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被亲爹嫌弃的孙伯安
    人际关系,可能是这世间最复杂难懂的一个道理了。

    人情这个东西,有的时候,你求爷爷告奶奶的去求,耗费万金的去买,也不一定能得到。

    可有时候,只要你找准时机,也许只要稍稍动一点脑筋,它就自己找上门儿来了。

    与那军头一边往府衙走,吴宁一边闲聊。

    “记得那日,我四伯管军头大哥叫魏大郎?”

    军头一听,连连弯腰,“小郎君好记性,只叫我大郎便是。”

    “诶,怎可如此轻薄?自然要叫魏大哥的。”

    一路上也没再说什么有营养的话,二人便来到府衙门前。

    门前的衙差无经打采地低头数着石子,余光一撇,见两个人朝府衙来了,“哟,这不是魏伙头嘛?怎地?今日无事来找兄弟们吃酒?”

    平时府衙缉盗剿匪人手不够,少不得要城卫营的士卒帮忙,自然都是熟脸儿。

    可惜,衙差挺热络,魏大郎却是一本老正,还连连给他使眼色。

    “咳咳。”清了清嗓子,“大令可在衙中?”

    “在啊!”衙差略有收敛,但还是看不出个端倪。

    只见魏伙头一指身边的吴宁,“这位是我家统军之侄,来找大令有事要办。“

    “哦。”直到此时,衙差才把目光挪到吴宁身上。

    “这位.....”

    这位也不像啊!!

    一身粗麻袍子、旧布鞋、木钗盘髻,还挽着袖口,怎么看怎么像是刚从地里出来的老农民。

    这是......统军的侄子?

    靠到魏大郎耳边,“真的假的?瞅着不太像啊?”

    “当然是真的!”

    魏大郎压低了声音,瞪了衙差一眼。

    “赶紧去通传,误了正事,你我都落不得好!”

    “得嘞!”衙差心说,你是大哥,你说了算。

    估摸着魏伙头也不能拿个假的统军之侄到府衙来混事,小跑进衙通传。

    孙大令此时正在后衙办工,一听吴长路的侄子来求见,不由一怔。凝眉沉吟片刻,“请进来吧!”

    待衙差出去了,孙宏德敲着桌案琢磨,吴长路让他侄子来干嘛?

    一时之间,也想不通其中因果,只道见了人再说。

    没一会儿,屋外传来响动。

    “小郎君这面请,大令正在差房等候!”

    孙宏德略有沉吟,最后还是决定起身迎一迎。

    可还没走出几步,外面又来了动静。

    “嗯?是你这贼厮!?”这声音是自家儿子孙伯安的。

    却是孙大公子和吴宁这对冤家好巧不巧地碰上了。

    “村汉!本公子不去与你麻烦也就罢了,尔还敢跑到府衙来?”

    ......

    “原来是孙公子,小生这厢有礼了!”

    “谁跟你有理!?”孙伯安暴跳如雷。

    “上回敢打本公子,这笔账早晚与你细算!”

    ......

    听到这儿,孙宏德反倒不急着出去了,隔着房门,细听外面的情形。

    本以为两个年轻人就算不吵起来,也得论一论理,他也好从中听一听这个吴长路的侄子是个什么成色,来此又是何因由。

    哪成想,孙大令啥也没听出来。

    ......

    ——————————

    ......

    吴宁也是日了狗了,特么大令的儿子就是好哈,府衙跟自家后院儿似的,这也能碰上?

    本想顶孙伯安两句,可又一想,这好像是他的主场,况且今天是带着正事儿来的,算了,不和这纨绔一般见识。

    两手一抄,身子一软,笑眯眯地盯着孙大令的房门,不说话了!

    任你孙伯安骂天骂地,咆哮愤怒,吴宁就是一个字儿都不回,一个音儿都不搭。

    气的孙伯安一张俊脸涨成了猪肝色,骂到最后,自己都觉得无趣了。

    特么吵架这个事儿得两人搭伙啊,他一个人在这上蹿下跳有个毛意思?你倒是说句话行不行??

