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都是生活逼出来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吴黎和虎子进一趟城,带回来的东西可真是不少。

    只是,吴宁看着摆得密密麻麻,足足十多样儿的食材忍不住吐槽:可惜,再多的东西也就那么几样吃法。

    ......

    唐时可不比宋代以后,那时冶炼技术的提高,不但使得华夏钢铁的产量激增,而且民间锻造水平也有显著提高,进而改变了汉人的饮食习惯。

    吴宁要是往后再多穿那么三百年,花样百出的炒菜问世,他也就不用为口腹之欲发愁了。

    可是现在,吴宁就算想发挥点穿越者的优势,自己弄出个炒菜来,那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无它,锅的问题。

    唐代的百姓,用的大多还是陶锅,铁锅这种金贵的东西,也许只能在显贵巨富之家方能一见。

    而且,就算是有铁锅,那锅底厚得也跟门板一般,光热锅就得老半天,更不要说炒菜了。

    那唐朝人怎么个吃法呢?

    一曰:食生。

    这个时代的人很爱吃生的,不管是蔬菜还是水果,甚至是鱼羊畜肉。

    选新鲜鱼或羊的嫩肉切薄片装盘,直接就往桌上端,谓之为:脍。

    二曰:烧烤。

    烧烤这东西,大唐可比后世发达得多。以至于,不光食店酒肆之中有各种烧烤售卖,连寻常百姓家里,一般都是两眼灶。

    一眼是封口的锅灶,上面坐着陶锅,煮饭蒸菜;另一眼就是敞口儿的烤灶。

    所谓脍炙人口,“炙”就是烧烤。

    而“脍炙人口”这个成语,也足见古人对食生和烧烤的重视了。

    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以吴宁这五年来的所见所闻来看,正如后世的书本上写的那样。

    华夏的封建体制,包括政治、军事、文化、饮食,在南宋之前,都属于摸索阶段,真正成熟是从南宋往后。

    而唐代之所以成为华夏历史的骄傲,更多的是因为军事实力和国家影响力。

    人们只看到封疆万里、千邦来朝,只看到文化的包容和融合,却忽略了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还很落后,文教体制尚在探索。

    说心里话,五年的打磨,让吴宁早就褪去了初来时的自信。

    有时候就在想,你说我学什么会计啊?要是学理该多好?

    这个时代更缺少的是理科生的技术,而非他这个文科生的算计。

    换做是一个学冶金的,或者是学物理的,哪怕是学化学的,随随便便弄出点什么,也是能改变世界的存在。

    ......

    好吧,说远了。

    总之,看着眼前的食材,生吃、烧烤,再加上水煮和气蒸,当然煎炸的做法也是有的,这就是吴宁在厨房里能够使出来的所有本事。

    至于吴宁能不能开个挂,鼓捣点后世的做法,什么秘制烤翅,砂锅菜之类的。

    呵呵,实在不巧,后世的吴宁不但学的不是理科,而且只会吃。

    就他现在的手艺,还是穿越之后被逼出来的,因为他有一个更大牌的丑舅啊!

    他那个娘舅,别说厨艺,人家根本就不进厨房,宁可饿着也不沾半点油烟。

    没办法,从十岁开始,灶房就已经是吴宁的专属领地了。

    印象中,若不是口渴的实在难忍,进来舀上一瓢水,娘舅是说什么也不来的。

    ......

    但是,话说回来,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毕竟是穿越来的,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作用的。

    招呼吴黎和虎子洗菜剥葱,吴宁开始忙活了起来。

    先....

    先熬汤。

    把卖回来的猪大骨,还有半只肥鸡,洗净下锅文火慢熬。开锅之后,又抓了两把收拾好的蘑菇干扔了进去,之后就盖上锅盖再不理会。

    今天这顿饭,可就指望着这一锅好汤了。

    接过虎子洗好的一把水芹菜,左右仔瞅了个遍,随手扔给吴黎,“再洗一便吧。”

    吴黎无语,揶揄起虎子,“干啥啥不行,就知道吃!”

