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算一卦
    ,精彩小说免费!

    孟苍生曾经想收吴宁当徒弟,现在这个肖道人也想收吴宁当徒弟。

    吴宁就想不明白了,你们有那么“饥渴”?

    他不知道,还真有。

    佛语有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佛教讲的是众生,只要肯向善,连魔鬼都可以加入我们,所以佛门弟子遍及天下。

    多到从魏晋南北朝开始,就得经过严格的政府审查才能上岗,否则都去当和尚就没人交税了。

    而道教讲求的是修身、无为,说白了就是清高,自己玩自己的。

    所以,即使历朝历代信道求长生的皇帝一茬一茬的,尊道教为国教的时代也是不胜枚举,可再怎么兴盛,也从未达到过“南朝四百八十寺”那般庞大的规模。

    且道教不像佛教,其入门的门槛也是极高的。

    刨去那些欺世盗名、混水摸鱼之辈,真正的道家高人基本都是“全才”。

    不但要知阴阳懂易理,而且琴棋书画、知医辨药、经史子集、寻龙观相,这些都是必修课。

    医命相卜也是基础,历史上留名的那些个道士,哪个不是上可知天文,下能懂地理,茶杯装世界,袖里蕴乾坤的人物?

    这里面随便挑出一样儿来,就够普通人学一辈子了,更别说全知全懂,全学全精。

    正统的道家传人,没有一点天分是万万不行。

    所以道家一般都是师父找徒弟,遇上一个勉强有些资质的已经算是运气好,若是运气不好,可能终其一生也找不到传人。

    孟苍生也好,肖道人也罢,好不容易碰上吴宁这么个“奇葩”,你说能轻易放过吗?

    ......

    可是话说回来,肖道人这么想,吴宁可不愿意。

    肖道人看他是奇葩,他看肖道人可不也是奇葩?

    说起来,吴宁勉强也算活过两辈了的人了,即使这样,纵观前世今生,再把古今中外都扫看一遍,他也没找出一个比肖道人更无耻、更俗、更爱钱的道士了。

    首先,看看他住那个破道观,问仙观!

    这明摆着告诉香客,这是寻仙问卦的地方,得花钱。

    而且,这老道无耻地对外宣称,问仙观从前秦开始就在房州接引天君,享受香火了。

    屁,这个牛皮吹的,吴宁都无力吐槽。

    还前秦?也就糊弄一下无知百姓。稍稍有点文化的都知道,道教的起源无论是太平道,还是天师道,那都是汉朝的事儿。

    老、庄被请上神坛更是魏晋以后,儒教妖魔化道教之后,才兴起的。

    还先秦?你家天君都还没出世呢,哪来的问仙观?

    还有,孟苍生想收吴宁为徒,让吴宁忽悠成了大哥。可哪成想,忽悠了孟道士,又来了肖道人,他也想收吴宁为徒,还是忽悠不住的那种。

    这五年间,这尖脑袋的肖老道不知烦了吴宁多少次了,有机会就,“贫道掐指一算,你我有缘啊!”

    ......

    有缘你大爷!

    吴宁宁可当逃户,也不跟在这个既爱钱,又猥琐,还臭不要脸的贼道人身边受那份活罪。

    看看孟苍生就知道了,这货下山之后,仗剑行侠何等的潇洒豪迈?什么特么富贵权势?当年吴宁都想和他去跑江湖了。

    可是,一回了长罗山......

    嘎!

    立马就蔫了,萎靡在肖道人的淫威之下,跟小媳妇似的,大气都敢不喘。

    吴宁也是纳了闷儿了,你也是提剑可杀人,伸手能接生,张嘴就是学文道理,把丘神绩喷的跪在地上喊救命的人物好不啦?怎么见了肖道人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

    “孟大哥。”

    对于肖道人,吴宁懒得搭理他,走到孟苍生身边,压低了声音,“怎么把你师父也带过来了?”

    孟苍生低着头,抬眼皮偷瞄了一眼肖道人,小声嘟囔:“他要来,我哪拦得住!?”