    呵呵,吴宁就是不说话,就是笑眯眯地看着那房门。

    你爱吵吵就吵吵去呗,老子全当放屁。

    他倒要看看,门里的那位房州大令能忍到什么时候。

    ......

    ——————————

    门里的孙宏德借着门缝,正对上吴宁那张欠揍又邪魅的笑脸儿,孙大令此时对吴宁就一个评价:

    “怎么这么贱呢!”

    确实够贱,官场混这么多年,孙宏德哪还看不出来,吴宁这是在和他耗养气工夫,看谁先沉不住气先有动作。

    可是,孙大令真耗不过他啊,因为孙大令有一个蠢到爆炸的儿子。

    此时孙伯安已经吼的没了耐心,吩咐衙差:“把他给我赶出去!”

    得,孙宏德不出去不行了,赶出去,我还见个屁?

    轻轻推开房门,第一件事儿就是恶狠狠地瞪了孙伯安一眼。

    你个败家玩意!

    孙伯安一看孙宏德出来了,心说,爹啊,原来你在屋里啊!怎么不早点出来?

    立时又来了精神,“父亲大人!!”一指吴宁,“就是他,上次就是他打的我!”

    “滚!!”孙宏德一声低吼,“少在这儿给老夫丢人!”

    脸色本来就不太好,看向吴宁更是气闷的紧。

    那小子的贱笑,怎么看,怎么像是嘲弄。

    “你就是吴长路的侄子?”

    吴宁笑容依旧,像模像样的深施一礼,“小子吴宁,见过大令。”

    “嗯。”孙宏德鼻子里咕噜出一个“嗯”。

    背手回屋,“进来吧。”

    .....

    ——————————

    “吴长路家教有方啊!”

    二人分主宾落坐,看着面对他这个房州父母官依旧从容的吴宁,孙宏德就算再心里不顺气,也不得不有感叹。

    “想不到,吴家居然还有小郎君这样的后起之秀。”

    吴宁闻言,淡笑依旧:“大令谬赞了!其实小子也是没办法。”

    坦然道:“疏狂十六七,谁无少年时?与贵公子之前有些矛盾实属无心。”

    “可是......”一脸无奈道:“刚刚的情形大令也是看到了,小子除了三缄其口,似乎也没别的法子了。并无他意,大令别往心去。”

    “

    嗯。”孙宏德缓缓地点了点头。

    这话说的,孙大令还是很受用的。

    可转念一想,不对啊,立时瞪起了眼睛,“什么叫本县都看到了?”

    “本县醉心公务,回神之时你们已经吵了半天了,本县可什么都没听到。”

    “......”吴宁笑而不语。

    “说吧!”孙宏德甩手道,“小郎君今日为何而来?要是只因为与伯安的那点矛盾,那小郎君可以回去了!”

    正如吴宁所说,疏狂十六七,谁无少年时?年轻人打打闹闹随他去便是,这点度量孙大令还是有的。

    “大令宽仁,小子早有耳闻。”该夸的时候得夸。

    “那小郎君还来做甚?”

    “有一事相请,还望大令帮忙。”

    “帮忙?”

    孙宏德愣住了,他还真没想到,这小子是找他来帮忙的?

    “帮,帮什么忙?”

    吴宁一笑,“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城中商户秦文远与小子有些交情,如今他犯案下狱,小子也不好坐视不理。”

    “还请大令,通融一二!”

    孙宏德:“......”

    孙宏德也是日了狗了,特么别说是你,就算是吴长路与我也谈不上交情。张嘴就求我办事?这小的脸皮也是够厚的。

    可是,细想之下,好想又不像那么简单啊!

    疑声道:“秦文远的案子也有一段时日了吧?怎么小郎君才想起来找本县?”

    吴宁闻言,笑了笑没说话。

    “嘶!!!”孙宏德倒吸一口凉气。

    “那小郎君是想让本县放了秦文远?”

