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引子:大唐往事
    ,精彩小说免费!

    写在开书之前:

    老书友都知道,苍山的故事突出一个天马行空、胡编乱造,我是讲故事的,不是讲历史的。

    且为了写爽写嗨,此次的时代背景采用的是半架空的形式。

    虽然还是沿用正经的历史人物,大体上也没太多偏差,但是......

    讲的却是一个不正经的故事。

    图个方便,某些历史人物、事件的时间节点会有出入,唐王朝的内外环境也会有所杜撰。

    特此说明。

    ......

    各位看客,下面,咱们开始新的旅程!

    ......

    ————————

    大唐,上元元年秋,甚异。(公元674年)

    此时未及昏时,残阳如血,可宫城即已落锁,四门禁闭,巡哨森严。

    就在刚刚,魏国夫人贺兰氏暴毙宫中。

    人是死了,可凶手是谁却未有定论。

    君上震怒,誓要严惩凶徒,还魏国夫人一个公道。

    不过,话说回来,圣皇宠爱魏国夫人贺兰氏,无论是朝中,还是坊间,皆已是公然之秘。若不是圣后阻拦,以贺兰氏久居宫中之实,立妃也己顺理成章。

    然而,老话说得好:没了,就是没了。

    这巍巍皇城仿佛真如圣后所言那般不吉利,即使将那凶徒碎尸万段,又怎换得回魏国夫人倾世一笑呢?

    守卫皇城的羽林卫兵卒虽是茫然,却也只能苦笑颔首,见怪不怪了。

    自高祖立国,这皇城之下埋葬了多少李氏宗亲?又有多少皇亲贵胄血祭了天唐?

    那个圣后的亲外甥女,那个芳华绝世的女人,也没能逃过这皇城孽咒。

    贺兰氏,不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

    ......

    突然,皇城之内扬起一阵喧闹,刀兵对碰之声细密嘈杂,由远而近。

    城外巡哨的兵卒愕然一怔,下意识望向宫墙阻隔的禁宫,紧了紧手中的矛枪。

    正在此时,众兵卒还未及反应,只闻喧闹之音已然到了城上。

    昏暗中,黑影闪现,寒光一掠,一个人影左手执剑,右手握着一块紫黑色的玉饰,从数丈高的宫墙上直扑而下。

    叮...铛...碰!

    两剑一肘,三个带甲武士连兵刃都不曾擎出,便已倒飞而出,伤重不起。

    人影趁乱一窜,射出丈许,躬身再闪,唰!唰!

    只两个闪动,便已穿过长街,翻身末入宫外安乐坊的矮墙之中。

    “......”

    兵卒们都已经看傻了,此人武功之高闻所未闻,身手之迅更是见所未见。

    “这......这是什么人!?”

    ......

    “好像是个道士......”

    ......

    “身后还背着包袱?”

    “不是包袱,是一个孩子!”有看得真切的兵卒惊魂未定。

    “是一个皱巴巴......浑身是血的幼婴。”

    ......

    一人一剑独闯禁宫,不但全身而退,且从皇宫之中带出一个幼婴,此等逆天之行,说出去都没人信。

    可诡异的是,没人说出去。

    也没人敢说出去!

    后人对于贺兰氏之死,亦只是《旧唐书·列传·第一百三十三卷》中寥寥三言,含糊不清。

    “圣后武氏异母兄惟良与弟淄州刺史怀运,以岳牧例集于泰山之下。”

    “时韩国夫人女贺兰氏在宫中,颇承恩宠。则天意欲除之,讽高宗幸其母宅,因惟良等献食,则天密令人以毒药贮贺兰氏食中。贺兰氏食之,暴卒,归罪于惟良、怀运,乃诛之。”

    ......

    ————————

    七年后。

    大唐永隆二年。(公元681年)

    有魏国夫人亲兄——贺兰敏之恃宠而傲,藐视天威。

    其与外祖母荣国夫人杨氏通奸;

    贪污圣后拨荣国夫人造佛追福之瑞锦;

    逼淫太子妃选定之杨氏女;

    为荣国夫人服丧期间,不遵礼制,饮酒作乐;

    调戏帝女太平,及其随入宫人。

    五大罪状,天尤不恕。

    圣后震怒,厉惩不怠。下令将其削爵为民,流放雷州。

    贺兰敏之自知罪孽深重,无颜苟活,途中自缢挽尊,了此残生。

    名极一时,号称当世第一美貌才子,被圣后视若亲骨肉的贺兰敏之,也就这么没了。

    只不过,亲自押解贺兰敏之,时任刑部都事的周兴,在给则天圣后的密奏之中,对敏之自裁之事却有着另外一个版本:

    “徒至韶州,遇邪道阻之。左持剑,技高绝,伤卒十数,挟敏之而去,无人可挡。”

    ......

