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突出一个简约
    ,精彩小说免费!

    生意嘛,想赚钱就得迎合市场,比如把拐棍卖给瘸子。

    当然了,如果实在没有市场,那就只能是自己创造市场了呗。

    再比如,让肖老道把别人的腿打折,吴宁的拐自然也就卖得出去了。

    可是,肖老道心里有点不平衡了:

    凭啥啊!?凭啥本道爷起早贪黑的给人算卦,却让你小子占了便宜?

    “你就不怕贫道不当你这个贵人?”

    “不能够!”吴宁极是笃定。

    他还不了解肖老道?这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主儿。

    “道长你说,小子要是给你两成的收入,您是不是就成了我的大贵人了?”

    “......”

    直到这个时候,坐在一个桌边的这些叔伯长辈、同族兄弟才始开面露震惊。

    “......”

    什么跟什么?怎么就听不懂这两人说话呢?

    不是算一卦吗?怎么好好的,自打九郎说了两句胡话,这两人就开始打上哑谜了?

    唯独老祖君和丑舅听懂了二人的意思,可是二人的心境却是完全不同。

    祖君一时还想不通,为什么改成早晚问卦,肖道人就成了九郎的贵人?可毕竟家里有碳窑,生意上事的多少还是懂些,那个两成的收入祖君是懂的。

    而且,吴宁此时不论谈吐和神态,完全不似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山里孩子。

    祖君不由暗叹:“这小子长大了,能支撑起一个家了。”

    而丑舅那边,却是全听懂了。

    深深地看了吴宁一眼,心说,“莫不是他早就打的这个主意,才要开客店的吧?”

    可还是不对啊?丑舅凝眉细思,“就算肖道长帮他一把,可是他那里只有两贯钱,又能把客店开成什么模样?”

    要知道,能来找肖道长花这份冤枉钱的,非富即贵,那是要讲排场的。

    丑舅实在想象不出,吴宁用两贯钱能开起来什么样的客店。怕是那些显贵看了,宁可睡车上,也不会住他这破屋吧?

    ......

    事实上,肖老道经过一阵错愕,反过味儿来也是这么想的。

    吴宁能有几个大钱?怕是把屋建起来,再添张破床,就半个大仔都剩不下了吧?

    冷笑一声:“两成?你就算都给贫道,贫道也不稀罕!”

    “这个贵人啊,怕是贫道当不得啊!”

    “别!”吴宁一摆手,“道长可别把话说死了,万一......”

    “有万一又如何?”肖道人根本就不让吴宁说完,“有万一贫道也认了!”

    “要不咱们师徒二人再赌一局?贫道索性就如九郎所愿,把这早晚一课给改了。”

    “但是!”

    肖道人又认真了起来,“你这客店若是开得下去那还好说,若是开不下去......”

    吴宁立时接上,“立马上山,三跪九叩,奉茶拜师!”

    肖道人眼前一亮,“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

    “师父....”久未出声的孟苍生突然怯生生地插了一句。

    “刚刚不是赌过一局?你已经输了吧?”

    “对哈?”

    吴宁一下反应过来,绕了半天,还以为占了便宜,结果又让这贼道人给绕进去了。

    ......

    ————————————

    上了大梁之后就好办了,苫房顶,刷墙也用不了几天。

    再然后,像上门窗之类的都是精细活,只得六伯一个人来完成,像七哥、老十一他们,就可以各自回家了。

    可是吴宁没打算放大伙走,一来,之前就想好了,在院里再起一个回廊;二来,不是还要挖菜窖吗?

    ......

    加廊说起来挺复杂,其实容易得很。

    随便找几根干的木料埋成柱子,再找细料搭成廊脊,再苫上草就算齐活了。

    长罗山虽然不大,可是搭回廊的用料也不用太粗,多走几步随处可见。就算是要干料也不难找,谁家房后还没几根木杆子?

    至于菜窖,吴宁已经说了,占的虽说是他家后院,可是帮忙的这几家都算一份。若是可行,上秋之后都可以把地里的菜存进来,入冬一起卖。

    可惜,好像没谁当真。

    大伙儿可不觉得这菜存到入冬能多卖几个钱,索性现在是农闲,有的是工夫,就当帮吴宁个忙。至于有没有份儿,谁也没多想。

    一恍半个月过去了,那两间破房已经是焕然一新,除了没上门窗,基本和新房无异。

    回廊也建好了,还别说,挺好看。

    配上吴宁家这草房草屋的,院里还有一棵大葡萄架,还真有那么几分雅致之意。

    后院的菜窖已经开始挖了,只不过吴宁没参与。

    那东西简单,就是在地里掏洞呗,让七哥领着老八、老十他们干就行了。

    吴宁自己则是倒出手来,开始考虑起客店的装修问题了。

    其实,若是按大伙儿的想法,还考虑啥啊,按张床就不错了,连桌凳你都配不起。

    事实也确实如此。

    这些天,光大伙儿的吃食就花了将近一贯,吴宁手上那两贯钱,已经缩水一半儿了。

    而城里的木器铺子,一张普通的四围大床怎么着也得**百花,而且这还是不考虑用料,不用雕花的低端货。

    算起来,可不就连桌子都配不起吗?

    但是大伙儿没想到的是,吴宁压根也没打算买床啊,他更没打算花那个冤枉钱去置办什么现成的家具,他要自己做。

    做那种简约而不简单,朴素又不失大气的,复古的、自然风格的装修。

    ......

    ——————————

    好吧,说的挺大气,其实就是怎么简单怎么来。突出一个简约,中心思想就是返璞归真。

    吴宁准备找四个木桩子一支,上面铺上床板就是床。

    要是古人觉得不够私密,那就弄块纱布吊在房顶垂下来,既是帷幔,也是蚊帐了。

    桌子嘛?

    这年头,两人都抱不住的大木头多的很,挑一块朽一点的、没人要的,一破两瓣,连树皮都不带去的,按上墩子就是长案了呗。

    摆设嘛?

    什么瓷瓶摆件通通不要,最便宜的土陶罐子往床头窗前摆上那么几个,山里随便采些小花那么一插,再从房后挖两颗爬山虎子,顺着窗口能爬进屋子那种。

    要是还觉得不够的话,那咱就在山墙上给它垒个欧式壁炉,旁边摆一把躺椅。无论冬夏,只要往那儿一坐,就感觉和别人不一样那种。

    还不行,那吴宁只能把后窗户打开了。

    梅子树上结了沉甸甸的果子堵住了半边窗;牵牛花缠着篱笆墙,星星点点姹紫嫣红;丁香树上的小花还没败,传来阵阵幽香。

    再往远看,正处在半山腰的吴宁家把整个下山坳收在眼里,远处的房州城许是因没有后世的雾霾,隐隐约约雾气缭绕。

    就这种,你说,就这种田园风的山景迷你小别墅,放在后世那得多少钱一晚!?

    什么?没市场?不符合大唐的审美观?

    错了,恰恰相反。

    别忘了,大唐前面是前隋,没隔多远就是魏晋六朝。

    ......

    ——————————————

    解释一下,有人说南北朝不是宋齐梁陈四朝吗?到了你这儿怎么就是魏晋南北六朝了呢?

    好吧,魏、晋、宋齐梁陈。

    123456,六朝......

    没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