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夜谈会
    ,精彩小说免费!

    下午,吴宁想着明天来帮工的人多,让虎子和吴黎又进了趟城,采买了好些吃食。

    晚间的时候,祖君让吴启过他那儿去睡,吴启没干,非要在这边和吴宁挤一个炕。

    吴黎见两人凑一块儿了,也说什么不回家了。

    至于虎子和巧儿,好吧,虎子是被哥儿仨踹出去的。

    这货不但睡觉打呼,而且脚还臭。

    再说了,就他那个宽度,要是也睡吴宁这屋,那炕上就得上摞了。

    ......

    三个半大小子躺在炕上睡不着,闲聊起来自然离不开女人,这一点古今如是。

    “老八,你爹给你找小娘了吗?”吴启先开了腔。

    “叫八哥!”吴黎在黑暗中瞪了他一眼,随后道:“找着呢,不过别抱太大希望。”

    吴启闻言,翻了个身,对着吴黎:“怎么讲?找不着还是没有中意的?”

    “找还是找得着的,咱祖君是里正,家里有地有窑厂,咱大伯还是统军,别村的小娘巴不得进咱们家门儿呢!”

    “呵,你就吹吧!”吴启揶揄着,“那怎么还别抱太大希望呢?”

    吴黎一阵烦躁,“主要是咱祖君!非要找个身子丰盈的,说是好生儿子。”

    也许是受了吴宁的影响,吴黎和吴启和这个时代的审美有点偏差。

    大唐以胖为美,当然,也不是越胖越美,只不过都喜欢比较丰满的。

    唯独这哥俩,和吴宁一样,喜欢瘦的。

    “前几天,陈家庄的陈老财就来咱家了,主动说和他家二娘,结果让祖君给推了。”

    “陈二娘?行啊!?”吴启干脆坐了起来,“我记得头好几年,那个陈二娘就是个美人坯子,现在恐怕愈发水灵了吧?”

    “呵呵。”一直没搭腔的吴宁说话了,“老八一见人家就直留哈拉子,你说水灵不水灵?”

    吴黎被吴宁戳穿了丑事,自然面上挂不住,“你不也盯着人家一直看吗?”

    “我没流口水啊!”

    “滚,说别人!”

    “......”

    沉默了一会儿,吴黎自己都没绕开,哭腔道:“多好的亲,可是祖君不让啊!”

    吴宁一听,开始出损招了。

    “那你就找祖君哭去,非陈二娘不娶。”

    “对!”吴启起哄,“我跟你一起去。”

    吴宁一挑眉:“你跟着掺和什么?”

    只见吴启露出和吴黎一样的痛苦之色,“老九,我和老八一样,也......”

    “也情难自己了。”

    “啊...啊?”

    吴宁大惊,腾的坐起身子,“不能啊,你自己不就是咱房州的第一美人吗?”

    “日!!真的!”吴启一点玩闹的意思都没有。

    “......”

    “谁啊?”

    “城中秦家的秦妙娘,你知道吗?”

    吴宁瞪着眼睛想了半天,“没见过,但是听说过。”

    秦妙娘,也就是房州巨商,秦文远的独女。

    人如其名,妙不可言啊!

    坊间都传疯了,据说那秦妙娘灿若春花、貌绝房州。

    别说吴启这么个数不上数的小人物,连庐陵王的长子李重润,虽然只有八岁,但只见秦妙娘一面,就说出了娶妻当娶秦妙娘的话来。

    房州县君家的大公子也是扬言要纳秦妙娘为妾,谁敢抢就是与他孙伯安为敌。

    可想而知,这个只有十四岁的小娘子,得好看成什么样儿?

    可惜,吴宁没见过。

    “你见过那秦妙娘?”

    “见过一面。”

    “迷上了?”

    “迷上了。”

    “那让你爹去提亲啊,以你的家世,还娶不来一个商女?”

    吴启都快哭了,“就是因为我的家世,我爹不干。”

    “......”

    “我爹说,他一个商户之女,就算是秦家把万贯家财都赔嫁来,也配不上咱。”

    得,吴宁无语了,有其父必有其子。

    老祖君是个老顽固,没想到四伯在这种事儿上也不呈多让。

    “那你凉了。”

    “啥?啥叫凉了?”