    又两年,弘道元年十二月。(683年)

    高宗崩,遗诏皇太子李显柩前即帝位,皇太后武氏临朝称制,改元嗣圣。

    元年二月,(684年)太后武氏废帝为庐陵王,幽于别所。

    其年五月,迁于均州,寻徙房陵。

    至此,那暴毙宫中的一缕香魂,再无人记得,亦无人提起。

    ....

    ————————————

    《引子:大唐往事》(一)

    ,

    阴云盖顶,古道缠山。

    关中暮春的细雨还夹着寒气,抽打在行人脸上,冰冷难捱。

    庐陵王李显南下房陵的车驾仪仗,就在这泥泞氤氲的山道上缓缓爬行。

    此次护送庐陵王南下的,皆是圣后身边的亲信之人。武官乃左金吾卫将军丘神绩,文吏则是礼部都事周兴。

    二人安于马上,远望行路,隐隐皱眉。

    这贼老天当真熬人,沉丝一般的细雨却是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辰了。

    ......

    山下是一处村渡,十几丈宽的河水拦住了南下的官道,只有两条蓬船往来河面,摆渡着春雨中焦躁、麻木的旅人。

    不顾山路湿滑,丘神绩命庐陵王车驾紧步下山,终是赶在蓬船未去之时来到了岸边。

    等船的行人眼见大队官兵急至,无不侧目凝眉,有意无意地朝边上靠了靠。

    这般阵仗,定是从京中南下的官员仪仗。看这架势,说不得还是什么皇亲贵胄,却不是他们这些平头百姓招惹得起的。

    也不做多想,要早些过河避雨已然不太可能,定是要让官老爷先过的。

    而丘神绩当然也是这么打算的,呵斥船家把已经登船的旅人尽数卸岸,驱逐一旁。

    准备妥当,便冷脸吩咐仪卫:“请庐陵王下车,登船过河!”

    言语之中虽是规矩,可面上却并无半点恭敬之色。

    想来也属正常,高宗崩世,圣后独掌大权,推皇子李旦登临大宝。

    李显这么一个废帝,又何需他这个圣后亲信多费心神呢?

    ......

    不多时,传令的兵卒没回来,亦不见后队的李显下车换船,倒是队中文吏周兴小跑而来。

    “丘帅,怕是不行了。”

    “嗯?”丘神绩一拧眉头,甚是不耐。

    “怎个不行?”

    周兴面有无奈道:“韦王妃要生了,在车上下不来。”

    丘神绩一晃神儿:“怎么赶这个时辰!?”

    心说,不知在这雨地里要淋上多久了。

    “那还不叫稳婆去看看?”

    “丘帅......”

    周兴并未听令,而是似有深意地看着丘神绩,轻唤了一声:“何不再斟酌一二?”

    丘神绩又是一疑,“何意?”

    周兴闻言,凑到丘神绩耳边压低了声音。

    “丘帅别忘了,圣后对韦王妃向来厌恶。况且,今次若不是因为韦氏之故,大唐天子也就不会沦落成庐陵王了。”

    “何不借此时机......”

    “你是说......”丘神绩大悟,面带惊容地瞪着周兴。

    这小子是动了杀心?

    正如他所言,李显被废的契机,正是这韦妃不知深浅,怂恿李显封赏韦氏一族。圣后震怒,这才把堂堂大唐君上变成了庐陵王。

    可是,李显毕竟是圣后骨肉,丘神绩心生迟疑。

    “恐有不妥吧?韦妃腹中毕竟是李氏骨血......”

    “且无圣后旨意,我等怎可妄行?”

    周兴闻罢,阴阴一笑,“丘帅还怕圣后怪罪不成?想想废太子李贤,丘帅还有何疑虑难平?”

    “......”丘神绩沉默了。

    “李贤......”

    对啊,废太子李贤,也就是李显之前的那位。

    原本今次他的差事是南下巴州,巡视废太子李贤居所。

    至于为何一个金吾卫大将军会领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圣命,那是因为圣后派他去另有一纸密召,那就是:

    送李贤去见先帝!

