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原来七婶是好人
    ,精彩小说免费!

    吴黎把粥端出来,“正好“七婶也停了手,狠瞪了巧儿一眼,“吃吃吃,撑死你个败家鬼!”

    可一看只是一碗粟粥,七婶犯嘀咕了:“大清早的,怎么就喝上粥了?”

    酸着脸子,说起了小话儿:“哟,还当是什么好吃食,原来只是一碗剩粥?这莫不是昨夜剩下的吧?可别是馊的,吃坏了咱家巧儿。”

    “......”

    把吴黎气的啊,嘭的一声把碗摔在矮几上,溅的到处都是。

    “爱吃不吃,不吃省下!”这刁妇当谁都跟她似的坏了心肠不成?

    “怎地?”七婶斜着眼珠子,“还和婶甩脸子不成?”

    “那婶子说错你们是怎地?可着坳子问问,谁家早起喝粥?那还不过晌就空肚子了?”

    “九郎家就吃粥!”吴黎大声吼着。

    “不会自己看,你家的隔夜粥还是热乎的啊?”

    “......”七婶不说话了。

    粥是在锅里捂着的,刚端出来可不还有热气。这么一摔,热气更涌,由不得七婶不信。

    可是信归信了,脸色却是一点没见好转,愈发难看了。

    心里更是嘀咕,这吴宁家都沦落到早间吃粥了,那她的租子钱哪里还给得起?

    越想越愁,越想越气,一时还想不出个什么办法来。

    吴黎也是服了这妇人,所谓要饭还嫌馊,说的不就是她?

    “不吃算了!”端起粥碗就要收回去。

    可七婶哪里肯,粥也是白来的,不吃白不吃。

    一把夺过粥碗,假模假样地摔在巧儿面前。

    “吃吃吃,见天就知道吃!若再叫饿,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巧儿闻罢,如蒙大赦,端起粥碗狼吞虎咽地就往嘴里倒。

    吴宁看着心痛,“慢点,烫。”

    只有六七岁的小姑娘,这才停下来感激地看了吴宁一眼,小口小口地吃起粥来。

    “婶子。”借着巧儿吃粥的当口,吴宁也终于能好好说话了。

    捧着手里的半袋子大钱道:“家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不是咱想赖账,实在是日子都不好过,婶子多担待。”

    “这里有......”

    话还没说完,七婶那边就插话了,“话可不能这么说。”

    挑着眉头,扯着高调,“那谁家不都得过日子不是?九郎家日子不好过,婶子家的日子也难过啊!”

    一指巧儿,“看看把孩子饿的,婶子也揭不开锅啊!”

    “是是是,婶子说的是。”吴宁只有应声的份,心里却腻歪的不行。

    心道,又不是不给你,先给你一半总行了吧?

    只求赶紧打发了这刁妇,这眼看就要有旅人上山了,外面还等着他支应摊子呢。

    钱袋子都举了出去,那边吴黎却是又出声了,生生把七婶的主意力转移了过去。

    “我说婶子,乡里乡亲的,凡事都得讲个理吧?那地本来就是七叔让吴宁家种的,当时可没说要租子。”

    “现在人家都种五年了,婶子却又来要,这可说不过去。”

    “再说了。”吴黎越说声越大,别人怕这悍妇,他可不怕。

    “当时那土是荒地,九郎不种,也没见你们家种,是人家吴宁一点一点开出来的。”

    “现在要租子了,那你把开荒的钱也给算算。”

    “嘿!!”七婶瞪了眼。

    “你这后生,怎么和婶子说话呢?人家九郎都没说话,你掺和个什么劲?”

    “谁愿意和你掺和是怎地?”吴黎寸步不让。

    “又不是没看见,九郎家里连口干的都吃不上了,哪来的租钱给你!?”

    一指桌上他刚刚抱过来的粮袋子,“若不是祖君让俺拿来些陈粮接济一二,怕是明天就揭不开锅了。”

    “......”

    完,吴宁一看吴黎指粮袋子,差点没气乐了。

    心道,特么还说虎子傻,这货也好不到哪去。你和七婶讲理?她能把这一袋子陈粮一起顺走。

    果不其然,本来就心里打鼓,怕是要空手而归的七婶,顺着吴黎的手指那么一看,瞪时眼睛都直冒绿光。

    早怎么没看见,这儿还有一袋子粮呢?

    心说,要不来租子,顺走一袋粮当利息也不错。

    可是,吴黎说的也没错,毕竟是乡里乡亲,把事做绝了也不好。

    眼珠子贼溜溜地转了半天,“嗨!!”,猛一拍大腿,立时换上一个笑脸。

    “我说九郎啊,婶子也不是逼你,实在是谁的日子都不好过啊!”

    吴宁举着钱袋子,怔怔地看着七婶在那“表演”。

    “......”

    “你看把巧儿饿的,都瘦成啥样了?”苦着眉头,“婶子一个妇道人家......也不容易不是。”

    她却没说,闺女是瘦的不成人样,可儿子也肥出了宽度。

    “......”

    “要不这么着吧......”七婶自己给自己找了台阶。

    “秋上,等秋上地里收了东西,婶子再来?”

    脸色一板,“到时可不能再做拖延,婶子要一并结清的。”

    “至于这袋陈谷子......”

    说着话,就像那粮袋有磁力一般,整个人都靠了上去.。

    到了这一步,吴黎哪还不明白?恨不得抽自己个大耳刮子,下意识就想扑向粮袋。

    可他哪有七婶的手脚利落,眼前一花,粮袋子已经被七婶抱在怀里了。

    一张菜黄色的老脸顿时乐成了花儿,露出一口的大黄牙。

    “婶子来一回,九郎也不能让婶子空手回去不是,这谷子我就收了哈。”

    说着话,连两个孩子都不管了,抱着粮袋就跑。

    自始至终,连吴宁手里的半满小袋儿看都没看一眼,更不让吴宁有半点张嘴的机会。

    她才不傻哩,拿那么一丢丢的小口袋,就想打发了她?

    做梦!

    .....

    “不是......”吴宁举着钱袋,追了出去。

    “婶子且慢,给你这.....”

    “不用,不用....”七婶头都不回,摇的生风,“有这一袋就够了,剩下的九郎留着吧。”

    “婶子误会了。”吴宁哭笑不得,“这里面......”

    “哎呀!!”七婶一边跑,“新粮旧粮一样吃,九郎留着还受吃些。”

    ......

    “这里面是.....”

    还是个屁,吴宁实在理解不了,连吴黎那样的半大小子抱着都费劲的一大袋粮,这妇人是怎么做到健步如飞的?

    转眼就没了踪影,根本不给吴宁说话的机会。

    看了看手里的钱袋,又瞅了瞅屁股后头生风的七婶,吴宁长叹一声:

    “原来七婶是好人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