    “就是死心吧!”

    “别啊!”

    吴启不干,一把抓住吴黎的胳膊,“八哥,明天咱俩一起去找祖君哭去吧?”

    “你为了你的陈二娘,我为了我的秦妙娘,可好?”

    “不好!”吴黎一把甩开吴启的纠缠,“我可不和你一起去找揍。”

    “那陈二娘还只是胖瘦的问题,你这都门户之别了,能一样吗?”

    “好吧!”吴启极是泄气。

    “看来只得放弃秦妙娘了。”

    “这么快就放弃了?”

    “不放弃又如何?我爹是不会答应的。”吴启嘀咕着。

    随之面容一变,脸上灿烂非常,根本看不出刚刚还如此哀戚。

    “幸好我还有李四娘可以替换。”

    靠!!

    吴宁、吴黎,齐声绝倒。

    “李四娘又是谁啊?”

    这特么整个就是一花心大萝卜。

    ......

    ——————————

    三个人说说笑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一觉天亮,等吴启睁开睡眼的时候,见一旁的吴宁早就没了人影,而灶房里也已经幽幽地传来了饭香。

    把吴黎拽起来,二人到灶房一看,不但饭好了,菜也出锅了。

    饭还是砂锅饭,这回是猪肉的,有饭有菜吃起来痛快。

    吴宁格外又做了个大骨汤炖萝卜,虽然看不见肉影儿,可也算香味十足。

    吴宁见二人起来了,一边往锅里下秋葵汤,一边道:“赶紧洗脸,往出端,七哥和六伯说话就到了。”

    事实上已经到了,吴宁这话音刚落,老七就领着老十一、老十四,还有三哥进了院。

    “哟,老十啥时候回来的?也没说去三哥家看看。”

    吴启一见来人,急忙赔笑,“这不就见着了。”

    随后又补了一句:“老九真不是东西,连三哥都惊动了。”

    吴三哥自然比吴启他们都大,而且大的不是一星半点。

    坳子里都是族亲,各支和各支差的多。真算起来,三哥比吴黎他爹好像还大上两岁,对于他们这帮小的来说,不光是兄长,更像是长辈。

    “三哥、七哥先坐着,饭马上就好!”

    吴启和吴黎张罗着,急急忙忙去洗脸洗手,往院子里端饭锅。

    没一会六伯也到了,吴启就到隔壁院把五伯、五婶也叫了过来,一起吃饭。

    却没见祖君,说是去窑上还没回来。

    ......

    这是规矩,给谁家帮工就吃谁家的饭,大伙谁也不用客气,因为早晚自己也有求人的时候。

    可是六伯一看桌上又是白饭又是肉,还有炖菜和鸡蛋汤的,立马板起了脸色。

    “九郎啊,日子不是这么过的,这么个吃法,谁也吃不起!”

    “谁也没说见天的吃啊!”吴宁招呼大伙,“头一天,吃顿好的,明个可没有了。”

    “行吧!”六伯是痛快人,也不扭捏了。

    给五伯递了筷子,扫了一圈帮工的同姓人,“老九好吃好喝招待着,咱们这活可得干好,得对得起老九这份心意。”

    老十一早就馋得不行了,飞快地夹起一块大肉塞在五伯碗里,然后也不等别人,自己就开吃了。

    一边一吃,一边答:“六叔就等好吧!”

    ......

    吃完饭,大伙也没歇着,修屋这种活六伯是行家,都得听他的。

    先是让老三领着年青的上房撤苫草,下房梁,这些都是力气活,不用他上手。自己则是和五伯一起去了隔壁院。

    新梁在后院横着,裁剪、打铆、扣隼子,这些都是他的活。

    ......

    。

    ————————————

    可能有人觉得苍山这个开头有点水或者啰嗦。

    其实我只是想尽量通过我的文字,描绘一个唐代小山村的风土人情,只是想让这个下山坳能活起来。

    想让你们能记住这个村子里的每一个人,因为......

    很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