    可是,偏偏在临行之前,临时又安插他护送废帝李显迁徙房陵的任务。

    之前还以为就是顺路而为,现在经周兴一提醒,倒是让他看出圣后另外的深意来了。

    周兴此时见火候已至,小声继续道:“若是王妃临产之时,顺应天意撒手西去,想来圣后当是去了一块心病的。就算不即刻做些表示,也总会记在心上的吧?若是庐陵王悲痛难挨,也......”

    话说半句,周兴却是不再多言,只玩味地看着丘神绩。

    丘神绩又是一阵沉默,最后缓缓转头看了一眼李显车驾,眼神之中杀机一闪,森然道:“命王府左右随侍先行过河,投驿休顿。”

    顿了一顿,“尤其是稳婆,你要盯着她上船!”

    ......

    二人话音极低,左右兵士都听不真切,可远处,却有两双锐利目光紧紧地盯着二人,且随着二人的密谈而神情连变。

    那是一道一俗,两个年轻汉子。

    道士鼻高目锐,面若宝玉,甚是俊朗。一身道袍颇为合身,更显英姿。腰间悬一八卦,身后背一柄长剑,一看就是跑江湖的打扮。

    倒是那俗士,让人搭眼一瞅多半会惊出一身细汗。

    与那道士相比,这人简直就是另一个极端,真的是丑得已经不能再丑。

    只见一道半尺长的巨疤从左眉斜贯至右颚,且那长疤好似铁犁犁出来的一般,足有一寸来宽,深可见骨。整张人脸被那道巨疤撕成了两半,别说相貌,天若再暗些,到底是人是鬼亦难分辨了。

    更为离奇的是,丑汉背上还背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面若金纸,双目紧闭,显然是湿寒入腹,病得不轻。

    ......

    此时,道士看着远处的丘神绩戏谑一笑:

    “自古君王皆薄幸,最是无情帝王家!”

    下意识看了眼丑汉与他怀中的幼童。

    “此次下山,别的倒无长进,这句话小道却是当真见识了。”

    丑汉闷头不语,这道士神通广大,不但武技超群,亦通读唇之术。刚刚丘神绩与周兴所谋虽然隐秘,却已一字不落地被道士复述与他了。

    枘然开口,沙哑之声似朽木撕裂一般难听。

    “李显、李贤现在还不能死。”

    “嗯?”道士一挑眉头,“你要救他们?”

    “是。”丑汉抬头。

    “包括韦妃腹中之婴孩。”

    郑重抱拳,“望道长助我。”

    “......”

    道士不语,脸色渐冷,万没想到丑汉要救人...

    良久方道:“三件!”

    “家师遣吾下山,只圆你三件事。”

    肃穆地看着丑汉,“汝确定要把这第三件浪费于此?”

    丑汉被道士所言说的似有迟疑,低头半晌,终还是......

    “救吧!”

    “唉......”

    道士无语长叹,并无先前言语之中的冷俊,反而露出一丝欣慰笑意。

    调侃道:“以汝之性情,却是趁早断了复仇之心为妙。否则害人害己,图增烦恼尔。”

    言下之意,这丑汉的心还是不够狠。

    不狠,又怎言复仇?

    ......

    “罢了!”道士甩袖而起。

    “汝不够狠,吾亦不够狠。”

    “今日这一件,就当是小道俗心未灭,管一回闲事。毕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笑看丑汉,“这一件,算是小道送你的。”

    “......”丑汉一阵错愕。

    与这道人相处的时日也不算短,救下两个寻常之人对他来说倒也真不是难事,可圣后要除之而后快的人物,且此时金吾卫在侧,就算是救,也少不得一场厮杀。

    岂是如他所言那般“举手之劳”?

    正想着,只见兵将之中冲出一紫袍绣带的青年男子,衣着虽奢,面容却尽是苦楚。

    快步冲入渡口人群,急声问向众人:“可有稳婆?可有稳婆?各位乡亲,可有稳婆在此?”

    “稳婆?”

    稳婆已经被那恶将打发过河,还上哪儿去找稳婆?丘神绩是打定主意让韦妃死于当下,然后....

    李显悲痛难捱,加之路途艰难,死在了南下的路上,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

    此时等船的百姓无不往后靠了靠,避之如疫。

    唯独道士自得一笑,好似早有所料,排众而出。

    “小道粗通岐黄,这位郎君急唤稳婆,可是家中有麒儿欲降人间了?”

