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唐朝人很讲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生活,是需要经营的。

    吴宁始终相信一个道理,那就是:老天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

    即使有不公平,甚至起跑线相差甚远,那最起码,他留给每一个人的机会是等量的。

    不同的是,有的人能抓住机会,而有的人......机会从身边悄然而逝,却依旧不自知。

    正如现在的他。

    老天虽然让他带着千多年的记忆,开始了一段崭新的人生。可是逃户的出身,窘迫的境遇,却也局限了他的生活。

    而这一贯钱,很可能就是老天爷摆在他面前的机会。

    ......

    ——————————————

    过了晌午,山道上稀稀拉拉又开始有人上山。

    虎子、吴黎进城去置办吃食,别看一去一回将近十里的路程,可对于这帮小大孩子来说,进城的诱惑依旧不小。

    以至于连巧儿都一并跟去凑热闹,只把吴宁自己留在家里看摊子。

    ......

    说实话,吴宁这个汤水摊子算是取了个巧。

    从房州城到长罗山五里的路程,间有村庄,但却是没什么店家。这一路皆是荒地,要是走路过来,多多少少还是挺考验脚程的。

    到了山下,路经下山坳,正好路边有个能解渴歇凉的汤水摊子,只要是怀里有几个余钱的城里人,多半会停下来,吃碗淡酒酸乳什么的。

    这不,两个作文士装扮的行人,顶着大太阳上山,眼见路边的树荫下摆着矮几、矮凳,下意识就靠了过来。

    “小郎君,这是所售何物啊?”

    吴宁一乐,来生意了。

    急忙起身,用布巾扫了扫矮凳,“两位客官,先坐,先坐!”

    书生嘛,讲究个面子,只要人坐下,就算瞧不上摊子上的汤品,也不好意思抬屁股走人,多少会点上一两样,这生意也就算做成了。

    招呼二人入座,“乡野小摊无甚花样,二位多担待。”

    一指旁边的坛坛罐罐,“只售些清酒酸乳、甜汤梅羹,还有冰梨汤、枣子糕。”

    “二位看看,想来点什么?”

    两个书生本就走的乏了,被招呼得又是极为受用,听吴宁这么一报,倒是心情更悦。

    “呵,花样儿还不少。”

    其实啊,不少个屁!城里随便进个汤水店,都比这多出不知多少品类。

    只不过,吴宁能说会道,上来就是先预告了,小地方小摊子,没什么花样。

    接着又报出来六七样儿,客人也就容易接受了。

    “这酒水怎么个卖法?”

    吴宁笑道:“论碗售卖,四文一碗。”

    “嗯?”书生一拧眉头,“这价格不对啊?”

    在当下这个时代,能读得起书的,多多少少得有些家底。不是富裕之家,更是穿不起这么一身文士衫。

    所以说,这两个书生还真就是不差钱的主。

    可正因为不差钱,城里食舍、酒店亦是经常出入,对于这酒水的价格自然也就熟记于心。

    城里就算稍稍好一点的食店,一碗清酒的价格也不过三两文钱,怎么....

    怎么这么一个村边的野摊,张嘴就卖四文了?

    想到这里,二人脸上立时不悦,“你这郎君好**猾,只当我二人好欺善骗不成!?”

    那架势,大有掀桌子就干的气势。

    吴宁也是无语,心说,景区消费,跟你闹戏呢啊?

    可嘴上却不能这么说,驾轻就熟,神态依旧。

    “好叫二位知晓,这城里的酒价确实比这里低。”

    书生不依,“那汝还敢卖如此高价!?”

    您二位听我说嘛,吴宁耐着性子安抚,“城中酒钱确实低,可是二位想必也是从城中一路走过来的,这五里山路,端是难走吧?”

    二人皱眉,无端端的,提什么山路。

    “那又如何?”

    吴宁道:“小子这酒非是自产自酿,也是从城里一坛一坛背回山上的。”

    说到这里,吴宁摆出一副诚恳之态,“谋生不易,多卖一文,全当是小子的辛苦钱吧。”

    “......”

    “......”

    两个书生不搭话了,涨红着脸瞪着吴宁。

    良久,猛的双手环抱,长揖下拜。

    “出言不逊,妄论事非,多有得罪,罪过罪过!”

    “......”

    吴宁站在那直砸吧嘴。

    啧啧啧,这么一看,大唐也没啥不好的,咋都这么讲理呢?

    ......

    最后,那两个书生不但买了酒,吃了枣糕,还多给了吴宁两个大钱的赏。

    当然了,枣糕也是“从城里背回来的”,自然也要贵些。

    掂量着到手的一小摞铜钱,吴宁心中甚悦,这幸福感果然和财富多寡无关啊!

    王总挣一个亿那都是小目标,咱这忙活了半天,挣上几个大仔不也挺欢乐?

    咦.....?

    这么一想,吴宁又有点不开心了,特么就几个大仔,我高兴个屁?穷欢乐啊?

    正纠结着,身后却传来一声沙哑难听的耻笑:“吾怎不知,那酒是汝一坛一坛背回来的?”

    吴宁转身看去,只见自家院门处站着一个人,一身圆领长衫泛白陈旧,头上带着斗笠,把整张脸都遮掩住了。

    吴宁心中一虚,“舅,啥时回来的?”

    “呵。”丑舅冷笑,“刚回,却也见你鼓噪有一会儿了。”

    “呃....”吴宁大窘。

    摆这么个摊子娘舅本就不太喜欢,可是生活所迫,只得任由吴宁折腾。

    这回又让他见了这么一幕,怕是不爱言语的他,也得责备几日了。

    不做多想,急忙转移话题,“那什么......四伯回来了。”

    果然有效,丑舅身子一僵,再不与吴宁废话,朝祖君与五伯的家行去。

    吴宁则长出一口气,对于这个丑舅,说心里话,虽然相处五年,可吴宁打心眼里有那种疏离感。

    无它,用后世的话说就是,太阴沉,不接地气。

    永远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加上那张丑脸,让吴宁即使相处五年,也没法看清这个人。

    更不知道,他到底经历过什么,让整个人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

    又在摊子上守了一会儿,就见吴黎他们三个,抱着大包小包的回来了。

    吴宁索性收了摊子,与三人一道把东西拿回家,开始准备晚上那一顿。

    心里更是琢磨着怎么用那一贯钱,又怎么和丑舅,还有老里正他们说,才能答应。

    ......

    ——————————

    唠叨两句,新书期间,由于上架时间,还有共众期节奏的各种考量,苍山是没法爆更的。

    每天保证四到六千字的更新,也是为了更长远的目标去考虑,希望大伙理解。

    放心,上架之后,就算身体再不好,也会集中放几次大招让你们看爽。

    另外....

    说一点关于唐代称谓的事情,我实在受不了了!!

    唐代父子长辈,同辈弟兄的相互称谓是极其混乱的。常看唐史的书友应该知道,管老爸叫哥,叫兄长也能叫哥。爷爷叫祖君,也能叫君上,关键是管皇帝也叫君上。

    老爸还叫阿耶、耶耶,还不如直接叫爷爷呢。

    还有,男人自称可以叫“奴”,女人自称也可以叫“奴”。

    丫头,不是丫鬟的丫头。

    等等等等,烦的要死,严重影响写作体验。

    所以,要不咱们还是改回习惯的称呼?

    爹就是爹,娘就是娘,哥就是哥,爷爷就是爷爷。

    特别具有带入感的称呼不改,其他的也就别叫真儿了,这不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