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什么是贵族
    ,精彩小说免费!

    两千字一章对于苍山来说,实在是太煎熬了,写着写着就超了,二合一吧。

    (少一章的点击,心疼。)

    .....

    武三思、武承嗣,再加上一个太平公主,齐下房州?

    这可把吴宁惊的够呛,以至于心心念的自己那点事儿都给忘了。

    脱口而出:“这些个龙子龙孙,跑房州来干嘛?”

    “干嘛?”吴长路嗤之一笑。“圣后想念儿子了,派三人来给庐陵王过寿,以解天伦,不行吗?”

    “屁!”吴宁大骂一声。

    不但吴长路一挑眉头,丑舅那边本来是忧忧郁郁的沉闷架势,也是抬头略带惊异地看着吴宁。

    “好端端的过的哪门子寿?不会是别有所图吧?”

    “哈!”吴长路闻之大笑。

    指着吴宁,“我就说朝中那些个权贵一点都不高明吧?连个黄口娃娃都知道别有所图!”

    显然,下午在四伯家里,几个大人就聊过此事,而且基本和吴宁想的一样。

    老祖君此时则是瞪了四伯一眼,“一群娃子在这儿,你嚷嚷个什么劲?”

    这是怕小孩没深浅,嘴不严。

    转过脸见吴黎、虎子,还有巧儿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不早了,都家去!”

    三个孩子吃饱了,对于大人们的话题亦不关心,自然听了祖君的话,乖乖散去。

    吴宁见天已经就暗下来了,进到屋里掌了油灯,放到葡萄架下,给几个长辈照亮儿。

    又把剩下的饭菜撤了,只留酒水供几人慢饮。

    忙活完了,自己又不显山不露水地坐了下来。

    ......

    “就算是别有所图,圣后也不至于动这么大的阵仗吧?”

    四伯还在纠结刚刚的话题,“把武氏兄弟,还有太平公主,一齐派出来看着庐陵王。此等阵仗,前所未见!”

    没了晚辈,只剩一个比较懂事的吴宁,老祖君似乎也放心多了,放而言之道:“哼,还不是李贞、李冲那对父子闹的。”

    “靠!!”

    吴宁闻罢,暗骂一声:“又是这两个龟孙儿!”

    李贞、李冲是何许人也?

    呵呵,来头大了去了。

    一个是高宗李治的弟弟,太宗第八子越王李贞;另一个是李贞的长子,琅琊王李冲。

    这两人不但是皇亲国戚,而且是李氏的直系血统,贵不可言。

    而且,此时此刻,这对父子已经撒手人间去见阎王爷了,根本就不是吴宁能恨得着的。

    可吴宁偏偏就恨这两人恨得直痒痒。

    为什么呢?

    事还得从去年说起。

    去岁,也就是那个马上要来房州的武承嗣,这货不知道从哪弄了块白石,偷偷地命人刻了八个字上去:圣母临人,帝业永昌。

    以紫石杂药饰之,令雍州唐同泰献与圣后。

    做为一个穿越者,吴宁比谁都清楚,武媚娘那个老太太野心大着呢,她是要当皇帝的。

    这么一块石头,自然是正中下怀,欢喜得紧,下诏赐名:“天授圣图”。

    于是,这块白石摇身一变,立马就成了祥瑞之兆。

    这是好事啊,虽然知道这是武承嗣伪造的,可是吴宁管你是不是假的,他等的就是这么一个祥瑞。

    因为祥瑞降世,圣后开颜,下面的流程应该就是祭天还愿,大赦天下了啊!

    他这个逃户,也终于可以挣脱束缚,大展拳脚了。

    自从这个事出来以后,朝野上下都传疯了——必有大赦。

    吴宁也是巴望着,盼啊,盼啊......

    直到有传闻说,朝中对于恩赦之事已经议过了,说不定京中已经下旨,不月就能传到房州。

    就是这个当口,嗖!李贞和李冲这两个杀千刀的蹦出来了。

    特么这两父子感冒吃了避孕药,打着庐陵王李显的旗号匡扶李唐,起兵造反了。

    于是,武老太太大怒:平叛!

    吴宁这个气,特么你们两闹个什么劲儿啊?要是真能反得成也行。

    没两个月就被武老太太给灭了不说,还连累一众李氏皇族落得个人头滚滚,共赴黄泉。

    最主要的是,大赦......没了,吴宁这个逃户之身不知何时方能解脱了。

    而二王起叛的另一个影响,就是他们是打着复位李显的旗号谋求声势的。

    李显知悉此事后,差点没吓死,虽然已是急忙上表澄清这事和他没关系。

    可是,以武老太太那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狠劲儿,此次派武氏兄弟与太平到房州来“看看”李显,也就顺理成章了。

    “唉!”