    华服男子正是被圣后迁居京外的废帝李显。虽是心焦如焚,可却颇为知礼,闻道士上来搭话,亦是苦声做答:“正是如此。”

    拱手一礼,“这位道长,可知这野渡之上有无......稳婆?”

    说到最后,声有颤顿,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能否有好运。

    可不成想,道士闻罢哈哈大笑,“郎君莫慌,小道可代行稳婆之责。”

    “你?”

    李显更是惊愕,“道长...恐怕不合适吧......”

    一个大男人去给王妃接生?这成何体统?

    “诶~~~!”道士飒然摆手。

    “疾不避医,何来男女之防?”

    “况且小道乃化外之人,郎君却是多虑了。”

    “......”

    李显一阵犹豫,让一个大男人给老婆接生,确实有点......

    可是,此情此景又有何办法呢?

    终还是点头,“好吧,那就有劳仙长...妙手施恩。”

    事到如今,找一个道士接生,总好过一尸两命。

    ......

    这边道士三言两语打发了李显,可那边的丘神绩却是不干了。

    “且慢!!”

    气势凶凶地冲将过来,一把拦下道士。

    “大胆妖道!嫌命.....”

    话还没说完,“呀!!”紧箍道士的手臂不知何时已然被道士反握。

    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一个野道力气却是不小,隔着皮腕就攥得丘神绩手臂发麻,吃痛难忍。

    正要怒喝出声,只见道士轻轻向怀中一带,丘神绩整个人就贴了上去,而那道士森然之音亦在耳畔响起。

    “将军天格灰败,地格无章,怕是要大难临头了啊!”

    “你......”

    不等他反应,道士又言,这回却是没那么含蓄。

    “李显、李贤皆是圣后骨肉,即使是圣后授意,毕竟是龙子龙孙,将军觉得会是白死吗?”

    丘神绩顿愕,道士一言正中下怀,由不得他不多想。

    而道士接下来的一句,却是更为骇人。

    “总是要有人陪葬的....”

    声音不大,却字字如刀,让丘神绩只觉觉阵阵寒意直贯周身。

    谁陪葬!?谁杀的谁陪葬!

    “我.....”

    反过神来,惊叫出声,“你是何人!?”

    可是,身前哪里还有什么道士,只留一仙风道影让丘神绩怔怔出神。

    ......

    ——————————

    一个时辰之后。

    山边野渡旁的车辇之中传来一声婴儿啼哭,总算为这氤氲不明的天地添上了一丝暖色。

    当李显从道士手中接过婴孩,已经是怆然泪下。颤抖着手,轻抚婴孩面颊,“吾儿命苦,降在野地里了......”

    “为父...之过......”

    “为父之过啊......”

    见此情景,本是风轻云淡、傲然世外的道士亦有动容,和声安慰:“雏凤降世本是喜事,殿下何必徒增伤悲?”

    “所谓极必反,终必归,根本之律也。以无为本,有生于无。”

    “殿下此时无安身之所,无盛名之累,亦无娇奢之欲,乃‘生有’之境,又何来哀叹呢?”

    李显被道士所言吸引,面上略有光彩。

    想来真是万幸,今日这是遇到高人了。不但精通医理,且谈吐超物,字字珠玑,一下就说到了他心里去。

    正如道士所言,他如今废帝之躯,幽禁京外正是皆无之境,能有新儿降世,孝守左右,还有什么不知足呢?

    躬身一礼,“天怜本王得仙长大恩,且受本王一拜。”

    “诶~~!”道士一摆手,恢复傲然本色。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目光飘向远处,正是刚刚被他一句话就说蒙了的丘神绩。

    此时,丘大将军正独自一人站在细雨纷纷的河岸,失神发呆呢。

    心道:若要救下李显、李贤,需再去添点火候为妙。

    与李显一拱手,“雨湿路险,王妃又损耗颇多,殿下还是早些上路,投驿休沐吧。”

    说着话,就欲告辞而去。

    ......

    此时此刻,谁也没注意到,原本由丑汉背着的那个病童不知何时已经转醒。站在一旁,一脸茫然地听着道士与李显的对话,更是一脸茫然地看着李显怀中的女婴发呆。

    庐陵王李显?

    徒迁房陵?

    王妃韦氏?

    再加上路上还生了个孩子,这......这......