    “放了?不太好吧?”吴宁悠然道,“王弘义可就等着秦文远出牢呢。”

    “况且,京使就在房州,大令的威望还是要围护的。”

    “嗯。”孙宏德意味深长地看了吴宁一眼。

    心说,这怎么就不是我儿子呢?

    “那就判个流刑吧?”

    “流益州三年,开春之后送法。小郎君以为如何?”

    吴宁闻罢,起身行礼,“多谢大令开恩!”

    孙宏德此时也站了起来,心安理得地受了吴宁一拜。

    诚然道:“吾子伯安从小骄纵,以后小郎君要是不嫌弃,还望可与之多多往来。”

    “若贵公子不记恨,小子自然乐意高攀,巴不得两家多多走动呢。”

    “嗯。”孙宏德满意点头。

    吴宁说的不是孙伯安和他,而是两家。

    “你去吧,告诉你家伯伯,今日之情,宏德记下了。”

    “那小子告辞了!”

    吴宁再施一礼,转身而走。

    就这么简单,成了。

    ——————————

    吴宁一走,孙伯安立马蹦了出来。

    “爹!!凭什么帮他!?”

    这小子好大的脸面,居然敢来求我爹帮他办事?

    “凭你是头猪!”

    孙宏德大骂出口,点着孙伯安的额头就开骂。

    “你说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险些坏了我的大事!”

    孙伯安:“......”

    什么情况?

    “你你你!!”孙宏德继续骂。

    “你要是有人家吴宁一半的本事,老子就烧高香了!”

    孙伯安:“......”

    “滚!!滚回去背书!”

    “不是爹....”孙伯安怎么觉得自己这么冤呢,“到底怎么回事啊?”

    “怎么回事?”

    “哼!”孙大令望了眼吴宁离去的方向,“这小子是替吴长路来疏通的!”

    ......

    说白了,吴宁挑了一个最好的时机,孙宏德和王弘义交恶;又选了一个最合适的切入点——秦文远。

    在孙宏德看来,吴宁就是吴长路派来结盟的。

    人家没一上来就说咱两连手吧,把王弘义给灭了。

    吴长路要真这么直接,孙宏德反而不敢接。

    可是,人家来只说求他办事,放秦文远一马,这里面就有玄机了。

    要求情,怎么早不来。

    秦文远要是真有那么大的面子,王弘义算计他的时候,吴长路怎么不出面?

    他抓秦文远的时候,吴长路怎么没马上跳出来?

    这说明,秦文远可能重要,也可能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这个大令。

    这个时候,王弘义要找秦文远的麻烦,吴长路却想帮一把秦文远。而且还顾及了他这个大令的情面,那意味就十分明显了。

    那就是:咱们俩没仇,而且还有交情,以后还要多多走动。

    而恰恰这个时间点,孙宏德是最需要盟友的,吴长路对于他来说,太重要了。

    ......

    看看孙伯安,再想想吴宁,孙大令怎么瞅孙伯安怎么不顺眼。

    “你看看人家,再瞅瞅你自己!”

    别看吴宁破衣烂衫,就是帮吴长路传个话儿。

    可是,那言谈举止,处变之度,甩了孙伯安不知道多少条街。

    “上回你说,打你的那小子开了间客店?”

    “对!”孙伯安这个委屈啊,特么让那村汉给比下去了。

    “以后多去走动!”

    再看了一眼吴宁离去方向,由衷感叹:“此子将来,必定不凡。”

    孙伯安在一旁抻脖也看向老爹看的方向,一张俊脸下意识和孙大令快贴上了。

    “爹,我可是你亲儿子,他真有那么厉害?”

    “滚!”

    孙大令嫌弃地推开孙伯安。

    “赶紧家去!”

    “哦。”孙伯安失落地往出走。

    “回来!晚间京使夜宴房州官员,可带家眷,你换身得体的衣物!”

    “哦!”

    “到时少说多看,别给我惹事!”

    “哦......”

    .......

    。

    ——————————

    将近四千,算二合一吧。

    祝明天参加高考的:考的都会,蒙的都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