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闲的蛋疼
    ,精彩小说免费!

    客店?

    在下山坳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开个客店?

    亏这个小子想得出来。

    吴长路暗道:“到底是还是太年轻,有点异想天开了。”

    “九郎啊,要不......还是四伯帮你问问,用这一贯钱添置一小块田地吧?”

    五伯也道:“咱这个坳子不靠官道,九郎这客店怕是没什么生意的,不如买上三分地来得实在。”

    吴宁一听,知道两位叔伯担心什么,急道:“四伯、五伯放心,客源之事无甚担心,小子必能找到人来住。”

    “......”

    “......”

    大伙儿无语了,“汝找谁来住?”

    “上山拜天君的香客啊!”

    “人家都是白日里上山请卦,供奉香火,不等昏时就回城去了,谁会在咱们这穷山僻壤的地方过夜?”

    吴宁一摊手,“那就让他们回不了城!”

    得,四伯、五伯差点没笑出声,“你还能拦着路,不让人下山不成?”

    也不与这孩子多作争辩,指着那一贯钱道:“可就算客人住你的店,也要看看这一贯钱够不够你折腾啊?”

    五伯好言道:“九郎要想清楚些,这上山供奉的都是些什么人?找肖道人请卦的又都是什么来头?”

    “那都是达官显贵、家道殷实之辈。”

    指着吴宁那两间透风露雨、墙歪梁朽的破房,“人家哪会住进这破土屋来?”

    吴宁嘿嘿讪笑,“修一修,装饰一番不就行了嘛。”

    “......”

    好吧,吴长路都有点冒火了,这小子总有理。

    正要再劝,却是老祖君发话了,“既然想弄,那就让他弄吧。”

    嘎?

    这回吴宁自己傻眼了,“什么情况?这老头儿有点反常啊?”

    按说,最难说动的就是祖君,怎么还是他最先同意的呢?

    “行了,就这么定了吧!”

    老祖君站了起来,吩咐吴长路道:“回头让你家那小子也过来搭把手,我明日在坳子里再抓几个闲娃子,由着九郎折腾吧。”

    “......”

    “......”

    这回由不得吴宁不信了,老祖君这是转性了?

    “多谢祖君成全啊。”

    “少跟老夫使嘴皮子!”祖君可是没因为顺着吴宁一回,就给他好脸色。

    看着那两间破房,“既然要弄,那就弄彻底些。”

    “这破房的大梁、二梁,许是早就让雨水泡朽了,家里正好还有两根大木,回头让你五伯叫人帮着换上。”

    说完,背起手来就往外走。

    ......

    ——————————

    “父亲大人,何以任那混小子胡来?”

    出了吴宁家,四伯就忍不住发问了。他实在想不明白,父亲这回怎么会同意吴宁的说法。

    “咱这坳子哪是开客店的地方嘛。”

    “还用你说!”老祖君一边往回走,一边瞪眼睛。

    “你爹我当然知道,他这客店是开不起来的。”

    “那父亲还......”

    “九郎也不小了!”老祖君叹气,“也到成家的时候了。”

    “手上有闲钱,正好把那两间破房收拾一二,不然真定了亲事,你让他把新娘子放哪儿?”

    “原来如此。”吴长路服气了。

    原来任由吴宁开客店是假,借机让他把新房收拾出来才是真。

    到时客店没生意就没生意,正合大伙儿的心意,可是房子收拾出来才是实惠,新婚大喜正好用得上。

    ......

    吴宁可没这么想,只要这些长辈同意了这个事儿,那有没有客源,能不能赚钱,那就全看他的本事了。

    送走了祖君,还有四伯、五伯,把桌子收拾停当,见丑舅还在矮几旁坐着没动,“天色不早,舅爹早些安寝吧!”

    “不急,汝先坐下。”

    “哦。”吴宁心下生疑,“舅爹还有何吩咐?”

    丑舅淡然一笑,斗笠之下的丑脸看着吴宁。

    “刚刚为何不言?”

    “啊?”吴宁有点懵,“不言?我不一直在说话吗?”

    丑舅摇头,“不是那件。”

    “哪件啊?”

    “哼。”

    这么多年的相处,吴宁看得透丑舅,他这个丑舅更看得透他。

    刚刚在说武氏兄弟与太平公主要来房州这事儿的时候,吴宁明明心里有变化,可是他却没掺言。

    冷笑一声,“你要在家里开客店,吾可是还没点头呢。”

    靠!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啊!

    苦着脸,“舅爹到底要说何事?”

    “无事!”丑舅沉声道,“只不过,这三人来房州,你就一点都不意外?”

    “别忘了,五年前那一遭,你也是知情的。以你的心智,就想不到这三人是来行当年未行之事?”

    “......”吴宁无语了。

    五年前?五年前丘神绩、周兴想要李显的命却没要成,这就是所谓的“未行之事”。

    那么如今这三人,是不是和当年抱着同样的目的?

    抬眼看丑舅,“舅爹这是考校吗?”

    “算是。”

    “那我若说出心中所想,舅爹能否答应我开客店的心思?”

    丑舅一笑,“若能增些进项,自无不可。”

    “那好吧!”

    吴宁深吸一口气,“适才说到武氏与太平公主南下之时,小子不是不想搭话,而是根本没有搭话了必要,更没有五年前的担心。”

    “哦!?”丑舅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为何?”

    “因为,圣后根本就不想杀李显。”

    “说下去!”

    “圣后若想除之后快,大可派周兴、来俊臣之流南下,既可做得干净,事后又能不引人遐想。”

    “退一万步,纵使李显之死引来更大的麻烦,也可把周、来之辈推出去,撇清干系。”

    丑舅闻罢暗自点头,五年前吴宁与孟苍生救了李显。虽然吴宁从来没与他说过此事,可是孟苍生却是与他细说过。

    打那开始,他就知道这小子对朝堂之事、人心明暗,颇有天赋。

    能有这般对答,也不枉费他这五年,明里暗里诸多调教了。

    心里这么想,可嘴上却不这么说,也许丑舅还希望吴宁再给他一些惊喜吧。

    “汝之言不无道理,可是别忘了,武承嗣、武三思两兄弟也非善类。这些年,死在二人手中的李姓皇族可不在少数啊!”

    吴宁暗骂:“你特么蒙谁呢?”

    脱口而出:“那不是还有太平公主同下房州吗?”

    心中甚是无语:两个逃户操着皇帝的心,闲的蛋疼!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