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白送秘方?
    世间的事就是如此,兜兜转转,你不知道哪一天就转回来了。

    吴宁可没想到,自己挖了翠馨楼的厨子,最后坑的却是秦家。

    他更不知道,秦福对于王掌柜的厌恶也不仅仅于此,两家甚至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他甚至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王掌柜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在商言商,你没我出的价高,那就怪不得我了。

    安心把自己摘出来,站在一旁听两人吵架。

    不过,好在古人都是要脸面的,秦福气不过嚷嚷几句,见有人围拢过来看热闹,自然也就收敛了。

    而王掌柜本来就不想和一个下人废什么唇舌,摇了摇头,摆出一副大度之姿,背着手走了。

    ......

    “秦管家这菜......还要不要了?”吴宁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歉意的。

    刚刚秦福说买萝卜的话,他听得出来,那是气话。

    现在有此一问,也是给秦福一个台阶下,别坑了人家的厨子,又强卖了半车菜。

    可是没想到,秦福还挺爷们儿,眉头紧锁,“小郎君这叫什么话,说了要买,自然不可食言。”

    得,吴宁心想,我问的多余行了吧?

    “那您的车呢?过了秤,小子帮您装上。”

    “没赶车。”秦福道,“劳烦小郎君送一趟。”

    “这......”

    这可就为难了啊!

    吴宁苦笑,“秦管家怕是说笑了。”

    看着天色,“这说话就要关城门了,若是送一趟,那我二人就肯定出不了城了。”

    “呵。”哪成想,秦福笑了。

    “进城的时候,小郎君没看告示吗?”

    “什么告示?”

    “府衙为戍京使周全,从五日前开始,就提前半个时辰闭坊城门了。你就算现在走,也出不了城。”

    “啊?”

    吴宁和吴黎对视一眼,还有这么一说?

    看来,今晚还真回不去,得到四伯家里暂住一晚了。

    不过,既然如此,帮秦福送一趟货倒也没什么。

    与秦福一起出了西市,秦家酒楼在东市,正好要横穿整个房州城。

    吴宁赶着牛车,出了市口就要直走,却被秦福叫住,拐向正北。

    “走这边。”

    “不是送到酒楼吗?”

    只闻秦福道:“酒楼歇业,送到府里。”

    “......”

    吴宁心说,这是还没找着厨子?

    一边闷头走路,一边试探道:“是因为翠馨楼挖了厨子?”

    “嗯。”

    秦福心情不太好,不过吴宁怎么说也是统军的侄子,倒也没有太多防备。

    “从襄阳请的名厨还没到。.”

    “哦......”

    罗厨子到下山坳已经那么长时间了,秦家这边还没请来厨子,估计生意影响不小。

    安慰道:“秦家业大,布庄、米铺好几家,短了一个酒楼,秦管家也不用太放在心上,早晚能缓过来。”

    这一次,秦福没说话,只是微微地摇了摇头。

    ......

    ——————————

    一路无话,秦福把吴宁、吴黎领到了府街西北角的永平坊秦宅。

    把牛车拴在门前,便招呼家奴出来搬萝卜。

    在这之前,吴宁已经秤过了,一共一百三十几斤萝卜。给秦福抹了个零头,只收了他五百文。

    秦福也没客气,这萝卜买的不便宜,抹些零也是应该的。

    不过,却是拿出十个大钱来递给吴宁,“坊街一进来往北去,有一家客店,你二人今晚就在那儿对付一宿吧。”

    “不用。”吴宁没接那钱,“城中有亲戚在康平坊。”

    “哦。”秦福这才想起这两位是统军的侄子。

    康平坊是房州最大最好的坊,住的非官即贵,像秦家这样的富商之家都没有资格在那边落户。

    “那我让他们赶紧搬,坊门快关了。”

    为了不耽误工夫,自己也上手往府里搬萝卜。几番接触,感觉这个吴九郎虽说狡猾了点,但是说话办事还是挺让人舒服的。

    吴宁这边也想帮忙搬,可是一想到自己在秦妙娘那里是个瞎子,想了想,还是不进去了,万一碰上了怎么办?

    没一会儿,萝卜就都卸了车。

    此时天已经擦黑了,再有一刻钟坊门也就该关了,吴宁估摸着这点时间也够把车赶到康平坊了。

    与秦福告了辞,正要走,就见秦文远刚刚回坊,正走到家门口。

    老头儿一脸的疲惫,。见门口乱糟糟的,“这是干什么?”

    秦福回话,“回主家,新买了些萝卜。”

    “哦。”秦文远根本没看见吴宁,应了一声,佝偻着身子就要进家门。

    “秦家老丈留步。”

    “嗯?”

    吴宁这一声搭话,才算把秦文远叫住,凑前一看,“这不是吴家九郎吗?怎么在这儿?”

    吴宁一叹,心说,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对吴黎道:“你先把车赶到四伯家吧,我与秦老丈有话说。”

    吴黎看了看吴宁,又瞅了瞅秦文远,点头道:“那你快点啊!”

    送走吴黎,此时,秦府门前只剩吴宁、秦文远,还有秦福。

    “听说老丈的酒楼出了些岔子?”

    秦文远点了点头,“有劳小郎君费心了。”

    “有纸笔吗?”见秦文远一副心不在焉,吴宁也不废话了,“小子再送老丈一个秘方。”

    秦文远一听,下意识脱口而出:“不用了吧?”

    特么上一张秘方,仗着他四伯是统军,敲了他五百贯,还来?

    却不想吴宁淡然一笑,“放心,不收钱。”

    一听不收钱,都不用秦文远吩咐,秦福自己就要小跑回府去拿笔墨。

    “慢。”秦文远阻止,“让出府门,外面多有不便,小郎君里面请。”

    “不用。”吴宁心说,我倒想进去,可是不行啊!

    “这个时辰多有不便,小子还是不给老丈添麻烦了。”

    秦文远一听也对,自家除了他这个老头儿,就剩一个闺女,大晚上的把年轻小郎叫家来算怎么回事。

    只得让秦福取来笔墨,吴宁则是把纸垫在膝间,借着秦府的门灯写了起来。

    “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秘方。”

    一边写,一边与秦文远说解:“我店里的砂锅饭老丈是吃过的,当下正在流行,至少在房州一地还算有些名声。”

    “最主要的是,做法简单,根本不用什么名厨操持。老丈没请到厨子之前,可以暂时顶一顶。”

    把砂锅饭的做法写完,吴宁把方子塞到秦文远手里。

    “盛饭的砂锅可不是老丈去时的大锅,是近日小子特意订做的。明日可让秦管家去我那里拿一个回来做样子,找陶店订做。”

    “这......”秦文远有点懵。

    这小子今天怎么这么好?白送秘方,还帮着酒楼度过难关?不会是有什么企图吧?

    ......

    。

    ——————

    拉肚子,只一章,记着过几天补。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