    病童瞪圆了眼珠子“这”了半天,只觉脑中一片空白。

    抱着一丝侥幸,把身上遮雨避寒的一件夹袄褪下,试探似的递到李显身前。

    “天冷......别冻着孩子。”

    李显一怔,这少年刚刚就见过,知道是与道士一起的,倒是没什么戒心。

    茫然四顾,侍女宫人都被丘神绩打发过河了,还真没人能递上半片裹身之布,只得接下。

    “多谢小郎君!”

    低头一叹,“吾儿命苦,只得善人解袄裹身。要不,你就叫裹儿吧......”

    “裹儿?”

    “李裹儿!”

    少年闻罢,一反常态,双目上翻,嘎的一声拍倒在地。

    果然是李裹儿!

    栽倒之前,嘴里还不忘蹦出一句:

    “**!”

    ......

    ——————————

    ——————————

    引子:《大唐往事》(二)

    ....

    山雨渐歇。

    惊吓,加之寒病气弱,让吴宁转醒之时已经是夜幕四垂。

    借着烛火凝目四望,格窗木榻,雕梁画栋,依旧是古色古韵的景致,而白日间那诡异震撼的一幕依然历历在目,更由不得吴宁不往玄乎处想。

    难道......真的穿越了?

    “别啊!”

    吴宁心中呐喊。

    穿越这种事放在别人眼里,可能是一件挺爽、挺刺激的事情。可是对于后世相当成功的吴宁来说,那就要掂量掂量了。

    无它,因为吴宁的生活很好,几乎没有遗憾和不甘。

    出生在一个会计家庭的他,从小生活的很好,受父母的影响,二十四岁就拿到了英国皇家会计师公会的认证。

    做为这个有着百年历史,全球最权威会计师机构的会员,吴宁的前途可谓无可限量。

    可怎么就......怎么就跑到这个鬼地方来了?

    在吴宁最后的记忆里,学成归乡的他,只是与儿时的好兄弟重聚,是酒也没多喝,菜也没多吃,只听那孙子吹嘘他的富二代人生了。

    而且,那家伙单单吹一吹还不够,非要臭显摆,拉着他去家族产业参观,结果......

    轰!!!

    只轰的一声,就来了大唐了?

    想到这里,吴宁稚嫩的小脸都绿了,瞪着眼珠子恨恨出声:

    “唐奕!!”

    “你个王八蛋,带老子进什么炮仗堆啊??”

    ......

    “唐奕?”

    “唐奕是何人?”

    房门猛然推开,一身道袍,颇有仙骨的道士推门而入,却是正听见吴宁的抱怨。

    吴宁怔了怔,急忙收拾心情。

    既然是穿越,自然也继承了现在这个十岁身体的记忆。

    唐时的他,也叫吴宁,只是神都之外一个普通农户出身。

    五年前,一场疫病席卷神都,吴宁的父母双双离世。本是无依无靠之时,却出现了一个丑汉,自称是吴宁的娘舅,且承担起了抚养之责。

    这五年间,吴宁一直与丑汉生活在一起。

    此次远行,据说是到房州投亲。

    一路奔波,十岁的孩子不堪劳累病倒,这才让后世的吴宁钻了空子。

    至于眼前这道士,吴宁当然也认得,知他俗名叫孟苍生。

    别看这位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却是自幼从名师学艺,文武皆通,且为人随和,豪爽善谈。

    与其说他是个道士,倒不如说更像是这个时代盛极一时的游侠。

    于吴宁,别看危难无助之时是丑娘舅收养了他,可吴宁对于这个“捡来”的舅爹并没有什么好印象。

    无它,丑不丑且不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还长得丑,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整日里除了一脸苦大仇深的发呆,就是豪饮买醉。要不是这个道士,他们舅甥二人早就饿死了。

    此时,道士端着一个瓷碗进来,一边把碗递给吴宁,一边又问:“唐奕是何人?炮仗堆又是何物?”

    好吧,唐奕那孙子唐时没有,估计一千三百年后的后世也没有了,已随花火而逝。

    炮仗这东西,大唐也没有。

    吴宁无法做答,只得叉开话题。

    ......

    好好看看了递到手边的瓷碗,颇为精致,又四下扫看屋中考究摆设,疑声反问:“咱们这是在哪儿?”