    屁,一看表情就知道,自己是被这个便宜大哥给卖了。

    暗叹:“人心不古。”

    可是又没办法,人都来了,你就算撵也撵不走了。

    极不情愿道:“那就有劳肖道长了。”

    “这就对了嘛!”肖道人大乐,“你我师徒之间,还哪来那么多客套?”

    “......”

    无语,吴宁只剩无语,这老货又学会顺杆爬了。

    ......

    ——————————

    上梁请神挂符镇宅,不但在大唐是修屋建梁必需遵循的规矩,就算是在后世,也是不可或缺讨个吉利的步骤。

    吴宁虽然不信这些东西,可是入乡随俗,也省了老祖君的絮叨,自然也就任由肖道人折腾了。

    先是开坛设法,又是焚香,又是供奉;随后摇铃辟邪,请三清下凡镇宅。

    这一点倒是和后世有些区别。大唐梁上供的是三清道祖,而后世农村的房梁上供的却是姜子牙。

    至于为什么?因为现在的姜太公还只是姜太公,还没左手封神榜,右手打神鞭的开始《封神演义》呢,那是明朝的事儿。

    大唐的姜太公可没那么神,只有劳烦三清道祖多多帮忙喽。

    忙活了一个多时辰,都快中午了,肖道人才算收了神通。

    若是换了别人家,这时候就该掏钱了。可是到吴宁这就不一样了,他才不和老道士客气呢。

    不过,饭还是要吃的,饿了一早上的众人此时也终于可以入席用饭了。

    “酒呢?”肖道人往那一坐,就开始要酒。

    “为师忙了一早上,总不能连酒都没有吧?”

    吴宁不和他客气,他自然也不和吴宁客气。

    “还能短了你一顿酒水不成?”吴宁不情不愿地抱来酒坛。

    “且先说好,道长也是远近闻名的半仙之躯,莫不可再狂言忘语。”

    在老道士身边坐下,一边给大伙添酒,一边嘟囔:“我可没答应认你这师父。”

    大伙在一旁边吃饭,边看热闹。这肖道人在房州也算个人物,可是偏偏和吴宁犯冲,这一幕在坐的各位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哈哈。”肖道人那边大笑出声。

    “现在不认没关系,早晚的事。贫道掐指一......”

    “停!”

    又来?吴宁实在受不了了。

    “跟你说,别在来那套!”

    一指身后起到一半的土房,“真想算,给我算算我这客店时运如何,可否财运亨通?”

    “客店?”肖道人斜眼反问。

    “呵呵。”

    “呵.....呵?”

    吴宁又不淡定了,特么“呵呵”是个什么卦象?你不知道“呵呵”在我们那里有别的意思吗?

    “你要在下山坳开客店?你说能不能财运亨通?”不等吴宁再有动作,肖道人却是又开口了。

    “能啊!”吴宁一梗脖子,“我还真能财运亨通。”

    “呵呵。”

    又是一个呵呵,“能赚钱才怪!”

    只见肖道人捻指成卦,飞快演算,“今年是已丑年天干属火,来年庚寅属水......”

    “九郎的八字乃甲戌年葵亥月丙辰日酉时一刻,属木,而且是土埋之木。”

    “......”

    算了一会儿,看向吴宁,“卦象上看,今明两年,你不但没有半点财运,而且是破财之相。且虎妖冲月,必有血光大灾!”

    “哦?”吴宁一挑眉头,“那可有破解之法?”

    “......”

    肖道人一阵沉吟,“难.....”

    “不过,也非毫无生机,需贵人相助方可逢凶化吉啊!”

    “果然。”吴宁暗道,“就知道你这车轱辘话得绕回来。”

    像肖道人这种算命的,在后世,他见多了。这帮人从来不把话说死,不管怎么样儿,他们都有理,都说得通。我信你才怪!

    撇嘴道:“道长的法力还是不够深啊!”

    肖道人顶起了牛,“准不准,咱们师徒二人走着瞧。明年这时再看无妨,贫道等得起!”

