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奥妙只在一锅鲜汤
    ,精彩小说免费!

    一盘醋芹、一碗秋葵汤,外加一个大饭盆,别说肉菜,连点油星儿都没见着。

    院子里这几位长辈,看见端上来这些吃食,都傻眼了。

    老祖君擎着酒碗,僵在那里,“就......就这些?”

    “对啊,就这些啊!”

    就这些,吴宁还忙活了一下午呢。

    老头又气不顺了,心说,枉费你四伯、五伯对你百般照顾啊!知道你家里日子不好过,可也没到这等田地吧?好不容易吃你吴九郎一回,就这么应付下来了?

    “不是还有羊肋吗?”

    五伯也是醉了,羊肋可是他眼瞅着他五婶送过来的,怎么没见?

    “羊肋?”吴宁神秘一笑,知道大伙儿都想差了。

    猛一掀盆盖子,“羊肋在这儿呢!”

    “嚯~!!”

    随着盆盖揭开,众人皆是忍不住一声惊叹:“端是漂亮!”

    原以为饭盆里只是白饭,哪里会想到,红的黄的白的绿的,五颜六色,极是精致。

    而且,酱汤在饭盆里焖了一下,掀盖那一刻,热气夹着肉香、酱香,还有饭香,一起涌出来,那个味儿啊.....

    连老祖君这种四平八稳的,都忍不住往前靠了靠,好好闻了闻。

    “香!”

    “哈哈哈,真香!!”

    四伯大笑不止,看向众人,“九郎这手艺,越发见长啊。”

    伸手一让,“让父亲大人先尝。”

    虽然吴长路已经忍不住要尝上一尝了,可是规矩还是不能废,自然要长辈先行。

    老祖君也不客气,其实也有点迫不及待了,刚要下筷。

    “且慢。”却让吴宁给拦住了。

    没好气地瞪了这赖娃子一眼,“何意?”

    吴宁陪笑,“不是这个吃法。”

    心说,您把菜都吃光了,那下面的饭可怎么办?

    说着话,用饭铲在盆里开始搅拌起来,随着吴宁这么一搅,更香了!

    虽然没有刚刚受看,可是粒粒米都裹上了红亮的酱汁,与羊排、青菜一起闪着油光,看着就有食欲。

    给每人盛上一碗,吴宁示意老头儿,可以开吃了。

    可老头这回倒是不急了,吩咐道:“八郎、九郎、十三郎,上桌!”

    “巧儿也去灶上吃吧。”

    得,吴宁暗道:这老头也是重男轻女的的老顽固。

    照着规矩,女人是不能上桌吃饭的,没看五婶连过来都没过来吗?

    可是也没办法,往巧儿的碗里多夹了几块羊排,端着碗送她去灶房里用食了。

    回来的时候,好嘛,转个身的功夫,一大盆饭已经去了半盆了。

    要不要这么生猛啊?

    吴宁暗自吐槽:没见识,土鳖!

    坐下来端起自己的饭碗,然后,呼噜呼噜......只剩下猛命扒饭的动静,再没了半句言语。

    只消片刻,一碗羊排饭就只剩几块骨头了。

    好吧,他也是好几年没尝过这种曾经的味道了。

    ......

    “香啊!”

    连吃了两碗的吴长路,一边盛第三碗,一边终于空出嘴来由衷赞叹:

    “真香!”

    萝卜的清淡,加上羊排的浓厚,再配上酱汁白饭,这咋就这么香呢?

    左右已经是半饱,过足了饭瘾,吴长路终于想起还有汤水润口来了。

    盛了碗汤,小口慢品,“嗯??”

    吴长路终于发现不对来了。

    要说这羊排饭又是肉又是菜,香味浓郁不易察觉,可是这秋葵汤....

    这可是家家都吃做的寻常花样,是什么味道,吴长路自然是熟得不能再熟。

    可是九郎这一碗汤,为什么就不一样呢?

    “九郎这汤里放了什么?”