    言下之意,依三人境遇,可是住不起这般上等的客店。

    道士眼神一眯,心说,这孩子怎么不一样了?谈吐突然变的有章法,反问起他来了。

    也不说破,既然吴宁不想回答,他也非刨根问底的性子。

    坦然答道:“托庐陵王的福,今日住的官驿。”

    “哦。”吴宁平静地应了一声。

    看来,李显也不是白救,起码不用去脚店里睡大通铺了。

    “哦?”孟道士又是一疑,这孩子确实有点不太一样了。

    牵起一边嘴角,玩味道:“你就一点都不惊讶?”

    庐陵王李显废帝之身,对于吴宁这个平头百姓家的孩子,那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人物。

    “这......”吴宁一窘。

    在你们那里,那是庐陵王,是李显。可是在我这儿,那就是历史书里的方块字儿罢了,有什么可惊讶的?

    可道士既然这么问,吴宁也知道今日实在太过诡异,可谓应接不暇,终还是露出了破绽。

    面色一白,一时间无言以对,只得沉默了事。

    道士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却是起了探究之心,倒要看看这孩子为什么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吴宁沉默了一会儿,见蒙混不过去,只得道:“白日里浑噩之时,也间有清醒,听了些道长与那将军说的话。”

    “哦??”孟苍生笑意更浓。

    “听了又当如何?”

    “没什么。”吴宁摇头,开始胡编。

    “只是突有感悟。”

    “何感?”

    “原来,这天地间除了地里的谷子可以养人,锋利的刀剑可以杀人......”

    “还有生花的舌头,既能杀人,也能救人。”

    不得不说,这道士当真是有本事的角色,三言两语,不但救了李显,也给丘神绩定了命。

    ......

    你还别说,对面的孟道长还真就吃这一套。

    道家讲究的是机缘、悟性,吴宁一句突有感悟,正合道家之理。况且他自己尚幼之时,就是因为一句话,被他的师父相中,收徒授艺的.....

    “哈哈哈!!”勃然大笑。

    “杀人的刀剑、养人的粮米,还有生花的舌头!!”

    “说的好!然九郎悟得还不够深。”

    “岂不知,世间万物皆无善恶,谷可养人亦可杀人,刀可屠生亦可救世。”

    “是非善恶,全在一念、一心,九郎明白吗?”

    吴宁闻罢,只得附和点头,“明白一点。”

    “好啊!”

    孟苍生长叹一声,笑看吴宁,怎么看怎么有趣。

    “比起贫道十岁之时虽差了些,却也是可塑之材。”

    “你可愿拜吾为师,一朝悟道,遨游太虚?”

    ......

    “啊.....”

    “啊!?”

    “......”

    吴宁整个人都愣了,看来还是看错了这道士。

    什么跟什么啊,就要我拜师当道士?再说了,还一朝悟道,遨游太虚?你当这是仙侠啊?

    前世是回不去了,那今世凭小爷的本事,怎么也得有所做为吧?

    若按照小说里的套路来,别说是他这个专攻文科的大才子,就算是换了唐奕那个学理的渣渣,也能混得美美的啊!

    跟你去当道士?怎么可能?

    “这......”一脸为难。

    “恐怕......”

    拒绝的话还没说出来,只闻门外传来三声轻拍。

    “仙长可在房中?本将......有事求问。”

    这声音吴宁认得,正是白天里的那个丘神绩。

    孟苍生也是一愣,正收徒呢,让这糙人给搅和了。

    “进来吧。”

    房门应生而开,只见五大三粗的丘神绩已经换下盔甲,一身青布圆领裼袍的便装打扮,猫着腰,小心翼翼地进到屋内。

    “天色不早,仙长还未歇息啊......”

    声调那叫一个恭敬,哪还有白日里的威武影子?

    孟苍生一笑,“将军不必拘礼,有何事非要深夜相见,但说无妨。”

    “这......”丘神绩顿了顿,看向了吴宁。

    意思是,这里有“外人”,不便多言。

    而吴宁也看出来自己有点多余,起身下床,“小子去外....”

    “不用!”

    孟苍生出言喝止,与丘神绩道:“此为吾之弟子,直言无碍。”

    比起打发丘神绩,孟苍生更看中的是收徒。

    留下吴宁,也是要看他反应,进一步考校,看看值不值得收这个徒弟。

    吴宁一翻白眼,这道士怎么还顺杆就爬呢?我可没答应呢。

    “那.....”丘神绩也是略有迟疑,最后还是决定当着吴宁的面有什么说什么吧。

    返身将房门关严,再回身时高揖大礼,吓了孟道长和吴宁一跳。

    “仙长在上,受神绩一拜!”