    老祖君一声长叹,把吴宁从思虑中拉了回来。

    “管是有所图,还是无所图,苦的都是咱们房州的百姓啊!”

    吴长路苦笑,安慰老父:“咱们坳子还算好的,毕竟兵户多,顶多出些使役。有长路在中周旋,不至于太过劳累,可别的地方那就真不好说了。”

    “怎么讲?”吴宁插话,听四伯这意思,不光是征兵戍卫?

    “呵。”五伯讥笑,“别的村子,不光得出役,还得出钱呢!”

    “啊?”

    “京中已经来人了,令州府征发役民建造别院,以供那三位莅临房州之用。”

    “所以,别的村县不但要出兵役,还要出劳役。”

    吴长路接过话头继续道:“府衙哪来的钱建什么别院?多半是又落到百姓头上了。”

    “靠!”

    吴宁暗骂:

    “言一言立判生死,动一动黄金万两。出来一趟,到哪儿都是排场,连住的地儿都得新建!”

    什么是贵族?这特么就是贵族。

    “可是,庐陵王的寿诞好像是冬月十五吧?”吴宁不明白了,“这算下来也就半年光景,新建行宅来得及吗?”

    “那就不是你一个小娃娃该关心的喽!”

    祖君支着大腿,站了起来。

    “咱们平头百姓,还是关心自己的日子来得实在。”

    “天色不早,各自安歇吧。”

    “等等。”

    祖君不提自己的日子,吴宁还想不起来,今天这顿饭,可不是白请了。

    对几个大人陪笑道:“小子还有个事,要和几位长辈商量呢。”

    “嗯?”老祖君一皱眉,“是你七婶今日来家里那件?”

    并无再坐下的意思,随意道:“回头吾与那妇人说解说解,你就别操心了。明日让八郎再送些粮来,先对付着吧。”

    “不用!”这回没等吴宁开口,丑舅却是先站了起来。

    略有局促道:“日子....还过得下去,就不劳烦你老了。”

    “过得下去?”

    祖君眉头一立,似要开骂,可终还是忍住了。

    气闷地缓声道:“九郎正是长身子的时候,日日吃稀总是不行的。”

    丑舅不说话了。

    “不是......”毫无存在感的吴宁一脸的无奈。

    “祖君能不能让小子也说上两句?”

    “说什么!?”对吴宁,老头儿可就没那么客气了。

    “大人说话,你个娃娃掺和什么!?”

    “哈哈。”吴长路打起圆场。

    “九郎也不小了,算是大人了,父亲大人且听这小子说说嘛。”

    “对嘛,对嘛。”吴宁附和。

    索性上前,半搀半拽把老祖君按在了矮凳上。

    “咱都十五了,再过两年,都该娶小娘了呢。”

    “哼!”老祖君被伺候着,颇有几分受用,可嘴上却不饶人。

    “还娶小娘?先吃上干的再说!”

    “所以才要找您老商量嘛。”

    吴宁顺杆爬,又给祖君的碗里填上酒。

    吴长路在一旁也道:“父亲且听这小子说什么,若是不着边际,再骂不迟。”

    叔侄二人配合无间,硬是把祖君给拿住了。

    至于吴宁那个丑舅,则是自动被忽略掉了。

    ......

    见祖君不言语,吴宁哪敢迟疑,急忙进屋把那一贯钱取了出来。

    “祖君且看!”

    老头一看,表情立变,“你!你哪来这么多钱?”

    四伯吴长路和五伯吴长田此时也是颇为震惊。吴长路更是猛猛地拍了吴宁一巴掌,“行啊,小子!都攒出一贯了,有出息!”

    唯独丑舅,正眼看一看都欠奉,“不过一贯而已,哪来的?”

    吴宁懒得和这个没有半点人味的娘舅计较,于是把怎么攒下的这一贯,今早七婶又怎么抱着大粮袋子跑得飞起,却偏偏不收这小钱袋子的事儿说了一遍。

    听得五伯和吴长路差点没笑背气了。

    “人算不如天算,那七弟媳若是知道为了一袋陈谷子把一贯钱给丢了,非气得起不来床不可。”

    吴宁陪笑,“本来这一贯是应该给七婶的,毕竟七伯在世的时候帮咱们不少。”

    “可是,既然七婶说上秋再结,那小子就想,能不能先借这一贯钱干点事情,兴许能让日子好过些。”

    “嗯.....”吴长路沉吟了起来。

    “无甚大用。”拧眉道:“如今咱房州的行市,一亩赖田也得三贯上下。况且,咱坳子周边哪还有闲地?”

