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不知道是谁,就被坑了
    吴长路走过西北,征过吐蕃,到过长安,也去过洛阳。

    所以不论是在吴氏亲族,还是大唐百姓之中,他都算是少数有见识的那一类人。

    可是,说心里话,他从来没遇见过一个像吴宁这样的人。

    小小年纪,有着普通百姓的谨小慎微,可同时又兼具着蔑视一切的跋扈与张扬;

    有山里孩子的淳朴,却也不失小城民的圆滑世故;

    有善的一面,但在善的背后,总给人感觉隐藏着一股暴虐。

    有时候,吴长路这个老兵都会生出一种畏惧,不敢引燃他心中的那份暴虐。

    可有时候吴长却在期待......

    吴宁的身世注定不凡,他期待有人会点燃他心里的那团火。

    必定燎原,势不可挡!

    “你舅爹说的没错。”

    “嗯?”吴长路突然来这么一句,把吴宁弄的一愣。

    “舅爹说啥了?”

    “他说你做事太儿戏了!”吴长路冷笑。

    “送个萝卜,站在街上和秦文远只聊了那么几句,你就把房州最不能得罪的人给得罪了。”

    “呵....”摇头苦笑,“四伯我自问也没这个本事。”

    “无所谓得不得罪。”吴宁出奇的平静。

    说白了,他是被逃户这个身份压了五年,这五年间与王弘义没有交集。

    可换位去想,如果他不是逃户呢?

    五年啊!

    这五年间会挣下多大的家业?

    那么这一次,王弘义盯上的会不会就不是秦文远,而是他了?

    即使不说那五年,只说现在,吴宁已经对下山坳,对自己的人生有了一个相对完整的规划,而且已经开始起步。

    那等到自己积累到一定地步,王弘义会不会又觊觎吴宁的家财,生出贪欲呢?

    可以说,只要王弘义在房州一天,吴宁就绕不过这道坎儿,区别只在于早与晚的问题。

    “你就不怕他报复与你?”

    “怕!”

    “但是我更怕他报复我的时候,身边连个帮手都没有。”

    “嗯?”吴长路皱眉,一时间没明白吴宁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个秦文远自身都难保,可算不得什么帮手。”

    “谁说秦文远了?”吴宁低头扒饭,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差点没把吴长路惊着。

    “我说的是房州大令孙宏德。”

    “!!!”

    “孙宏德!?”吴长路极不淡定,“孙大令怎么可能成为你的帮手。”

    吴宁一耸肩,“敌人的敌人,那不就是朋友吗?”

    “不会吧?孙大令可是圆润的很,他怎么会与王弘义成为敌人?”

    “嘿嘿。”吴宁笑了,“以前不是,可是马上就是了!”

    “......”

    这事儿只能说是吴宁使了个坏,把孙宏德给带沟里去了。

    当然,孙宏德能不能和王弘义交恶,是有前提的,那就要看秦文远用不用吴宁的损招儿。

    可惜,秦家老丈人显然更看中钱财,或者说更看中钱财所能带给家人的安稳。

    所以,考虑了一夜,第二天真的就给张氏写了一纸休书。

    而事不宜迟,张氏第二天就搬出了秦府,第三天就拿着秦文远给她写的押条,把自家夫君告上了公堂。

    对此,孙大令自然不敢怠政,京使可就在房州呢!

    当日升堂,传唤案首秦文远。

    而秦文远对于借贷抵押,无力偿还之事,是当堂供认不讳。

    那孙大令还犹豫什么?事实具在,案理清晰,于是当堂宣判:

    张氏收走秦文远名下诸店之货物、奴仆以抵债资,秦文远不得恶意阻拦,不得拖延,否则按抗律另罚。

    为了在京使面前表现出勤政务实之态,孙大令甚至热心了一回,派了三班衙役陪同张氏到秦家各店监督实施。

    至于这两口子过得好好的怎么就反目成仇,争起家财来了?孙大令才懒得搭理这些家务事呢!

    是以,吴宁出了这个主意还不到五天,秦文远就彻彻底底地成了身无分文的穷光蛋。

    等到与王掌柜的账期一到,王弘义派人拿着押条来收铺子的时候,除了几家空店,屁都没落着。

    这把王弘义气的啊,让侄子王掌柜亲自杀到秦家,结果秦文远把府衙的结案状往王掌柜面前一拍。

    大令亲判,怪不得我吧?要怪也只能我欠钱太多。

    王掌柜看着那张结案状,气的差点背过气去,你特么唬弄小孩呢啊!!

    三岁孩子都看得出来,这是秦文远使的手段,特么孙宏德眼瞎还是怎地,居然判了?

    可是,没办法,王法就是王法,即使是三岁孩子都唬弄不了的笑话,只要盖上了府衙官印,那就是王法。

    笑话?

    笑话你也得挺着!

    回去与王弘义一说,王弘义哪肯吞下这口恶气,特么被一个商户戏耍如斯?

    思前想后,唯有走官面儿上这一条路,亲自去房州府衙与孙宏德理论。

    大概意思就是,你干的这叫什么事儿?挡我财路,这朋友就没法处了。赶紧改判,把被张氏挪走的货物给我追回来,大不了分你一份。

    而孙宏德则回:兄弟,真分不了!

    你怕是在逗我呢?京使就在房州,你让我自食牙脍?这是毁我前程啊!

    再说了,你想吞人家的家产闷头发大财,事先知会我了吗?

    屁都没放一个,现在倒怪起我来了,不仗义吧?

    反正,最后孙宏德就回了一句话:事实具在,案理清晰,这案啊,翻不了!

    然后,王弘义就怒了,老匹夫,你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

    孙宏德怕你这个?现在京使就住在房州,看架势半年一年的都不一定走,他还真不信王弘义敢把他怎么样。

    再说了,你上面有人,老子也不是秃毛鸡,真斗起来,谁怕谁啊?

    于是,王弘义和孙宏德这两个地方大员连吴宁是谁都不知道,就被这孙子稀里糊涂给坑了。

    而骂走了王弘义,气的摔了一地杯碗的孙宏德静下心来一想,好像也不能什么都不做,传出去显得他这个大令太好欺负了。

    急令衙差将秦文远收押,准备择日升堂,判这奸商一个一货两押的欺诈之罪。

    “......”

    “......”

    得到消息的王弘义胸口被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踏过!!!

    你大爷的....

    你大爷的!

    他把秦文远关起来了....

    关起来了!

    关起来我特么想找秦文远都找不着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