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心软
    出了府衙,吴宁长出一口浊气。

    “徒益州三年。”吴宁暗道,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

    与魏大郎话别,吴宁也不在城停留,径自回了下山坳。

    还没进坳子,见一车一车的枝丫烂叶正络绎不绝地往坳子里运。

    而放眼望去,山坡密密麻麻晾的全是大白菜,整个下山坳人声鼎沸,热闹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城里。

    “这是生活!”

    吴宁自己都没注意到,此时他的脸已经挂满了笑意。

    充实、忙碌,有奔头!

    ......

    回到家里,独孤傲和雷霁正与另外两个房客在院饮酒作诗,巧儿捧着酒壶,像个善财童子一般在旁支应。

    灶房里更是炊烟渺渺,飘出阵阵饭香。

    一切井然有序。

    吴宁见这好像没他什么事儿,洗了把脸,和李博打了个招呼,出了家门,到坳子里去找吴黎了。

    可惜,吴老八没找着,却是撞见了老祖君。

    “把钱给你四伯送去了?”

    “送去了。”

    老祖君此时正指挥着全坳子的人晾菘菜,俨然一副指点江山的架势。

    一听吴宁把钱送到了,老头儿心里踏实不少,毕竟十多贯钱在他看来不是小数儿。

    转脸指着铺成一大片的大白菜道:“这菘菜一晒,要掉不少分量呢,真有必要晾晒?”

    “有!”吴宁赶紧打消老头儿那点贪心。

    “不把外面那层叶子晾干,入窖烂了。”

    白菜这东西可不像萝卜,非得让它丢失一部分水分,才能存的长久。

    “您听我的,千万马虎不得。”

    好吧,老头儿还是有点可惜。

    “对了,我已经让你五伯他们去组织各家挖菜窖了,你回头去看看,帮着把把关,看能不能装下这么多菘菜。”

    “好!”

    吴宁有点无语了,一个菜窖而已,祖君用不用这么严肃啊?

    这老头儿是见了萝卜的甜头,今秋的菘菜一颗没卖,全要窖藏起来等着过年卖高价。

    可是,要是吴宁记得没错,当初他要窖萝卜的时候,老头儿可是一点都不同意,还臭骂了他一顿呢。

    “明天吧,我找吴黎还有点事儿。”

    “行!”老祖君一口答应,“那你去吧,老八这会儿在窑厂跟着砌窑呢。”

    “对了!!”

    没等吴宁迈步,老头儿又叫住他,“回头等菘菜入窖的时候,你可得注意点,别让你家里的客人瞧了去!”

    “算了。”老头说着说着又摇头,“回头我让你五伯给你搬菜,再把窖口掩盖掩盖,可不能让人学了去。”

    “.....”吴宁彻底无语了。

    “说完了吗?”

    “说完了。”

    “那我走了啊?”

    “滚!!”老祖君大声笑骂,“臭小子,嫌弃起你祖君来了。”

    .....

    吴宁一边走,一边笑着摇头儿,老头是穷怕了,什么东西都当个宝。

    到窑厂找到吴黎,这货正在那玩泥巴。

    “走,跟我进趟城。”

    “你不刚从城里回来吗?”

    吴宁一瞪眼,“让你去你去,哪那么多废话!”

    “行行行!你是哥,你说了算!”

    吴黎先回家洗洗,出来的时候,吴宁已经在牛车装了两百来斤最好的菘菜。

    “祖君不说不让卖吗?”

    “不卖,送人。”

    ......

    二人赶着牛车,又回了城里。

    进城之后,吴宁直接把车赶到了永平坊。

    吴黎这才明白,原来吴老九要把菘菜送到秦家。

    可是,车到街角,离秦家还有一段距离,吴宁却停车了。

    对吴黎道:“你把菘菜送过去,告诉秦管家,秦远来年开春徒益州三年可归,让他们全家放心。若要探监,自花些钱财便是。”

    “......”吴老八有点闹不明白了,你自己不去,非让我去?

    脖子一梗,“不去,俺嘴笨说不明白。”

    “你去不去!?”吴宁瞪了眼。

    “不是,你图啥?”

    “图个心安。”

    “他自己要钱不要命,跟你有什么关系。”

    “行了行了。”吴宁不想和吴黎细说,“管你叫八哥还不行吗?赶紧去!”

    “毛病!”

    吴黎抱怨了一句,最后还是赶着牛车过去了。

    ......

    吴黎确实嘴笨,而且还有点愣。

    到了秦府,敲门找秦福。

    等秦福一出来,二话不说,开始卸菘菜。

    把秦福弄的一愣一愣的,我们家也没买你们的菜啊,这闹的哪一出?

    正要阻止,吴黎已经卸完了。

    然后冷着调子,“秦远开春徒刑益州,三年能回来,若要探监,花钱疏通便是。”

    然后,驾!!赶着牛车,走了。

    秦福站在门口都傻了,愣了半天,猛一拍大腿,“大喜啊!”

    也不管什么菘菜了,茫然大叫,“主女呢?”

    下人回道:“出去了。”

    “那主母呢?”

    “在后宅。”

    秦福调头往后宅路,“主母大喜啊!!”

    徒刑益州!!

    益州是什么地方?

    论政务地位,那是陪都所在,仅次于长安和洛阳两京。

    论富庶丰饶,有一扬二益之说,天下最富的是扬州,第二是益州。

    秦远被判到益州去了,而且不是监刑,而是徒刑。

    那不跟没判一样,当去旅游了吗?

    ......

    ————————

    另一边,吴老八赶着牛车从秦家出来,寻到刚刚的街角,见吴宁正坐在街边的汤水棚子里。

    把牛车一拴,坐到吴宁对面,“博士,拿酒来!”

    “话带到了?”

    “带到了。”

    “嗯。”

    淡酒来,吴黎一下干了半碗。

    “秦远是你帮着疏通的?”

    “算是吧。”

    “那你为啥不自己去秦家卖个好?说不定那秦妙娘立马以身相许了呢。”

    吴宁一翻白眼,“说什么呢?我又不是为了她!”

    “那你为了啥?”

    “.....”吴宁摇头,他也说不为了啥。

    憋了一会儿,“主意毕竟是我出的,秦远要是牢里有个什么意外,良心不安。”

    “切!”吴黎撇嘴。

    今天他才知道,吴老九还有心软的时候。

    二人喝了点酒,漫无目的地瞎聊一通。见天色不早了,吴宁起身汇了账,准备回坳子。

    结果刚一出棚子,吴黎感觉胳膊被吴宁猛的攥住。

    “扶着我!”

    “扶个屁!这点淡酒把你......”

    话刚说一半儿,吴黎停下了因为远处两个衣裙飘飘的少女正缓缓朝这边过来。

    吴老八下意识看向吴宁,只见这货一只手抓着自己,目无焦距地平视前方,跟特么个瞎子似的。

    ......

    ,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