    虎子嘿嘿直乐,“差不多就得了呗。”

    ......

    芹菜这东西在唐时就很流行,只不过吃法和后世不同。

    唐朝人喜欢吃腌芹菜,而且是用醋腌,名曰醋芹。听说还是太宗朝的名臣魏征家里传出来的。

    可是吴宁不喜欢,酸不拉几的,牙都嚼倒了,没啥吃头,所以他打算凉拌。

    用刀把水芹菜切段儿,稍微地焯一下至半熟,撒上盐面儿、蒜沫,最后再少少的来上一点米醋,既有唐人喜欢的咸酸味,又不失芹菜的脆爽。

    虎子趁吴黎不注意,贼溜溜地偷了一口。随后一脸享受,朝吴宁竖了一个大拇指。

    吴宁全不在意,在盘中也捏起一小条,送到眼巴巴瞅了半天的巧儿嘴里。

    见小姑娘开心地朝他笑,心里也是舒坦得很。

    其实,他的要求也不高,不论在哪儿,不论前世还是今生,守着这份祥和,就已经足够了。

    正忙活着,隔壁的五婶来了,手里还拎着一大片羊排。

    不用问也知道,是五伯让五婶送过来的。

    进到灶房,一见又是菜又是肉的,摆了一灶台,五婶立时就不乐意了。

    “不是婶子说你,日子可不是这么过的,得节省。”

    指着灶台上的吃食,“怎地?吃了这顿不过了啊?”

    “嘿嘿。”吴宁只是傻笑。

    一边接过羊排,一边谄媚道:“一年到头儿也轮不上一回婶子在我家开伙,那还不得好好伺候着?”

    瞅了眼五婶圆溜溜的肚子,“正好给婶子补补,好给咱填个弟弟不是!”

    “去!!”

    五婶狠狠地剜了吴宁一眼,想笑,又只能憋着,“端是嘴贱!怎么和婶子说话呢?”

    骂完,又忍不住受用地灿笑起来,伸手要接吴宁手里的菜刀,“来,婶子给你搭把手。”

    “别别别!!”吴宁急忙躲开。

    五婶已经有了六个月的身孕,哪能让她帮忙?

    “婶子还是歇着去吧!让祖君见着,还不朝我们几个使鞭子?”

    吴黎蹲在地上,一边洗菜,一边也跟着嚷嚷,“娘,你就别添乱了,赶紧回去歇着吧。”

    “你现在可是咱家的....”

    说到一半,偏头瞅向吴宁,“那叫啥来着?你那话咋说的?”

    “重中保护之人?”

    “对,重中保护之人!”

    “那叫重点保护对象。”一边和吴黎拌着嘴,吴宁一边强行把五婶往外请。

    五婶扭不过,只得道:“行,那婶子等吃现成的。”

    临走还不忘吩咐,“缺啥让八郎家里取去。”

    “行行行!”吴宁连连点头,好不容易把五婶请了出去。

    回身就处理起五婶刚拿过来的羊排骨。这可是好东西,平常人家是绝难吃到的。

    而且,别看吴黎和虎子拿着五十个大钱进了一趟城,拎回一大堆。可大多数都是青绿时蔬,唯一的一点荤腥只有一两羊油、半斤猪肉。

    这时不光是虎子,连吴黎和巧儿都围了过来,看着那一大块羊排,眼睛直冒绿光儿。

    “咋做!?”

    吴宁一耸肩,“还能咋做?烤呗?”

    ......

    ,

    ——————————

    五一五粉丝节这个事和咱们其实是没啥关系的,不过,看章节说有很多书友在要点赞,那苍山就在这里号召一下吧:

    别嫌麻烦,点一下手机屏幕的事儿,咱们观澜匪帮虽说不是什么大的黑恶势力,但是应该像唐疯子和吴老九一样,都是古道热肠的,都点!

    不管是不是匪帮的书友,进了咱们的书评,得让人感到咱们的人情味!

    都点点哈,爱你们....

    下辈子....

    咳!!

    娶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