    有钱就买地,无论是富户,还是贫农,这是印在骨子里的念想。

    “不买田。”吴宁回道,“咱想干点卖买。”

    “不行!!”

    吴宁这话音刚落,不论是祖君,还是四伯、五伯,连丑舅都是异口同声。

    “贱商之行,不足为生!”

    祖君也道:“你那个汤水摊子也就罢了,还想折腾啥?”

    吴长路则是好言相劝,“九郎啊,咱知道你小子灵光,有过日子的心,可是路咱得选好。”

    “现在日子难过不假,但是挺上两年,赶上朝中大赦,有了良民之身,自然也就有了起色。但咱们可不能走了商道,这不是自己作践自己嘛。”

    “......”

    妈妈的!

    吴宁无语问苍天啊,都特么穷到这个地步了,还瞧不起商户呢?什么特么世道!

    但是没办法,所谓:士农工商。

    士人,也就是当官儿的最贵。

    农户,就算再穷,那也能排老二。

    工匠手艺人次之,最贱的就是商户,也就比奴户强那么一点。

    有钱是有钱,可大唐不是开商的大宋,更不是资本为王的后世,商人的地位就是那么低贱。

    商者不能为官,不可科举。

    有钱你自己家里有钱去,出门在外,连穿个绸缎衣裳都得藏在里面,外面得罩上粗布袍子。

    税要多缴,役钱要多出。哪怕打个官司,如果刨去“金钱的力量”,堂上也比工农矮半头。

    虽然吴长路早几年就看出来了,吴宁这小子脑袋灵,颇有经营之道。可是骨子里的东西变不了,好好的贵农不当,当什么贱商?

    实在不行,和坳子里的人家一样,入了兵籍,也比从商要好得多。

    “你们先别急嘛。”

    吴宁心道:“吃人嘴短,合着在这几位身上一点不管用,这顿饭是白请了。”

    可是既然开了头,是万不能被几句反对就顶回去了,“咱可没说要入商籍啊!”

    “再说了,让我进城去开买卖,我也不敢啊。别忘了,咱还是逃身呢。”

    吴长路追问:“那你要如何?”

    吴宁陪笑,“就在家里,我就在家里折腾还不行吗?”

    “家里?你那汤水摊子已是极限,可不敢再贪大了。”

    “就是汤水摊子做不大了嘛!”吴宁一脸苦楚。

    “家里的情况大伙儿都看见了,那摊子是能来点小钱,可也就是点小钱罢了。我们舅甥二人喝了几个月的稀粥,也才攒下一贯。若是正常开销,怕是剩不下什么的。”

    “所以小子就想啊,能不能弄点别的营生,起码再遇见七婶这样的变故,也好应付不是?”

    怕再遭反对,吴宁又补了一句:“咱可不入商籍啊,就像五伯家里的窑厂一样,将来还是要入良籍的,现在沾点商利全当消遣。”

    吴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半天下来,几个长辈倒还真的平静下来,起码能听进去他说话了。

    反正这么说的话,还算说得过去。

    贱商确实贱商,可是有点能力的人家,除了那种纯靠蓄奴种地的大户,多多少少要占一点商利。

    就像祖君家里的碳窑,老祖君一家都是兵籍,可是也经营着窑口,不算商户。

    况且,别说是他们,就算是城里那些大户,哪家没有藏着掖着的生意?只不过不拿到台面上来,让人诟病罢了。

    吴长路问道:“那你想干甚?”

    下山坳这么个偏僻地方,若不是有长罗山,有问仙观,能引来些游人,哪还有营生可言?除了汤水摊,众人实在想不出吴宁还能怎么折腾。

    难道也起个碳窑?

    拉倒吧,一贯钱砌口窑都不够,更别说雇人、采料,应付窑火钱了。

    “我想......”终于说到了正题,吴宁深吸一口气,说出了心中所想。

    一指正房旁边,当仓房用的两间破土房,“我想把这两间厢房收拾收拾,弄成客店。”

    “啊...”吴长路下意识地点头。

    “啊!?”随之又不可思议地瞪眼。

    “客店?”

    “你小子没病吧?”

    汤水摊子就到头儿了,你还想开客店?

    谁住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