    “不用明年。”吴宁摇着头。“现在即可验证。”

    “嗯?”肖道人拧着眉头,不太懂了,“现在?如何验证!”

    “我来问你。”吴宁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这老道输定了。

    “我没有财运对吧?”

    “对啊。”

    “还有血光之灾对吧?”

    “卦相如此啊!”

    “非是贵人相助方可化解对吧?”

    “嗯。”肖道人认真地点着头,“而且还非得是名声显赫的大贵之人才压得住你的霉运。”

    “哦,那道长的卦里算没算出来,小子的大贵之人......便是道长你呢?”

    “没算。”

    “啊?”肖道人怔在那里。

    “贫道?你这小子说什么胡话?”

    “非是胡话。”吴宁笃定地露出胜利之色,“我这客店能不能财运亨通,就全看道长帮不帮忙了。”

    “帮......怎么帮?”

    吴宁闻言,心说,“等的就是你这句。”

    凑到肖道人耳边,“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只要道长改一改起卦问卜的时辰。”

    “比如,每月单日,只昏时采落阳之阴气问卜;双日,则只在晨时,朝霞正盛之时起卦。那小子这客店,不就有生意了吗?”

    “啊噗!!!”

    肖道人一口老血喷出去,一脸惊悚地看着吴宁。

    这....这个混蛋,原来在这儿等着贫道呢啊!

    ......

    单日黄昏日落之时问卜,双日朝阳出生之时起卦。

    这两个时间挑的,肖道人又不傻,只要稍稍一动脑子就明白,吴宁打的是什么主意。

    先说这个单日黄昏,香客卜了一课之后天都黑了,上哪儿去?回城?城门早就关了,还回的哪门子城?

    再说双日清晨,卜一课之后,天倒是大亮了,城门也开了,可以放心回家。

    但是,你怎么来啊?

    长罗山离城里怎么说也有五里的脚程,要想赶上朝阳初升,非得四更天就起来往山上赶不可。

    可是四更,别说城门了,坊门都没开,你来什么来?除非你头天晚上就出城,在山上等着。

    那问题来了,回不去城和提早出城的香客住哪儿?

    这个吴老九,太损了,连说辞都帮他想好了:

    晨昏两交、采天地之阴阳啊,算的更准!

    ......

    ——————————————

    头疼得很,写完已经是深夜两点了,你们嫂子睡了,无人校正,早晨再发吧。

    借着起点给了一个大封专题,帮助苍山推广新书的机会唠叨几句。

    ......

    有的书友问苍山为什么叫《獒唐》,甚至有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说是不是《狗唐》?

    其实,也没什么太深层的意思,熟悉唐代历史的客官回想一下也就明白了。

    从李渊开始,这老货生在一个乱世,上面有杨广,旁边有王世充、窦建德、宇文氏.....杀出重围始建唐。

    李世民,弑兄杀弟,逼李渊退位,方得君临天下。

    李治,虽然这哥们不够狠,可也是在熬死了李承乾和李泰,才成了长孙皇后三个儿子之中唯一的继承人。

    再往下数的武则天,这老娘们儿一路走来,见了多少血,踩碎了多少垫脚石,自然就不用多说了。

    然后是李显。

    他和李治一样,不够狠,而且还有点窝囊。可事实证明,在这个没有父子亲情的家庭里、他前面的李弘、李贤,包括武承嗣和武三思,都是他两次登基的铺垫罢了。

    可是,也正因为他的不够狠,有点窝囊,所以李显远没有他爹、他娘,还有他爷爷来的干脆,因为他漏掉了自己的亲兄弟李旦。

    于是,李旦和他的儿子李隆基,又开始重复祖辈的循环。

    李显、韦氏、安乐、太平,这些人又成了他们晋级之路的祭品。

    ......

    在苍山看来,择君如择獒,九死一生,百炼成獒。

    李氏江山这整整五代人,都是獒群之中最后胜出的那一只弑亲鬼獒。

    所以,当开始构思这个故事的时候,《獒唐》这个名字也就定下来了。

    狗唐就狗唐吧,我们自己知道怎么回事儿就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