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化腐朽为神奇
    ,精彩小说免费!

    审美,用后世的话说就是:主观与客观上认识、理解、感知和评判世界上的存在,是基于情感上的审视和评价。

    既然是掺杂了感**彩在其中,那么他就一定不是古板的、不可忤逆的。

    诚然,大唐的审美观一定和他这个田野风格的农家院有很大出入的。

    这个时代的主流审美当然是雕梁画栋、飞檐陡拱,是华丽的高门大院,亭台楼阁。

    可是,吴宁觉得,这也未必是一成不变,所谓审美应该是有一点客观成分,有一点情怀带入,除此之外,也还需要那么一点点标新立异、曲高合寡。

    况且,他这个田野风在后世勉强算是“立异”,可是在大唐,若是真算起来,连“标新”都算不上,因为大唐就是刚刚从一个田野为主流的时代过来的。

    魏晋时候是什么潮流?是什么审美?

    那是癫狂枭士的时代,是天下名士不隐居山林玩一玩田野之趣,不草庐为家,竹榻而卧,就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天下名士的时代。

    在大唐,魏晋遗风未退。

    无论是从文人的诗句,还有当下盛行的游侠之风,无不体现了这一点。

    而那些见惯了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上流社会,也许就缺这么一点清新脱俗呢?

    毕竟逼格这个东西,无论古今那都是有市场的。

    ......

    ——————————

    既然打定了主意,现在只需要考虑,他手里这仅剩的一贯钱到底应该怎么花了。

    于是吴宁开始村里村外、城南城北地到处跑。

    开始,捡破烂!

    什么七哥家有个准备烧火用的烂木桩子,五伯家里放了个开裂的破缸......诸如此类,一律搜刮,统统顺走。

    连老祖君院里的一个猪食槽子,一大一小两个石臼,吴宁都没放过。

    抬回来,把猪食槽子里装上土,种上一溜野花就摆在窗下。

    石臼更好办,大的那个装水,扔几颗睡莲种子,放两尾小鱼苗,等过上几个月,睡莲开花,间有鱼游,又是一个好景致。

    起初大伙儿都觉得吴宁这就是瞎折腾,穷疯了啊,弄一堆破烂摆家里。

    可是渐渐的,大伙儿发现,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啊?

    这小子好像会变戏法一般,原本扔在那没人要的破烂,到他手里立马变了个样,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比如吴宁做的那个床,就着实惊到了六伯。

    这货是直接在山上拖回一棵枯树,节了四段带树皮的桩子,连在一起安上床板,又弄了个他叫作“床头”的东西。

    说实话,六伯就没见过这么丑的床,那简直丑的已经无从表达了。

    可就是这么个丑东西,吴宁还挺满意,催着他给刷一遍桐油。

    “我说九郎啊!”六伯都无语了。

    “咱手头是紧了点,可也不能这么对付吧?”

    “要不,六伯家里还有点木料,抽空我给你打一张得了,总比这个强。”

    这孩子太可怜了,六伯都看不下去了。

    “别啊!”吴宁不干,“这不挺好的?六伯只管给我磨一磨,上漆就好。”

    “唉!”六伯扭不过他,只得照办。

    可是这一上漆,六伯惊了,怎么就....变样儿了呢?

    还是那张用带皮的木桩子拼凑起来的破床,桐油漆往上一刷,只见破旧的木头在油亮的桐油之下仿佛法了一般,树皮闪着本不属于它的光泽,配上愈发清晰的木纹......

    让六伯这种大老粗都怎么看怎么舒服,怎么看怎么好看。

    “这......这还行哈,不赖!”

    “嘿嘿。”吴宁得意地直乐。

    心说,田野复古的精髓是什么?精髓可不是越旧越好,越简单越妙!

    精髓就是看起来好像很旧,很简单。

    “看起来好像”是重点。

    破木头配上桐油新漆的光亮形成的这种反差,简单便宜的摆设配合精心的摆放布置,简约之中透的是主人的用心,一种精神上的精致。

    什么叫逼格?

    穿金带银那是土大款,一身普通套装连商标都没有,其实不定是哪个大师的私人定制,那才是贵族的逼格。

    吴宁这布置别看都是破烂儿,可是一搭眼就能让人感觉出来处处用了心,里面有主人的心血甚至思想,那才是卖点。

    “就照这么来!”

    吴宁看着已经是成品的“破床”,更加认定,他这个客栈是可以赚钱的。

    ......

    ——————————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吴家可谓是大变样。

    院中老藤夏花、廊道游鱼,已经不能算是农院,更像是一处园林景致。

    屋子里也自不用说,该有家什的都有了,且与那张床统一风格,看上去温馨别致。

    这天,吴宁早起管祖君家里借了牛车,和吴黎、吴启进了一趟城。

    回来的时候,车上拉了一个足足有七尺(唐尺)粗细的大树根,把老牛累得够呛。

    到了家,又把六伯、五伯,还有后院挖菜窖的七哥他们都叫上,十来个人好不容易才搬到院子里。

    借着歇气的工夫,六伯围着树根足足转了三圈。

    “好东西!哪来的?”

    “嘿嘿。”吴宁大乐,一看就是占了大便宜。

    “城里不是给京里来的人修别馆吗?大梁上截下来的。”

    拿袖子把截面使劲蹭了蹭,“看看,金丝楠木,根上全是瘤子,正经的鬼面纹!”

    “不错不错!”六伯大乐,也用袖头蹭了半天。

    “这要是磨出来上了漆,正好是个圆案子,可以摆院儿里。”

    “啧啧啧。”吴宁直砸吧嘴。

    一米半粗的金丝楠木大茶台啊,还是极品的鬼脸儿纹,这要是放在后世,得值多少钱?

    可惜现在,也只配放在院子里,当个圆桌用。

    “交给我吧!”

    此时六伯满眼期待,给吴宁家干活这两个多月,六伯对于吴宁那一套早就轻车熟路了,而且还有点上瘾呢。

    因为以前做那些木器活,那都是祖辈上传下来的手艺,好是好,可千篇一律,说白了就是不断的重复。

    可是这两个月,六伯咋还有点创造的感脚呢?

    唯一有点可惜的是,吴宁这边马上就完工了,这个树根应该就是最后一件了,以后怕是没人做吴宁这些东西喽。

    他这门化腐朽为神奇的手艺,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