    “哈!”吴宁放下饭碗,大为开心。

    “还是四伯的舌头灵哩,一下就尝出不同。”

    “不过是多加了两勺鲜汤罢了。”

    奥妙就在那锅猪大骨熬的汤里。

    有人可能会说,不就是一锅老汤嘛,并不稀奇。可能唐时的酒楼里为了菜品鲜香,各家都有各家的老汤秘方。

    其实不然,这还真不是一般的老汤。

    吴宁之所以叫它做鲜汤,正是因为这个“鲜”字。

    不得不说,来到大唐这么长时间,吴宁最受不了的,还不是日子过的清苦,而是,哪怕是再好的吃食,它也一样没滋味。

    一来是,做法单一,调味匮乏。

    二来则是,唐时的饭菜里少了后世的一样东西,使得本就无味的饭菜更加的没滋没味。

    那就是——味精。

    也许后世也有相当一部分人不喜欢菜里加味精,可是吴宁不行,从小吃惯了那口鲜的他,要是少了这玩意,还真有点不适应。

    而那锅鲜汤,其实就是起到了老汤加味精的作用。

    ......

    按说,后世从未下过厨房的他是不会懂得这些的,可是好巧不巧,在他的脑子里偏偏就多了这么一段关于味精的记忆。

    在后世,吴宁小的时候,曾经有那么一阵盛传一种说法:说这个味精能致癌,听风就是雨的吴妈妈,从此以后做菜的时候就再也不敢放味精了。

    可是全家人都习惯了这一口儿,逼的实在没办法,吴妈只得自己想办法提升鲜味。

    那就是吴宁现在用的那锅汤,大骨、鸡肉、蘑菇,外加海带。熬出来的汤几乎和买来的味精有着同样提鲜的效果。

    后来吴宁查过,味精的主要成分叫:谷胺酸钠。

    而老妈的鲜汤经过熬制,可以在汤中得到同样的物质。不但效果和味精一样,连成分也一样。

    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而且那个传言,很快就有中科院的大能出来辟谣了,假的。

    吴妈自然也就不再费事熬汤,却让吴宁记下了这个“偏方”。

    如今吴宁这一锅,虽然没有海带,可是也有同样效果,也有“谷胺酸钠”,也就是味精。

    从来没尝过这一口儿“鲜”的唐人,自然惊艳喽。

    ......

    好吧,如果是专家唐奕在这里,非指着吴宁的鼻子大骂:胡说八道!

    吴妈熬的汤里有谷胺酸钠不假,那是因为海带中含有大量的这种成分。

    可是吴宁这一锅没有海带,哪来的谷胺酸钠。

    之所以一样有鲜味,那是因为他这一锅汤主要成分是“鲜味核苷酸”,也就是鸡精成分中的一种。

    简直就是不懂装懂,太不专业,太不专业了!!!

    ......

    不管怎说吧,反正就是那一锅汤起了作用。

    吴长路一听,还有这么一锅汤的功劳,新奇之余,又仔细问了问吴宁那一锅汤是怎么熬的,准备回家之后,也在家中常备鲜汤。

    毕竟这世上不爱美味的人不多,谁不想一碗秋葵汤都能喝出滋味呢?

    ......

    “四伯,此次募兵不为打仗,那到底要干啥啊?”

    吴宁见众人都吃的差不多了,一大盆饭也见了底,心里虽然惦记着他那一贯钱的事,可是又没机会往那上面引,只得闲聊一般,又提四伯这次出去一个月的差事来。

    而老祖君许是这顿饭吃的香甜,出奇的没有把吴宁顶回去,任由他问下去。

    四伯喝着汤,“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上头来了令,京中有大人物要莅临房州。”

    吴长路面色凝重了几分,继续道:“自然要从府军之中抽调人马戍卫周遭喽。”

    吴宁一滞,从府军之中抽调人马戍卫?

    那......这个大人物来头可当真不小!

    自京城而来,又是大人物,自然有禁军随侍保护周全。到了房州,府衙也必会配合戍卫。

    两相保护还嫌不够,居然要调动府兵?

    “何人有如此来头,要府兵出马保护?”吴宁忍不主问出了声,“难道是什么皇亲国戚不成?”

    “呵呵。”吴长路冷笑一声,“九郎猜的没错,正是皇亲国戚!”

    “而且还不止一位,是三位!”

    “啊啊??”

    吴宁有点懵,“三位!?”

    “谁啊?”

    “圣后之侄,武承嗣、武三思!”

    “还有公主太平!”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