    “仙长......救吾啊!!”

    说着话,狼嚎一般,哭的就差整个驿站都听得真切了。

    “......”

    “......”

    吴宁和孟苍生对视一眼,随之,笑了。

    丘神绩为何而来,也是瞬间明了。

    其实不难理解,白天孟苍生那几句话,丘神绩往心里去了。

    也由不得他不往心里去,自古以来,最是无情帝王家。为了皇权,父兄亦可杀之,何况他这么一只鹰犬?

    等待丘神绩的,只有死路一条!

    可这是一个死局:

    今日他害了韦妃,再去杀了李贤,那将来他是死;

    他不害韦妃,不杀李贤,那回朝就得死。

    左右都是死,绝无生局。

    可是,丘神绩想活啊!

    ......

    “仙长救吾!”

    “神绩多年在朝,听命圣后身不由己,纵使为恶不赦,罪该万死,可是......可是神绩一家老小,左右三族,皆是无辜。”

    “望仙长开恩,看在苍生可救的份儿上,为神绩指一条明路吧!”

    “......”

    吴宁听着差点笑出声。

    心说,古人还真是奇葩,到底是真信这个,还是傻啊?认识不到半天,身家性命就压上了?

    缓缓坐回床上,看戏一般,倒想知道孟道长这回要怎么救。

    ......

    殊不知,他置身局外,加之出于穿越者的优越感,这种近乎本能的反应让孟苍生越加对吴宁的“稳”生出兴趣。

    吴宁小觑古人,自以为是地掩饰,在孟苍生这里已经露出了破绽。

    只不过,孟道长脑洞没那么大,再怎么怀疑,也想不到这是个一千三百多年以后的人。

    “救......”

    背起双手,来回踱步,心里想的却不是怎么救,而是吴宁。

    “怎么救?”

    抬眼看着丘神绩,“将军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救,又何必为难贫道呢?”

    “非也!非也!”

    丘神绩急了,“仙长乃世外高人,定有妙法保全神绩!”

    “求仙长,救吾性命啊!”

    “救!?”孟苍生又念叨了一个救字。

    语气之中却已经满是玩味,缓缓把挂在床头的配剑抄了起来。

    “凭什么救?”

    呛啷一声,长剑出鞘,直指丘神绩。

    “你可知吾是何人!?又为何要救你!?”

    “......”

    丘神绩抬头,只见孟苍生道衣洒然,眼露杀机。更让他心惊的是......

    这道士,左手持剑!

    瞬间大骇,“你......”

    “你!!!”

    “你就是那左持剑的道人!?”

    ......

    “唉!”

    看到这里,吴宁终是一声长叹。

    没忍住,嘀咕道:“找死....”

    “对!”

    “找死。”孟苍生冷然断喝,对吴宁更是看重几分。

    转头对丘神绩道:“汝若不说破,贫道不说救你,放你也并无不可。”

    “可是......”

    长剑抵前几分,“既然你已经知道,贫道就是闯皇城、劫囚犯、救人杀官的罪首,又怎能留你性命!?”

    ......

    “我......”

    丘神绩本来就是个糙人,直肠子,哪来道士那么多弯弯绕?顿时吓得脸色惨白,扑通一声瘫倒在地。

    “我......”

    我了半天,连饶命都说不出来了。

    “也罢!”最后哀然长叹,神现决绝。

    “能死于道长之手,也算善终,起码可保全亲族无碍。”

    “动手吧!”

    丘神绩还挺光棍,起码明白孟苍生只会要他的命,却不会要他全家的命。但是若轮到圣后出手,那可就谁都活不了了。

    自知不是这道士的对手,也不反抗,低头待戮。

    然而,半晌已过,却是没了动静,疑然抬头,只见......

    只见那个一直被他视若无物的少年,此时竟挡在了剑锋之前。

    “这......”

    丘神绩甚是惊讶,不明白这“师徒”二人唱的是哪一出。

    而吴宁此时直视孟苍生,眼神之中,七分平静,三分无奈。

    咧嘴一笑,宛若午夜阳光,让孟苍生都不由得心头一颤。

    “九郎,何故阻拦?”

    吴宁道:“我......没见过杀人。”

    “以前没见过,以后也不想见。”

    “哦?”孟苍生暗笑,缓缓垂下长剑。

    “不杀...就得救。”

    “我都救不了,你想救又怎么救?”

