,“秦管家尝尝,跟地里刚拔的一样。”

    “嗯。”秦福咬了一小口,确实好,不糠不蔫,脆爽的很。

    心说,一码归一码,这吴九郎人不怎么样,可是他的萝卜还是不错的。

    抬手指着小半车萝卜,“我要是全要了,.什么价?”

    “好说好说。”吴宁露出笑脸。

    “既然是秦府用菜,自然要便宜一些。”

    伸出四个手指,“四文钱一斤。”

    吴黎在那直翻白眼,四文钱还特么便宜一些。这货无耻啊!

    而秦福一听这个价,也瞪了眼,“四文钱?”

    “老夫买了这么多年菜,就没买过四文一斤的萝卜!”

    吴宁淡笑,“那您老买了这么多年的菜,在初冬之时,买过这么新鲜的萝卜吗?”

    “你!”

    秦福一阵气结,暗骂,我说不过你还不行吗?我不买总行吧!?

    掉头就想走,可是一步都没迈出去呢,就听身旁有人搭腔,“这位小哥,萝卜怎么卖?”

    秦福走不动道了,说实话,换了别人,谁爱买谁买,和他半点关系也没有。

    可是眼前这位,却是没那么轻松了,乃是秦家酒楼的死对头,翠馨楼的王掌柜!

    不等吴宁给王掌柜报价,秦福已经抢先开口:“这一车萝卜我都要了。”

    说完,还不忘瞪了王掌柜一眼,阴阳怪气道:“抢了人家的厨子,还来抢萝卜,这人啊,端是不知廉耻。”

    吴宁一挑眉头,怎么着?这两人有故事啊!

    王掌柜这时也看到了秦福,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冤家路窄了。

    可惜,王掌柜背景还真不屑于和一个家奴争一时之长短,讪笑道:“秦管家何必如此?在商言商,我出的价高,那人家自然就乐意来我翠馨楼出佣。”

    吴宁在边上听着,暗暗点头,哦,原来是翠馨楼的人,我熟啊!

    只闻王掌柜继续道:“就好像有人出的比我翠馨楼还高,那不也把我的厨子挖走了吗?”

    “噗!!!”吴宁一口老血喷出来,傻愣愣地看着两人吵架。

    ......

    秦福道:“商亦有道,背后使手段算什么本事!?”

    王掌柜:“此言诧异,怪只怪你秦家酒楼留不住人,与我何干?”

    “你无耻!”

    “秦管家甚言!”王掌柜心说,我爱搭理你,怎么还上脸了呢?

    “你们等会儿!!”

    吴宁一声高叫,把二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不是,我,我没太听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指着秦福,“你家的厨子被他挖走了?”

    “对!”

    又看向王掌柜,“你挖了他家的厨子?”

    “对!”王掌柜点头,“那又怎样?我家的厨子也被别人挖走了!”

    “不怎么样。”吴宁甩着脑袋。

    “你们继续,和我没关系。”

    ......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