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你还是继续“浪”吧
    吴宁第一次静下心来,看着大唐城郭下的夕阳。

    规规整整的永平坊、夜归的大唐城民,还有天边的火烧云,在夕阳下泛着金黄的沧桑城墙。

    ......

    对面坐着秦妙娘,正小口小口地喝着酸乳。

    喝了几口又蓦地抬头,“这里的酸乳没有你那的好喝。”

    吴宁淡笑,依旧看着远处。夕阳已落,街面上的灯火一盏一盏的亮起来。

    “小娘子若是喜欢,明日我让人送些来。”

    秦妙娘顿了顿:“不必了,怪麻烦的。”

    “刚刚那人,是小郎君的兄弟?”

    “嗯,同族兄弟。”

    今天秦妙娘的话好像很多,多到吴宁也没想到,她会主动邀请他在这汤水棚子再坐一坐。

    “真好!”

    秦妙娘眼帘低垂,悠然一叹。

    “有兄弟真好,就算遇到劫难,起码有个一起分担的!”

    说完这句,又觉不妥,微微颔首,“小郎君莫怪,我只是心有所感,并无诅咒之意。”

    “我明白。”吴宁把头转过来,“你家里的事,我听说了。”

    “.....”

    被吴宁一下引到痛处,秦妙娘原本还保持得很好的冷淡面容随之一僵。

    随后,一双秀目已经有些湿润。

    “是我害了我爹!”

    吴宁疑道:“为什么这么说?”

    秦妙娘用袖口沾了沾眼角,“他们都说,是我败光了家财,我爹才要去借观音庙的贷。”

    “......”

    他们说......

    吴宁暗道:看来,在什么时候都不缺长舌八卦。

    沉吟了片刻。

    “他们这么说,是因为他们没有这样的老子,更没有这样的机会。”

    “为什么?”这回轮到秦妙娘生疑了,吴宁这句话,她没听懂。

    只见吴宁一摊手,“我要是有这么个能挣钱的老爹,我可能比你还能败。”

    “噗....”

    秦妙娘没忍住,笑出了声儿。

    那梨花带雨,半笑半泣的样儿,让吴宁都觉得好笑,咧开了嘴。

    可是,一想不对,赶紧又闭上了。

    ......

    “哪有你这样劝人的?”秦妙娘哭笑不得,心里却是好受了些。

    吴宁道:“那我换个法子试试?”

    “嗯,那你试试。”

    “你爹的事情已经有了结果,徒益州三年。牢里也已经有人疏通了,不会吃什么苦头。”

    “真的?”秦妙娘眼中现出神彩,“这么说我爹他....他不会死?”

    “好好的,死什么?安心在家等着他回来,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

    “走自己的路,让他们羡慕去吧!”

    “咯咯...”秦妙娘又笑了。

    心情缓和了许多,看向华灯初上的坊街,感叹道:“怎么能不在意呢?起码经此一事,我知道爹爹挣钱不易,从前却实枉为人子呢。”

    回转头看向吴宁,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他们说的没错,我是很败家,以后不会了。”

    “......”

    吴宁默然,心说,原来这个女孩还有豁达的一面。

    “浪子回头,为时不晚。同样也适用女子。”

    “嗯。”秦妙娘重重点头,一脸认真。

    “所以我今日去看了铺面,准备把秦家的生意重新开起来。”

    “起码,起码让我爹知道,他女儿也能支撑起这个家。”

    “别!!”

    吴宁脱口而出,心说

    ,你可别啊,就你这天真样还做生意?秦老头儿拿命保下来的家财还不转眼就空了。

    “这个生意不好做啊,你还是等你爹回来再慢慢学吧!”

    “可做为秦家的女儿,也不能眼看着做吃山空啊。”秦妙娘还是很认真的反驳,“而且我要让那些背后说我的人看看,他们看错我了呢!”

    得,吴宁心说,怎么和我一个性子,原来也是表面豁达,骨子里还是小肚鸡肠。

    “我觉得吧,你还是要慎重,生意真不是那么好做的。”

    “可我已经开始了呀。”秦妙娘此时脸上还有几分小兴奋。

    “我今日已经租了铺面,叫了伙计。”

    吴宁:“......”

    恨不得抽自己个大嘴巴,特么我吃饱撑的,什么浪子回头?劝她这个干嘛?这丫头啊,还是继续浪下去比较妥帖。

    “谢谢你!”

    不等吴宁再说什么,秦妙娘已经起身。

    “谢谢你听我唠叨。”

    长出一口气,“有些话憋在心里好多天了,端是难受。”

    “你....你虽然眼睛不好,可你是个好人。”

    你大爷的!吴宁暗骂,老子不要好人卡!

    不行,不能再装下去了,脱口而出,“其实我不瞎,什、么、都看得见!”

    秦妙娘:“......”

    空气有点冷,气氛有点僵,场面有点尴尬。

    良久,秦妙娘终于开口。

    “我知道。”

    “你知道?”

    “你的鼻子和耳朵很灵嘛。”

    秦妙娘灿笑,“而且心也明亮得紧,什么都看得见。”

    吴宁无语了,不是,你傻啊!

    “好啦!”秦妙娘不给吴宁多说的机会,“天色不早,我要回家了。”

    深深一拂,“告辞啦。”

    “......”

    “......”

    看着秦妙娘远去的背影,吴宁头疼地拍着额头,“这年头说真话也没人信吗?”

    没办法,拐了个弯儿,又到坊墙底下蹲着,等巡城的兵卒去了。

    ......

    秦妙娘都走到家门口了才猛的想起,“呀,他有眼盲,怎么回去?”

    拉上香兰,“快随我回去寻他。”

    香兰一阵白眼,城里那么多公子哥,贫富美丑要什么样有什么样的,也没见她这么上心过。

    ......

    ————————

    等吴宁到吴长路家的时候。只看见吴黎,却没见着吴长路。

    一问才知道,今晚王府有宴,说是京使主宴房州官员,四伯自然在列。刚刚没等吴宁,直接赴宴去了。

    “就是你!!”

    吴黎一脸的不愤。

    “要不是为了给你留门,我就跟四伯进王府去吃席了,能带家眷呢!”

    “得了吧你!”吴宁斜了他一眼,“就你这破衣烂衫的穷酸相,人家能让你进门才怪!”

    挤兑完吴老八,吴宁自己也开始纠结了。

    “真能带家眷?”

    “早知道如此,就不和她说那么多了。”

    “滚!!”吴老八不服,“你这一身也不比我强!”

    “行了。”吴宁敷衍着,“明天给你做身新的。”脑子里却在想着别的。

    王府夜宴啊,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

    他哪知道,这一夜对于别人来说是王府夜宴,但对于他吴宁来说......

    上午投资的孙宏德,晚上就回本了,而且还多赚了个王弘义。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