    吴宁一摊手掌,看向丘神绩。

    这憨货眼睛都直了,都是爹生娘养的,没事谁愿意去死啊?

    可是,吴宁下面的话,没把丘神绩噎死。

    “简单啊,你去外面动手不就得了?”

    “......”

    ___________________

    是夜,有左持剑妖道夜袭官驿,伤周兴、近卫数人。左金吾卫将军丘神绩奋勇退敌,追袭十数里,伤重坠涯,以身殉职。

    圣后武氏知悉甚哀,追任丘神绩上将军之职,厚待亲小。

    ......

    ——————————

    第二天。

    山路崎岖,两骑缓行。

    吴宁那个丑娘舅一人一骑走在前面,而孟道人则是与吴宁同骑,缓缓拖在后面。

    “可惜了!”吴宁到现在还有点不甘心。

    “这一路要是与庐陵王同行该多好,起码好吃好住。”

    “呵。”孟苍生干笑一声。

    “怪谁呢?还不是你,非要放那丘神绩一条生路。”

    “诶~!”吴宁不干了。

    “这事儿可扣不到小子头上,是道长自己要放,却非要绕一个弯,图增烦恼。”

    吴宁不傻,相反,后世的他虽然涉世不深,但很多事情也不是看不清楚。

    孟苍生拔剑,不是冲着丘神绩去的,而是冲着他来的。

    说心里话,如果吴宁心再硬一点,他会冷眼旁观,任由孟道人和丘神绩去折腾。更不会没忍住地说那句“找死”,把麻烦引到自己身上。

    然而,前世的认知不允许他冷眼旁观,更不允许孟苍生用这样的方法摧毁他的意志。

    说白了,这与善恶无关,与圣母更沾不上边,只是单纯地不想刚来到这个时代,就见证这个时代的野蛮和冷酷。

    ......

    大唐,华夏鼎盛之所在,炎黄子孙骄傲之根源。

    吴宁更希望它是自己心中的那个大唐,起码不是那么冷冰冰的。

    可是,既然已经被孟苍生逼得露出了马脚,吴宁索性不再掩饰什么。

    老子就是这么妖,就是什么都懂,就是和从前的吴宁不一样,你能把我怎么样?

    反正吴宁还是吴宁,我还是我,你把老子拆了,也研究不出来我是一千三百多年以后来的。

    “道长本来就没打算杀丘神绩。”

    “哦,你怎么知道我不想杀他?”

    吴宁略一沉吟,“他能被道长三言两语就说动,绝不是因为他憨傻。爬到那个位置的人不可能是傻子。”

    “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他还没陷得太深,还能回头!”

    吴宁愈加肯定,“他还能来求你救命,更印证了这一点。否则,丘神绩若是知道自己没法回头,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那九郎又如何断定,贫道不会杀他呢?”

    “你若想杀人,在渡口的时候就已经动手了啊!”吴宁坦然道。

    “渡口的那些话,与其说是恐吓,倒不如说是试探。试探丘将军到底陷的有多深。”

    “丘神绩若是有半点异动,道长可能就已经拔剑了,又何必等到晚上?”

    “......”

    孟苍生良久无语,默默地看着吴宁半晌。

    从昨晚开始,这个只有十岁的孩子给了他太多太多的惊喜,甚至是惊吓。

    若不是他与丑汉二人这些年对曾经的过往只字未提,孟苍生甚至怀疑,这孩子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是不是被人掉了包?是不是真的是一个妖孽!?

    “九郎,拜吾为师吧,吾教你本事。”

    “不拜。”吴宁回答得甚是干脆。

    “道长自己也非化外脱俗之人,又怎能让我信了天君,悟道长生呢?”

    “......”孟苍生又是无言。

    这些话,他的师父也曾经说过。

    “要不,你当我大哥吧?”吴宁的声音悠然传来。

    “你文武双全,我也不笨,咱们兄弟二人双剑合璧,一起闯一闯这狗日的世道。”

    “荣华富贵有些俗了,可是天地之大,哪里我们去不得!?”

    “......”

    “好!”孟苍生竟鬼使神差地应下了。

    甚至应下之后,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要应下。

    ......

    夕阳映照之下,关中的土岗黄山如血如歌,孟苍生极目远望,却是没有焦距。

    “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

    他有一种感觉:

    这个注定“生无安宁”的少年,也许真的能在这狗日的世道里缔造一段传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