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寻翠居
    ,精彩小说免费!

    吴宁的客店赶在二十九开张,而不是初一的前一天三十,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就是,他那个便宜大哥孟苍生给算的日子,说是七月二十九乃黄道吉日,百无禁忌,万事大吉;

    第二则是,后院的那个菜窖终于挖完了。

    既然完了工,七哥和老十一他们自然也就不用来了。

    吴宁想趁着大伙儿都还在,借开张的由头请大家吃一顿好的,聊表心意。

    还有那些坳子里的长辈,帮过忙的同族兄弟,也是要请过来一起乐呵乐呵的。

    所以,二十九这天,吴家院子开张,却不营业。

    头一天,吴宁就拿出五百个大钱,让吴黎和吴启进城买了半只羊回来。

    二十九一大早,五婶就领着一众姑婆婶子来吴家帮忙。

    院里院外都是人,洗菜的洗菜,淘米的淘米,跟过年一样。

    就连一向严肃的老祖君,都是难得地露出了笑脸儿,里里外外张罗支应,就像这是自家买卖一样。

    晌午开席,摆了十来桌,吴宁也是豁出去了,不但饭食丰盛,而且酒水管够。

    “虎子,你娘呢?”马上开席了,吴宁却还没见着七婶。

    虽然说七婶平时是刁了点,可是这种场合,差不多半个坳子的人都来了,不叫七婶不合适。

    虎子一边盯着菜盆里的大肉流口水,一边没心没肺地回着话:“俺娘去陈家庄放短工了,去了几天了,还没回呢。”

    现在入了夏收时节,下山坳的菜田少,基本是各家收各家的就忙得过来,不像陈家庄,大户家里地多,每年都要从外村雇人帮收成。

    “哦。”吴宁点头,礼数到了可人没在坳子里就没办法了。

    “那叫祖君开席吧!”

    ......

    “九郎啊,人家的客店都有个名儿,你这个客店是不是也得起个名儿啊?”

    席间,六伯想起起名儿这个茬子来。

    这些天他就说少点啥嘛,今天这才想起来,还没名字呢?

    吴宁对起不起名这个事还真是无所谓,本来就是只有两间房的小店,况且他还是个逃户,难不成真在门前挂个牌子,叫某某某客栈?那不是嫌自己不够招眼吗?

    可是既然六伯提起来了,吴宁细想之下,觉得有个名字也不是坏事儿,起码人家提起他这小店有个称呼,顶多不挂牌就得了呢。

    看向祖君,“有个名字也行,那祖君给起一个吧?”

    “我?”老祖君乐了,“你祖君大字不识一筐,哪起得了什么名字?让你舅爹来!”

    好吧,舅爹有文化,他起就他起。

    吴宁转头看过去,发现丑舅还真就端着酒碗在那儿思考了起来。

    说白了,丑舅虽然不太想让吴宁开什么客店,可是这两个月下来,家里大变了一个样儿,院里的摆设丑舅还真的挺是喜欢。

    起个名字......倒也合适。

    “那就叫....”

    抬眼见山林拥翠,低眉寻草木天成。

    “那就叫寻翠客栈吧!”

    “寻翠?”吴宁默念,“寻翠.....”

    还行!山中寻翠,颇有意境,且与院中布置十分应景。

    “寻翠....”

    “要不,就叫寻翠居吧?”

    “寻翠居?”丑舅一愣,去掉“客栈”,单用一个“居”字。

    “妙!端是巧妙!”

    去掉“客栈”二字,也就去掉了商贾的俗气,外人一听“寻翠居”之名,第一感觉就像是自己家一般。

    “就叫寻翠居!”

    ......

    ————————

    店名定下来了,两间好房也收拾妥当,剩下的就只等客人上门了。

    二十九这天,是肯定没生意的,所以吴宁索性就招呼全坳子的人喝到了天近黄昏。

    第二天一早,五婶又是早早就过来,和吴宁、吴黎、吴启一起,把小院里里外外又打扫了一遍,只等晚间,上山的客人投店。

    下午的时候,孟苍生从问仙观里跑了出来,呆在吴宁家就不走了。

    他也是好奇吴宁这个客店到底有没有人住。

    临近傍晚,六伯,还有老十一和七哥也来了,和孟苍生一样,都是好奇心催的。

    就连四伯吴长路都特意从城里回来住一晚,也想看看。

    大伙儿大眼瞪小眼,在寻翠居里等了一下午,别说客人,山道上都不见半个人影。

    “这,这不会是肖道长过气了吧?大伙儿都不找他来问卜了?”

    “再等等!”吴宁还算沉得住气,主要是他对肖道人忽悠人的本事还是很有信心的。

    黄昏,山道上稀稀拉拉的开始有人陆续上山。

    “果然!”吴长路终于露出宽心一笑。

    “肖道长明早才能起卦,大伙儿当然是赶在天黑之前出城,谁没事下午就过来在这儿遭罪啊?”

    “可是......”吴黎看着越来越多的上山香客还是有点不踏实。

    “可是这人都往山上走,也不往咱们这儿来啊!”

    “呵呵。”吴宁闻罢干笑一声。

    这不废话吗?连个牌子都没有,谁知道你这是客店?

    “等天黑,不急。”

    ......

    天黑之后,上山的人不减反增。

    吴宁算了一下,起码上去百来号人了,肖老道别说是只早上、黄昏这两个时辰问卦,他就算忙活一整天也忙不完啊。

    这里边的多数人,恐怕明天还得来。

    “吴黎,把灯笼挂出去。”

    “好勒!”

    吴老八早就等不及了,挂出灯笼,就相当于挂出了招牌。

    门前挂灯这可不是随便挂的,是有讲究的。

    门前挂一对素面灯笼还挑的老高,那叫提门灯,是官户才能那么挂。

    而只挂一盏或一串挑的半高不低,那就是投店的客栈了。

    当然了,你要是觉得素灯不好看,非要浪一下挂花灯,那也没人拦着你。不过,夜里砸门的,多半是酒汉或者色鬼。

    因为挑花灯的,不论是门面,还是私人宅院,那都是一个意思,不是妓馆就是娼户。

    ......

    灯挑出去了,确实有效果,山道上的香客们无不侧目。谁也没想到,这偏僻山村里还有一家客店,端是会做生意啊!

    可是话说回来,看见是看见了,也知道这是客店,真正过来一探究竟,或者有心投店的人,却是一个都没有。

    无它,档次太低。

    来找肖道人问卦的都是什么身份?方圆几百里的豪绅大户。让他们住一个山里的大车店,那不就是掉价吗?宁可在野地里挨着,那也不能失了身份。

    “咋还没人来啊?”

    夜已经深了,四伯、六伯,还有七哥都熬不住,各自回去睡下了。

    只剩几个小的,还耐不住兴奋在这儿等着、盼着。

    “别急啊。”吴宁倒是挺淡定。

    “你当野地那么好呆的?再过一会儿自然有人受不了,自己送上门来了。”

    ......

    也确实如此,七八月份的盛夏啊,大晚上的,又是林木茂密、野草横生的山里,那蚊虫多的,叮起来那叫一个酸爽。

    没过多久,有人就熬不住了。

    “克金兄!”

    啪!!

    一文生装扮的青年一巴掌打在自己腮帮子上,看着山道对面的灯笼:“要不,咱们去投店算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