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下山坳的高度
    “你这见天的往城里跑,也不盯着客店......”

    吴长路拧着眉头看着吴宁,“老爷子怕是又要棍棒伺候了吧?”

    吴宁不以为意,拎起桌上的水壶,直接就往嘴里灌。

    “祖君??”

    “他老人家才舍不得打我呢。”

    “哦?为啥?”

    “我给他挣钱啊!”吴宁理直气壮。

    “现在老头儿看见我,比你这个亲儿子还亲呢!”

    “哈!”吴长路大乐,“就因为你把全坳子的萝卜都给卖了?”

    站起身形,整理着衣甲,“我都听说了,近来城中有个萝卜小郎君,专卖上好的脆萝卜,据说都抢疯了?”

    “唉!”吴宁闻罢长叹一声,“可惜了,可惜萝卜小郎君不得不退隐江湖,来年再战。”

    “啊?”吴长路一怔,“都,都卖光了?”

    要知道,吴宁那里不但有他家的七八亩萝卜,还有老五家里的好几亩,老六家也有一些。

    加在一起可是不少,这才半个月光景,就都卖光了?

    “可不都卖光了?”

    “等着哈!”说着话,吴宁跑到院里的牛车上搬下来一个大袋子,吃力地抱进屋。

    砰的一声砸在桌上,“这是四伯的萝卜钱,都给你拿过来了。”

    “......”

    那么大一个袋子,满满当当装的都是钱?

    “这,这是多少钱啊?”

    “一共10贯零200文。”

    “不是。”吴长路有点懵,打开袋子一看,还真都是钱。

    “不是,我那可就七多亩地,怎么能这么多?”

    七亩多地的萝卜,放往年撑死也就卖个一贯钱,而且还是行情好的时候。

    怎么在吴宁这存了俩仨月的,就翻了十倍?

    他哪知道,吴宁那萝卜小郎君岂是白叫的?

    这货四文、五文、六文,到最后八文钱一斤的往出卖,那可不是往年比不了的?

    “四伯就等着年前卖菘菜再收一笔吧!”

    如今大伙儿都尝到了甜头,今秋最后一茬菘菜没有一家卖的,都存在窖里了,只等年关的时候拿出来挣一笔好钱。

    “看把你小子能的!”吴长路笑骂。

    “行了,萝卜也卖完了,以后乖乖在坳子里呆着,少往城里跑!”

    “王弘义人财两空,又抓不着秦文远,正没地儿撒火呢。”

    “奶奶的!”一听吴长路这话,吴宁不但没怕,反而大骂出口。

    “不提这孙子还好,一提我就火大,他特么是真霸道啊!”

    “嗯?怎么了?”

    “强买强卖,把我的萝卜都买走了。”

    “没给你钱?”

    “那倒是给了,而且还不低,算八文钱一斤拿走的。”

    “那你还抱怨什么?”吴长路一翻白眼儿,这小子怎么就不知足呢?

    抱怨什么?

    吴宁是不爽,就没见过这么买东西的,特么不卖都不行。

    庐陵王府不但把他要卖的萝卜都买走了,甚至连他不卖的萝卜也给包圆儿了。

    这其中包括吴宁给客店自留的一部分,还有各家存在他那的冬菜。

    现在,下山坳一根萝卜都找不着,王弘义那孙子出动的王府侍卫到下山坳去搬的。

    人家还特别的有理,整个房州属你的萝卜最新鲜,自然要优先供应王府和京使用度

    。

    特么弄的吴宁想喝个萝卜汤,都得进城来买大蔫儿萝卜对付着。

    “行了。”

    吴长路听完吴宁的解释倒觉得没什么,“八文钱一斤你还想怎地?”

    拎起配刀,作势就要出门,“赶紧回坳子吧,我这还有差要办。”

    “等等。”

    吴宁叫住吴长路,“还有个事儿。”

    “什么事儿?”

    “这个......”犹豫了一下,“现在王弘义和孙宏德闹成这样儿,四伯就没觉得这是个机会?”

    吴长路一皱眉,“什么机会?”

    “我跟你说啊,大人的事你少掺和,老老实实给我回坳子守着你的客店!”

    “行行行。”吴宁就知道是这个结果,简直多此一问。

    ......

    出了四伯家与之分别,吴宁低着头,慢悠悠地在坊街上溜达,心里却在想着刚刚的事。

    正如他所说,这是个机会,而且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说白了,房州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多了一个庐陵王府,也就多出来一个王弘义,致使房州军政三足鼎立。

    政务有孙宏德,府军有吴长路,外加一个王弘义,虽手上没有实权,但是身份特殊。

    放在平时,三家各不干预一团合气,就算谁看谁不顺眼,但也没法真拿谁怎么样。

    而且,三人之中,只有吴长路这个折冲校尉十几年没动过地方,基本算是没什么前途了。

    但是,现在却是不一样了,京使就在房州,打破了这种平衡。

    而恰巧王弘义和孙宏德正在此时交恶,给了吴长路这条死鱼一个翻身的机会。

    吴宁怎么想怎么觉得,这是个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好时机。

    唯一让吴宁有点遗憾的是,四伯为人太过中正,不屑于这些蝇营狗苟。

    可是,你不琢磨不行啊!你不琢磨别人,别人也会琢磨你。

    况且,四伯是下山坳的唯一的希望,这一点毋庸置疑。

    吴长路能坐到什么位置,达到什么高度,对于下山坳,对于吴宁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说白了,没有四伯这个统军在前面摆着,他一个逃户敢开客店?敢打县君的公子?敢挖王府长史的厨子?

    就连王弘义强买他的菜,不也是因为下山坳是房州统军的本家,所以才不好太过霸道,给到八文一斤的吗?

    否则你一个平头百姓,他还不是想给你多少就给你多少?

    就算不给你,你又找谁说理去?

    所以,有的时候,吴长路不去想,吴宁得帮他想一想。

    想到这里,吴宁顿下脚步,不打算出城了。

    ......

    “哟,这不是吴小郎君嘛!”

    这正在沉思,却是身前有人认得他,谄媚的上前搭话。

    “怎地?小郎君这是进城来找吴统军?”

    吴宁好好瞅了瞅眼前这人,这才想起,原来是那天送他去四伯家的那个军头。

    “原来是军头大哥,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得,吴宁心中大乐:兄弟,就是你了!

    “军头大哥来的正好,小子要去府衙一趟,替我四伯与孙大令有事商量。军头大哥可愿与我同去?”

    那军头一愣神儿,下意识点也点头。

    帮统军办差?

    好事儿啊!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